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2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歷史啟示 (1076)

曾經在中共統戰部長期工作並在副局長位置退休的胡治安,在他的回憶錄《統戰秘辛》中,以長篇敍述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席謝雪紅的一生,特別講到「台人治台、高度自治」這口號的產生和湮沒。這歷史經驗也許可以給今天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糾結的香港人一些啟示。
謝雪紅1901年出生於台灣,年輕時就從事反日本殖民、爭回歸中國的運動,1925年孫中山逝世,她來到大陸,在各個集會和報章提出「收回台灣」的主張,並在同年6月在上海參加中國共產黨。謝其後由中共派往蘇聯學習。兩年後回台灣發展共產黨組織和從事反日活動,一度被捕和受刑。戰後國民政府接收台灣,謝雪紅獲中共指示在台進行反國民黨活動,1947年二二八事變,謝是台中起義部隊的領袖。起義失敗後,接受中共指令離開台灣,後到香港負責中共「香港工作組」,1948年於香港成立「台灣民主自治同盟」,提出解放台灣,實行台人治台、高度自治的口號,這組織和口號是中共高層指示下的設計。1949年謝雪紅離開香港到北平參加中共建政活動,以台盟主席的名義在開國典禮主席團中排第32位。
謝雖是中共老黨員,但就以民主黨派中的台盟名義在中共政權下活動,也捲入中共停不了的權力層的腥風血雨鬥爭。中共本性對台灣人就不信任,在1955年反胡風運動中,有材料揭發謝雪紅與胡風「關係很不一般」(事實上他們不認識),而當時的中共總書記鄧小平批示「對謝雪紅應注意審查」,並轉組織、宣傳、公安等部門。謝在大鳴大放期間,說過「黨不了解台灣,台灣人民不了解共產黨」的話,於是在反右運動中被指為鼓吹「台灣特殊論」,指她提出「台灣人心態」、「台灣意識」等概念,和「台人治台」、「高度自治」的口號,都是「台獨觀點」。謝從1957年反右到文革,一直沒有停過被批鬥,到1970年終不堪虐待羞辱折磨而死,死後16年,於1986年中共對她作出平反並以正部級獲葬於八寶山公墓。
以上資料,全是統戰部胡治安根據黨內檔案寫出來的。我們從中可以悟到幾點教訓。
其一,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是甚麼新招式,而是1948年中共用來統戰台灣的類似口號,幾十年沒有變甚麼新花樣。
其次,這是引人上鉤的口號,中共從來沒有把承諾當真,一向是政治權力掛帥、沒有原則只講政治權宜的中共當權者,不會真正相信有多少年不變的政策,而是因時因地因權勢的變遷而有不同解讀的統戰伎倆。「搬龍門」對中共來說,是小菜一碟,一闊臉就變是常態,政治權力轉變而龍門一成不變才是怪事。
其三,中共即使對自己同志,也缺乏互信,對於地方幹部就諸多懷疑,至於對台灣人、香港人,更是認定受「非我族類」影響,其心必異。所以甚麼台人治台、港人治港,都是未到手時的甜言蜜語,在成為囊中物之後就變臉,這也是梁愛詩解讀白皮書所講的朋友熟了就會說心裏話的真正含意。
其四,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今年李克強的報告中沒有提,是認為梁同志已是特首,時機差不多可以把這兩句話收起來了;現在建制派轉述張德江談話又說沒有變,那是看到香港輿論反彈,似乎時機未到,所以還是再繼續說一陣吧。從白皮書來看,這口號必會漸行漸遠漸無聲。
何謂台獨?中共在批鬥謝雪紅時,指她提出(實際上是中共提出)的台人治台、高度自治和她的「台灣意識」就是台獨;但到了2005年,宋楚瑜訪北京,在清華大學演講說「台灣意識不等於台獨意識」,胡錦濤隨後與宋會見時說:「台灣同胞愛台灣,這種心情我們完全可以理解。」台灣意識又不是台獨了,因為宋楚瑜不是中共掌心中人。
因此,黎智英是不是台獨,是不是港獨,既不由黎智英表白,也非根據事實並由香港公眾認定,而是依從中共需要。爭民主,爭取真正尊重香港選民意志的普選,在中共看來就是要削減中共在香港的絕對權力,因此就是港獨;本土化,佔中爭普選,中共認為也都是削減它的絕對權力,因此都是港獨。就像當年曾力主台灣與大陸統一的中共黨員謝雪紅也被認為是台獨一樣,因為謝是在中共體制內爭奪對台灣問題的話語權,而台灣問題的話語權則涉及高層權力。
甚麼港獨,甚麼漢奸,甚麼依靠外國勢力,都是羅織罪名的唬人鬼話,中共自己都不相信,所以香港人也毋須跟着它的話語起舞。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