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6

【評台】庫斯克:「我會給他一個無法拒絕的條件」──由反佔中到主場之死 (640)


教父(Godfather)裡面最經典的其中一幕,是「血馬頭」那一幕。話說黑手黨教父馬龍白蘭度的教子希望向知名製片爭取到一個荷理活角色,教父說會替他搞定。他說「我會給他一個無法拒絕的條件。(I’m going to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這句也成了教父系列最經典的一句對白。

「我會給他一個無法拒絕的條件」

教父派出他的心腹找製片商量,製片堅決拒絕,翌日早上,製片一覺醒來,發現他的名貴愛駒的頭被割下放在他的旁邊。結果,教父的教子得到了角色。敬酒不吃吃罰酒,這就是教父開出的「無法拒絕的條件」。

血馬頭的情節,是我在《主場新聞》寫作時常用的比喻。這幾年來,香港的傳媒名人、高層、老闆,收編、調職、逼退、恐嚇、襲擊、抽廣告,什麼也有,所有這些事件,背後都有一個龐大的身影,這個身影是什麼,大家心照。一些真心嬌(大陸的叫法是自帶五)和真五毛,每次發生針對敢言或不聽話傳媒人的消息後,還會樂此不疲地四出跟人辯論,說你們沒有證據說那些調職、恐嚇、襲擊與政治有關。這個世界,恐嚇的要點就是沒有證據,但人人也感覺到恐嚇的目的是什麼,怎會給你找到人證物證?製片早上見到那血馬頭,他也沒有證據說那是黑手黨做的。自那些真心嬌的說法,你又知道不是他得罪了其他人?你又知那不是債務問題?你有證據說是黑手黨做的嗎?

的確,我們沒有證據。

今次輪到《主場新聞》。究竟今次教父開出「無法拒絕的條件」是什麼?天知地知,我們不會知,坊間流傳多個不同的版本,由最白色恐怖的,到最計算的都有,我們永不會知道哪個才是真實版本。我們看得到的是,主場突然灰飛煙滅,那「無法拒絕的條件」已經發揮了作用,那個龐大的身影又出現了。

他們就是血馬頭

大家如果有印象,反佔中政治動員全面啟動之時,報販被$100利誘把大大張的反佔中宣傳紙放在報紙膠袋內和張貼在報攤。那宣傳紙上面的反佔中口號後面,是特大的字體寫著「勤力德集團岑德強」。勤力德集團是什麼?那是《蘋果日報》的發行商,其老闆岑德強在2013年9月被刀手用牛肉刀斬傷。

岑德強以個人名義高調反佔中,和他曾經被斬有沒有關係?我們當然沒有證據說必然有關係,反黑組到現在還未破案,就算破案也不會找到真正的主謀,但全世界都看到報業中人裡面,反佔中反得最突兀的是誰。

說到佔中,蔡東豪是佔中「十死士」之一,最近另一名死士徐少驊,突然轉趨低調,低調得近乎消聲匿跡,沒有人知道發生什麼事,他回應記者查詢時,對於轉趨低調的原因也不置可否。《主場》突然死亡、蔡徐二人退隱,他們有沒有看到血馬頭,我們不知道,但對於香港人來說,這兩件事就是最新推出的血馬頭,提醒大家佔中問題已經到了堅壁清野的程度。

為什麼一定要《主場》死?

關於《主場》突然死亡,坊間流傳一個說法,是《主場》在網媒之中不是政治上最激進的一個,說明《主場》未必是因為政治問題而被死亡。其實,這正正是《主場》的政治死因。《主場》的成功之處,是它開發了那些本來不太緊貼政治和公民社會議題、不太喜歡激烈批判,但對政局有點不滿的讀者群,用網絡上的說法,是一班「離地中產」,或曰中間讀者。這群讀者,政治上基進的網媒(尤其是那些會互相攻訐的政團色彩濃厚的網媒)不是他們那杯茶。把新聞和政治議題變得容易消化,而且提供不少生活、文化、藝術、綠色內容,政治光譜也較闊的《主場》,成功吸引了這批讀者,甚至培養了他們每天的閱讀新聞習慣。在很多重大政治問題上,例如反國教、電視發牌、選舉、東北發展、佔中等,它都在這為數不少的中間讀者群發揮了一定程度的影響力。

在佔中問題堅壁清野的時刻,主流傳媒大都已經歸邊,讀者數量比不少主流媒體有過之而無不及、高調支持佔中、對中間讀者有一定影響力的《主場》,被列入滅聲名單,一點也不出奇。《主場》一死,不只公民社會頓時失去了一個有力的平台,而且《主場》本身也是當血馬頭的最好材料。

怯,你就輸一世

到了這個時候,我們是不是應該選擇像那荷理活製片那樣,乖乖地接受那「無法拒絕的條件」?傻的嗎?當然不能接受。香港是個開放社會,這裡有七百萬人,這裡還有尚存的人權,你和我也有權說任何東西,帶頭佔中的十人沒了兩個,但7月2日凌晨那511人不是人嗎?《主場》沒有了,但它培養了的閱讀習慣和形成的作者群不會一時間消失,我們或許要接受《主場》突然死亡的事實,但不代表我們要認命投降,不代表更好的、更能抵抗壓力平台不能出現。

今年3月的時候,我們當中很多人都高呼”You can’t kill us all.” 我們當然不會天真得以為他們扼殺了領頭的一些人的不會有負面影響,但我們一定要有”can’t kill us all”的志氣。我不知道時間是不是一定站在我們一方,但這個時候,怯,你就輸一世。

延伸閱讀:
教父告訴香港人的事| 庫斯克

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