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31

【熱血時報】陳到:請勿輕言饒恕──給趙頌茹的牧函 (5879)


Yu:

從報章得知妳丈夫周永恒(Roy)出軌,更推跌妳、弄傷妳,我心裡替妳難過,妳的出走是明智的,妳不用迫自己立刻面對這段婚姻,請給自己一些空間看清楚,妳應該怎樣走婚姻的路、信仰的路。

報道說 Roy 在妳出走的第二天悔改,並希望妳能原諒他。身為基督徒,我們知道我們總是要去饒恕,去接納悔改的人。身邊的信徒,總是會強調婚姻的神聖,神所結合的人不能分開。他們總是用愛仇敵、和諧、家庭價值等等壓在妳身上,叫妳只能背負沉重的道德包袱選擇,但我身為牧者,我想告訴妳不要被這些包袱左右。用常識想想吧,他和他的情婦,不是第一天相識的吧?不是一夜情,是在工作中眉來眼去的偷情。他不能阻止鳥兒在頭上飛過,但他能阻止鳥兒在頭上築巢呀,為甚麼他暗生情愫時不悔改?為甚麼他推妳在地上時不悔改?他讀了那麼多年經、講了百多場見證,還是這副德性?妳想想吧,要不是妳踢爆他,他真的會「悔」?我知道女信徒很易心軟的,聽到「悔改」「求神原諒」這些字眼,我們便不由自主,但我想請妳想清楚,他的悔改究竟有多認真。

此外,Roy 用了一首歌表達心聲,歌名是《放下的石頭》。歌詞的確配合他當下的情況,就是講一個錯到極的人,他要求憐憫。知道他選這首歌,我失望極了。一個真心悔改的人,根本就不敢要求人放下石頭,真心悔改的心,應該像浪子回頭的小兒子一樣,自覺不配;又或者像稅吏該撒一樣,只敢遠遠地偷望。一個真誠知錯的人,不會一開口就叫別人放下石頭,也不會第二天就來叫深深傷透的太太原諒。從我的牧養眼光透視,他根本未知衰,他只想平息事件。

口講的悔改是相當廉價的,跟記者講的更甚。我不是教妳不饒恕,妳要饒恕,但不是輕忽地饒恕。在此我要向妳講嚴厲的話,妳一定要提防一下高皓正。我見到他答記者的話,我很擔心。他一臉正能量的樣子,講到一切都會變好,實在是太膚淺太簡單,太沒有正常人應該有的感情。設身處地去想,哪有丈夫偷食不是錐心鑽骨的痛?他在妳身邊,連同一大幫基督徒藝人,輕輕忽忽地告訴妳 everything is gonna be fine 其實一點幫助也沒有。他就像告訴一個被強姦的女孩,神會修補妳的處女膜一樣無知。Yu,這一傷會永遠在妳心中,這是事實。但耶穌基督是會醫治妳的,妳可以不帶苦毒的走下去,但不是沒有傷口地走下去。還有,寬恕、接納、重新信任不是同捆的,妳寬恕 Roy,不等如你立刻要和他重修舊好,他要重新賺取妳的芳心、信任,夫妻之間的感情,不是 take it for granted 的,更何況他有前科。那說到底,甚麼是寬恕?對我來說,就是既往不咎,不再用這件事來追討他吧。這是困難的,所以不用迫自己。

還有一點我擔心的,就是兩個小孩。就算夫妻間有了小孩,再難相處也不能為了兒女維繫家庭。只靠兒女來維繫婚姻,終究也會失敗。所以,想清楚,即使多麼愛兩個女兒也好,也不能只為她們而回家,一定要想清楚,妳可以和 Roy 走下去,才回家。這是很痛苦很殘酷的,但請妳要記住。最後,我以上一切是基於我相信你們不是為了炒作新聞搏曝光而寫的,倘你們原來是搞大龍鳳,願咒詛臨到你們身上。


(《蘋果日報》網頁截圖)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