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2

【評台】案內人:「冰桶挑戰」應該受批評的不是浪費食水,而是… (18325)

硬要說Ice Bucket Challenge浪費食水,未免有點誇張,現代人生活更耗用水資源的地方多的是,簡單如食牛肉,當中牽涉的生產、包裝、運輸都要用大量的水,生產一公斤牛肉就要用上約15500公升的水。(可參考「泛科學」的〈關注漸凍人之冰桶挑戰究竟用了多少水?〉。所以真的關心水資源,卻只著眼於那麼一個小活動,未免見樹不見林。(當然,免以惡小而為之,大家可以參考「冰淋城下」發起人之一的楊大偉的提示。)

Ice Bucket Challenge的問題遠遠不只是這個活動本身,相反,這一次看似獨一無異的公益籌款熱潮,其實是現今NGO籌款眾多問題的表徵,不得不花一些筆墨理清楚。

大量捐款的反效果和排擠效應

以籌款的角度來說,Ice Bucket Challenge是大成功的(可參考媒體報道:〈2天湧622萬善款 協會︰效益勝17年努力〉)。但突然之間,獲得如此大量的捐款,對這些NGO來說未必是好事。類似的情況,常常在發生重大災害時出現,部份NGO獲得比他們平日營運需求多很多倍的資金,於是就要從事一些他們並不熟悉的範疇,強行用走這些善款。(可參考《冰桶挑戰後,突如其來的大量捐款,對NPO是件好事嗎? 》

個別機構獲得大量捐款,另一個要考慮到的問題是「排擠效應」,籌款組織my own non-profit有一個研究發現,NGO每籌到$100,當中有$50是捐款者本來就會捐出的,問題只是會捐給那個機構。今次因為Ice Bucket Challenge,ALS相關的組織突然獲得大量捐款,其實有可能分薄了其他NGO本來可以獲得的捐款和注目。(當然,具體影響沒有人說得清楚)。

不應鼓勵只做了很少利他行為的人

心理學上亦有一個現象叫moral-licencing,簡單而言就是當人做了一些好事(或只是自以為做了一些好事)後,就會認為自己已經做得足夠,之後會較傾向調低對自己的道德要求。所以,網上有些人形容這個Ice Bucket Challenge是贖罪卷也許太過份了,但大眾質疑Ice Bucket Challenge對參與者要求得太少,卻使他們獲得太多注目,也許不無道理。(極其建議大家看看這篇“The cold, hard truth about the ice bucket challenge",當中對「排擠效應」和moral-licencing都有更詳細的解釋,作者強調我們不應過份獎勵只做了很少利他行為的人,要不然會製造出「面對重大問題,都只是捐少少錢」的慈善文化。)

Ice Bucket Challenge是強化版的街邊賣旗

從慈善捐款的行為模式來說,Ice Bucket Challenge跟其他的「慈善騷」、甚至街邊的賣旗十分相似,參與者都是處於較被動的位置、不被要求付出太多、沒有事後的「手尾」。當你被人指名參加Ice Bucket Challenge時才捐款給ALS,某程度上,跟你在在街邊被人截住,不好意思拒絕,只捐兩三元買旗十分相似。

當然,被動的事可以主動做。就正如我認識的一些朋友,會在街邊被要求買旗時,反問那位籌款的義工一兩句他們機構的宗旨。我看到不少參與Ice Bucket Challenge的朋友被指名後,都會解釋捐款給ALS對他們的意義,甚至順帶介紹他們支持的其他NGO,呼籲其他人一併捐款。這些也是比較主動的嘗試。

賣旗_1~1

捐款是起點,不是結果

特別強調捐款的主動性,因為除了之前提到的moral-licencing外,當你捐款時,有另一種心理效應commitment effects都在起作用。Commitment effects簡單來說就是當你踏出了一小步時,你會更容易繼續向同一個方向,一步一步走下去。但甚麼時候moral-licencing比較強、甚麼時候commitment effects比較強,十分取決於你看待這個捐款的態度。如果你將捐款視為持續參與的其中一個過程,而不是一次性的行為,你更有機會愈來愈投入其中。

需要的不是更具創意的募款方法,而是更持續的捐款

說了這麼多,不過是想點出一點:「冰桶挑戰」應該受批評的不是浪費食水,而是部份參與者「想也不想就決定捐」的態度。有人可能會覺得:做善事都唔得?又或者質疑如果每一次都要想清楚才做善事,是強人所難。這中間實在存在不少張力,但我想,做善事固然值得尊敬,但仔細考慮後才做的善行更更值得我們尊敬和推廣。

延伸閱讀:

如果想知道更多捐款要考慮甚麼,可以看:
指定捐款用途?你可能是讓NPO陷入飢餓循環的幫兇
你的愛心捐款,是救災還是釀災?
恆常捐款對NGP來說比一次性的捐款好得多:Recurring Donation Fundraising Strategies for NPO

ALS現在還沒有可治療的藥物,因為ALS是罕見疾病,患者少所以藥廠投資更少在研發相關的藥物。想知道更多有關ALS和「孤兒藥」的詳細情況,十分推薦 苦勞網這篇:冰桶挑戰:痛苦的失真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