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07

【主場新聞】郎:今天 我給了我父親一篇最長的Whatsapp (5534)


一年前的我,政治冷感
一年前的我,考進了法律系

今天的我,參加了第一次七一遊行
今天的我,給了父親一篇最長的Whatsapp

因從前的我對時事毫無認識,跟父親甚少談政治,只知父母一直對香港泛民的激進行為及戴耀廷的佔中感到討厭。直到現在認識多了,去了第一次七一遊行,希望與父母分享當天自己對抗爭的看法,發現他們卻一直迴避談論這話題。

與平日不同的是,父親開始經常於Whatsapp轉送不同對香港民主運動作批評的文章,例如有關香港人缺少了從前的獅子山精神只懂終日反對,社會缺乏包容其他聲音如選擇擁護共產黨的權利等。我才發現,原來父親不敢正面與我談政治,是因為他一方面不同意我的看法,另一方面卻不懂表達。

收到他其中一篇文章後,我決定打心裏的感受經Whatsapp傳給他,讓他明白我認為香港現時的情況,同時避免正面衝突:

「但共產黨冇比香港人選擇不喜歡赤化既空間 無論行政或立法會決策權都係親中力量所主導

我讀法律明白三權分立重要性,但當兩權被親中力量主導,白皮書更需要法官愛國,我日後出黎做律師連司法權都被赤化既時候香港咪變左中國法院去除異己既政治工具?

即使必然各政黨有自己目的,但如果為左佢既選票可以做啲有利香港既事情令選民投佢,我覺得即使佢有政治目的都係對香港整體好

而且唔係淨係青年人對呢樣野有訴求,我係遊行見到老中青既存在連ms ho (中學老師)都係度,今次人數同十年前23條立法比得上已經唔係少數人各自爭取民生訴求既遊行,而係咁多港人對現時政府政制不斷赤化既不滿

我一向都對民生訴求唔係非常有意見因為我明白有時人係想政府比最多野佢而可能忽略整體香港利益,但係近期既事件的確對香港有一個非常嚴重既警號,好多事件TVB新聞唔會報導但其實網上黑客入侵各大網上媒體,對各大報章既施壓已經係越黎越誇張

我唔會想見到香港會變成中國大陸咁,維權人士被拘捕,網上言論被打壓,律師醫生既專業人士毫無尊嚴成為暴發戶既工人

我一向都唔係魯莽激進既人,對於暴力抗爭我都係唔認同,我會有呢種想法都係經過不同評論自己再思考所得既,爸爸你放心非法既野我為左自己前途係唔會做既,但係我接受既教育令我明白而家制度出現係咩問題

當初讀法律我唔係為左公義,但係法律教識我咩係公義

黎緊如果有咩大事我都可能會有意見或者支持,當然前提係要非暴力同合法(唔等於我唔認同公民抗命既理念,當年甘地都係以公民抗命方式成為今日既民族英雄,只係我明白你地會擔心而我亦唔會將自己前途擺出黎),希望你地會支持同埋唔洗太擔心,因為我一向都識分寸既」

得來父親一個回應:

「我相信你懂得處理事情,而你知道我們對你的關心及擔心我們也就放心了。」

父母有時沒有受過現代大學教育,看慣TVB新聞的報導,未必明白新一代抗爭的原因,加上出於父母對子女的關心,反對子女接觸政治亦是無可厚非。或許作為子女的我們,除了需要一份對社會的關心,更需要的是對父母的一份同理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作為子女,希望大家都能對先付出多一份耐性,多一份坦誠予父母,就能減少衝突,先齊家,後平天下。

作者簡介:大一學生 相信公義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