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8

【am730】陳雲:夢兆黑龍,前來歸附 (456)


八月十二日,在河邊散步,遇大雨,我帶了長柄雨傘遮日光,不論是晴是雨,大傘高張,便在樹蔭下安坐。雨入大河,河水不增不減。眼前所見,前一波的雨點滴下河面,漣漪未退,下一波的雨點就擊下,漣漪此起彼落,看起來的雨勢更大了。然而,真正要來的,是河流連接的引水道裡面的水,來自四面八方。半小時後,雨勢稍緩,我擎傘再行,引水道的黃泥水湧至,河面便高漲了。《六祖壇經》的「若雨大海,不增不減」,仍需斟酌,不可盲從。
五月二日釋放火鳳凰之後,香港轉運。宋城出土、高鐵停建、西九罷休、自由行或受限制,美國介入南海鬥爭,離地政黨醜態百出,遭受選民唾棄。六月一日,黃昏西方現出大日祥雲,如鳳凰展翅之狀。我路過上水火車站天橋,路人駐足讚歎,紛紛拍照,在面書轉發。
祖利安占察得知,香港護法大鵬金翅鳥處於靜養狀態,不宜打擾。請信徒多誦百字明咒及金剛薩埵心咒迴向之,以助其排出龍毒,恢復元氣。鳳凰被木簡釘住,術士勾召黑龍(大眼鏡蛇),用咒術指使,噬咬鳳凰,吸食精氣。
期間他與我均有夢兆,黑龍來訪。祖利安夢中,黑龍以蛇狀黑煙之相逼近,祖利安感其散發惡業氣息,持咒音喝退之。五月十六日,同一惡龍於我夢中出現。夢見自己回到元朗的舊居,四處草莽蔥蔥,是七十年代的模樣。門口庭院忽然來了很多野獸,好像被某種勢力驅趕過來。我沒帶棍槍,開門出去,野獸熙來攘往,在我跟前卻是一團和氣。忽然河岸遠處,沙塵滾滾,一黑色大蛇奔來。
大蛇身披硬甲,如狹長的鐵甲蛇,身有四隻細爪,竄到我面前,又有所顧忌,好似受驚,改了方向,奔向左邊,失去蹤影。大蛇行走其間,鐵甲錚錚發響。這條鐵甲大蛇,是何方神聖?醒來才想到,我們八人釋放了神鳥,同時也釋放了惡龍。惡龍是被術士引入鳳凰山的,也是可憐。
一般而言,修行人的清明夢境,是秘密靈通,尤其我這次在夢中不動心,無善無惡,因此可以作準。黑龍加害神鳥,現在神鳥追殺牠,牠就來求我保護。我將此事告知祖利安,他修法及禪定之後,用文殊菩薩法門,卜知大鵬金翅鳥的圖像是「金屋」,各方義士出現,拯救香港,尤其得到婦女助力。黑龍的圖像是「金剛聲音」,人事美滿,財源廣進,宜靠婦女力量。至於神鳥對黑龍的怨恨,占得「甘露瓶」,可修密宗「懷愛法」祈禳之,彼此化敵為友。
 如是者,香港有一龍一鳳做護法,都是敵人送來的,因禍得福。如是者眾緣和合,香港自強,華夏復興,阿彌陀佛。周一刊登

陳雲~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
《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