2014-07-15

張志剛:老老實實,是不是要搞革命 (505)

對於目前的政局,相信很多人都會用一個亂字來形容。但亂,只是對於現時的狀况作出描述,個人思考得更多的是這個亂局會如何發展下去,更重要的是,終局究竟會如何。

現時政局之所謂亂,主要是兩個亂源,一是在立法會內拉布,二是鼓動「佔領中環」。前者已經發生,來龍去脈,大家應有掌握,至於「佔中」,雖未進行,但也曾預演,把預演乘以一個倍數,大概可以估計出正式「佔中」的規模和影響。

香港過去的政局,無論九七前後,也不能用平靜和諧來形容,但角力和爭拗,都是有分有寸,適可而止,有相當清晰的目標,而且小心估算,力求爭取最大利益,適時而進,否則適時而退,等待下一個戰機,而不會沒完沒了,又或者同歸於盡,全局皆輸!

無論拉布還是「佔中」,都只是政治手段,而不是目標,泛民這樣搞,其政治目的為何?目的要在什麼時間內達成?有沒有折衷方案?是不是不達目標,誓不罷休?真的如是,他們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而要付代價的不止是泛民而是整個香港社會。所以這一堆問題,不止是泛民要回答,700萬香港市民也要回答。

上周本欄已經指出,目前的政治對抗,已提升到前所未有的熱度,主要是由政改處於最後階段所折射出來。泛民堅持他們的訴求是可以理解,但中央的立場和底線大概也是昭然若揭,這個落差,就造成強烈的政治震盪。

「佔中」和拉布,都是泛民跟中央政府鬥爭的手段。這種手段的有效性存在很大的疑問,原因是向中央政府傳遞一個非常錯誤而且後果嚴重的信息。在最近一年以來,甚至在更早階段,泛民發起一系列的運動,包括民間公投,標榜犯法為手段的「佔中」,還有不合作運動,這些手段,已經遠遠超越過去的政治表態,稍為熟悉近代史的都會明白到,這些都是自決和獨立運動常用的鬥爭手段。由民間發起的政治公投,和政府主導的政策公投意義完全不同,前者幾乎清一色的出現在單方面提出的政治離婚。月前的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東部提出的公投,就是活生生現成的例子,這個例子不但說明民間政治公投的本質,從美國和歐盟的表態,更展示民主口號的虛偽和現實政治的殘酷!

至於不合作運動,如果沒有興趣去閱讀印度歷史,也不妨翻看一下電影《甘地傳》,電影中的甘地,固然展示出那份高貴的政治情操,這份情操,在香港搞苦行和不合作運動的幾位先生身上,都是遙遠而陌生。但更重要的是,電影清楚說明運動的本質,甘地是誠誠懇懇、老老實實地告訴世人——踢走英國人,印度獨立!

當泛民一再傳遞革命信息

至於「佔領中環」,發起人就一早張揚,是以犯法為手段,是以癱瘓香港政治經濟中心為要脅。這種做法,已經超越了不合作運動的極限,距離革命只是一步之遙,甚至可以說是革命的前奏序幕。當泛民一而再、再而三向北京傳遞革命的信息,中央政府會作何回應,恐怕不用本欄細表!

如果北京企硬,泛民的期望落空,那就直接進入問題的核心:泛民是不是真的要搞革命?

如果真的搞,泛民全體議員在其政治舞台立法會中全面拉布,不分性質,全面卡住政府的日常施政,不撥款,不通過法案,香港馬上進入冰河世紀。不合作運動擴展到社會每一層面,每一環節,總之電影《甘地傳》內的情節,就出現在今天的香港。最後,由「佔領中環」擴大到佔領香港,那革命就水到渠成,為所欲為了!

騎虎難下 被迫攤牌

這究竟是不是泛民的戰略計劃,如果是,就清清楚楚、老老實實地告訴香港人。讓他們的支持者有一個革命的心理準備!

如果泛民根本就沒有搞革命的雄心壯志,就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傳遞這錯誤的信息,否則就騎虎難下,被迫進入攤牌的終局。而攤牌,對泛民一點好處也沒有!

(文章僅代表個人立場)

張志剛

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