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6

【輔仁媒體】Jeremy Tam:有很多說話,你做學生時不說,以後更加不會說 (1517)

螢幕快照 2014-07-16 上午12.56.09

(有線新聞截圖)

黃曉晴同學你好:

首先恭喜你考到十四粒星。

今天放榜,作為狀元,所有焦點都在你身上,去到那裡都是你主場,為什麼當記者問到關於佔中時你卻避而不答?

我明白,可能你不想答敏感的問題,你也像是個聽話的學生,不想惹麻煩,但我在想,若果你真的有意見,但今天不說,實在是浪費。

人生有多少次做狀元?

其實我想告訴你的是,人越大會越多說話不方便說。

當你出來工作,你可能會偶爾聽到你的上司或老闆發表偉論,你發現他們的價值觀及政見和你很不同,你不敢插咀,然後把自己某幾個facebook status偷偷刪掉,避免同事們看到。

可能你交了男朋友,但他不喜歡你思想偏激,不願意跟你去遊行示威。

可能你和家人星期日去飲茶時,有位大伯或者姑姐攤開報紙,邊看着反東北示威者衝擊立會的新聞邊叫:好暴力!好離譜!然後叫你千萬不要參與。

可能有一天你也有自己的家庭,有了孩子,你不敢教他任何有關政治的東西。天呀,萬一他長大後變了黃之鋒怎麼辦?只可以報讀副學士。

小時候總以為長大了就可以獨立,有自己的思想,說出自己的想發,做自己喜歡的事。

長大了才發覺原來是相反。人越大,包袱越大,甚麼都不敢做不敢說,因為責任大了,說句話都要小心點。有了事業,有了家庭,更加不能行差踏錯,得到越多,會失去的就更多。難道自己在中環上班還去佔中嗎?幾十歲人被胡椒噴霧射中不羞家嗎?

這些事情,我以前不知道,長大了,開始明白到人為了生活可以變化很大。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愛爸媽愛我家的張堅庭當年可以寫出《表姐,你好嘢!》這種劇本,為什麼經常放假的梁特首當年會登報譴責中共屠殺人民。

所以作為學生,你是最沒有包袱的,你在你的主場說什麼都可以,反正你都畢業了,怕什麼?無論你贊成或反對佔中都好,在這個年年放榜都當大新聞的奇怪香港,這次是你表達意見的最好機會。

因為學生才是先鋒。在公民廣場待到國教擱置的是學生,在遮打道教大家怎樣應付清場的是學生,當年被坦克輾過的也是學生。

因為我們這些大叔大嬸,只懂在鍵盤上吵架,然後看見學生在遮打道被抬走時暗暗地慚愧一下。

和你說這麼多,是因為以前沒有人告訴我。我不是十優生,但也是名校出身的(今年有三個狀元那間),有一件事,我總是記得很清楚。

當年學校沒有學生會,新任的校長成立了一個籌備學生會的committee,我是成員之一。Committee有次在禮堂舉辦了一個類似問答會的東西,事源當年校方取消了某級別的class performance,有很多同學不滿意。

校長坐在台上接受學生發問,我當時覺得很新穎,學校現在很注重學生意見似的。直到問答會尾聲,有位老師突然很激動地搶了同學的無線咪,說她實在看不下去,說其實校長做的一齊都是為了學生好,我們不該質問他,他真的是太好人了等等。

沒有人阻止她,大家就聽她說話直到會議結束。我一邊笑一邊離開禮堂,因為這位老師就是負責學生會的老師。

從此我沒有再出席過該committee的任何會議,主席問我為什麼不開會的時候,我也沒有答。

可能也是怕麻煩,換了是今天的我,一定會譴責那位老師,然後再公開質疑學生會的獨立性,可惜我沒有,我當年只選擇了逃避。

大概是環境所致,沒有人會挑戰學校和老師的。

不要逃避,你雖然是學生,但你的意見也是重要的。

近幾年我覺得年輕一代的公民意識提升了很多,很多人看見佔領遮打道的學生覺得他們不知所謂,我卻從他們身上看到了希望。

加油,香港的未來是靠你們的。

也祝所有考生前程錦繡,永遠不用為了生活而封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