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7

【輔仁媒體】小妤:那是我們再也回不去的昨天 (4629)

紅VAN

(紅Van CAP 圖,Source: http://konglaid.com/blog/tv/我們的城市已經不存在了/

曾經,我身處的這個地方,被譽為東方之珠。

曾經,媽媽對我說,生活在香港真的很幸福。因為知識可以改變命運,只要用功讀書,比心機工作,只要肯做肯捱,白手興家不是夢,只要努力就可以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有一個無憂的將來。

曾經,小朋友在地鐵上可以從車頭跑到車尾,可以在每條扶手轉圈耍雜技,你會驚訝,每個小孩不是跳鋼管舞的高手,就是會玩體操吊環的奇材

曾經,街上有着十蚊一碗的雲吞麵,有着各種文具鋪,雜貨店,小食攤位,那是學生時代的我的天堂。因為零用錢不多,靠着午餐吃這些便宜的食肆省下來的錢,到文具鋪淘寶扭蛋,買自己喜歡的東西,這是讀書時代最美好的回憶。

曾經,TVB的節目被香港人所稱讚,每套劇集的大結局,每年的港姐選美/台慶頒獎典禮都會聽到有人說,不說了,要趕回家看電視。

曾經,廣東話大行其道,張國榮、陳百強、鄧麗君、許冠傑、四大天王的歌,成龍、周星馳、許氏兄弟的電影是外國人學習中文的「教材」。

曾經,電影時不時會出現抽大陸水(那時候並不知道這就是抽水的)的內容,會看到「誠實豆沙包」,看到RMB 100可以救回阿漆一命,那時候有黃子華的「秋前算賬」,有「十下十下」,有「無炭用」這類和政治有關的棟篤笑SHOW,大家都對這種內容拍案叫絕,沒有人出來批評藝人應該專心唱歌/做戲,不要談政治;也沒有大陸廠商會因此而對某導演/演員「永不錄用」。

曾經,收音機會播着鄭大班,黃毓民的節目。那時候爸媽每天都會準時打開收音機,然後對某些內容拍手稱好。那時候,媽媽對我說,記者的筆比任何武器都厲害,因為他們可以對不平的事大肆鞭撻,市民無權無勢,靠的就是記者和傳媒去監察政府。當權者畏懼記者手上的筆,不敢因為位高權重而隻手遮天胡作非為。因為壞事一旦被揭發,他們要為此而承擔後果。所以那時候,梁錦松需要因為偷步買車而請辭,自由黨為了50萬人上街而轉軚,廿三條最終不能強硬立法,董伯伯最終腳痛落台。

曾經,政府會鼓勵市民保持環境清潔,我還記得那張只有眼睛,下面寫着「亂拋垃圾 人見人憎」的海報,還有那隻綠色的垃圾蟲。那時,不會看見有人在大街隨處便溺,也不會有官員出來要我們包容到處便溺的人。

曾經,大家都安份守己,有人寧願辛苦出去工作,也不願意拿綜緩。即使真的因生活所逼要拿綜緩,他們也是知足的,所欠缺的,他們會靠自己去賺回來,不會說不能學鋼琴/到外國遊學很可憐。那時候,也不會有團體說,不符合伸領綜綬的人是歧視,也不會有團體說,沒有誰比誰高尚。

曾經,警察是小孩子眼中,那個勇敢正直保護市民打壞蛋的英雄。

曾經,去示威遊行,不需要擔心人身安全,不需要擔心有否被點相,不需要擔心被秋後算賬,以尋釁滋事為由拘捕…1

可是,這一切都回不去了。

如今,你即使再努力讀書,腳踏實地的拼命工作,你也付不起首期。如果你只是出生於一般家庭,成功靠父幹的故事對你不適用,而你對炒股票一竅不通的話,你永遠也買不起樓。

如今,街上只剩下名店,連鎖食肆,化妝品公司,金鋪,沒有了有着親切笑容的相熟叔叔嬸嬸的問候,有的只是冷冰冰的「返迎光鏈」、一式一樣的產品,及滿街拉着手箱行李的自由行

如今,不要說在地鐵奔跑耍雜技了,你是連轉身的空間都難求。

如今,不只辛辣直接批評政府的電台節目主持人被炒了,連最溫和的女主持都被無理地即時解僱了。而放在家中的收音機,已經積滿了塵埃。

如今,政府對傳媒的態度,已經由「因忌諱而收歛」,變為「因忌憚而打壓」。先是用利誘某些報章成為親政府喉舌,然後空降人員從內部牽制現有的編輯自主權;從動員商家抽蘋果廣告,再到動員黑客攻擊,以至用暴力威嚇。而資深傳媒人所寫的批評政府的文章,不是被特首說要告作者誹謗,就是其夫人出來譴責說「冷血、涼薄、刻毒」。

如今,除了對傳媒,政府對民意的態度,也變得不屑一顧。

即使市民對梁振英被揭發有僭建、東北割地賣港、陳茂波被揭發身為發展局局長囤地自肥、ICAC湯顥明被揭發任內頻頻外訪、豪花公帑吃飯、送禮太多等「貪腐」事件、吳亮星粗暴通過東北前期撥款…這堆馨竹難書的行為再感到憤怒,再用力地咆哮,但這個政府卻是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甚或,採用抺黑的手段去打壓,去滅聲,再來採用法律手段去威嚇…

不要再說什麼,以前香港人沒這麼多戾氣,以前香港很和平,不會有暴民搞事,以前香港的議員很理性,不會亂掟野等等的了。

以前的和平,是因為那時候的政府仍重視和尊重着市民,市民溫和地表達不滿已經可以達到所要的效果。可是現在,你看到梁振英對通宵留守的學生們視若無睹的態度了嗎?你看到梁振英對在議會抗議的二十多個飯民的輕視的態度了嗎?

還記得周星馳的「武狀員蘇乞兒」這套電影嗎?

結局時皇帝對阿燦說,你丐幫是第一大幫,你一天不解散會是朕的心腹大患

阿燦說,解不解散不是我決定,而是你決定的。如果社會國泰民安,人人有書讀個個有飯食,邊個仲會做乞兒?

也許,如果有一天,我們的特首「出巡」,不需要幾百名警察去隔絕示威者;公民廣場真的變回「門常開」;遊行示威不需要害怕被警察屈手按穴;傳媒編輯不需要因忌諱大陸/政府而更改版面和刪減部分「敏感內容」;官員被揭發行為失當/支持度過低需要辭職負責…..香港這個地方就能跟以前一樣閃爍耀目。

但,醒悟吧!

這個曾經美好的香港,已經和中學時代食了你隻豬的那個賤精前男友,或是董伯伯時代的八萬五一樣,「已經不存在了」。

  1. (編按:港英時代有政治部,對社運唔係真係咁容忍)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