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8

練乙錚:國家昏亂 港人埋單?


北京終於解釋清楚了。干預 香港政改、設立小圈子篩選機制,原來是為了國家安全。尤甚者,按特府某政治任命官員的公開 解釋,中國意義的國家安全就是黨的安全。這個「源」於《基本法》、高於《基本法》的理由,到底只是一個藉口還是中共確有其「苦衷」,任何不是高級黨員的香 港人都無法辨別。不過,如果是後者,就是中共作孽、港人埋單。

1949至1980年這段 時間裏,中國經濟實力和今天差很遠,軍事方面更不是西方對手,美帝兩度在亞洲出兵大打出手,蘇修一度在中俄邊界上陳兵百萬準備入侵,管治香港的頭頭紅鬚綠 眼,是個英帝派來的人。然而,當時大陸不僅處之泰然,甚至對香港的存在形式非 常滿意,溢於言表,如果不是重視法制條文的英方提出,北京根本無意取回香港管治權。

那時的香港之於北京,沒有 什麼國安涵義,但為何今天大陸變了「強國」,而香港這塊彈丸之地不但回歸了, 還駐有大陸派來的重兵,卻忽然可以嚴重影響大陸的國安,有勞北京插手本地政改,徹底推翻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承諾?莫非三十多年大陸的「發展」,到頭來外 強中乾,黨國安全自己保障不了,竟要香港人將就?如此不負責任,港人看了心冷,台灣人看了心寒。

去年 10月10日,大陸《新京報》發表一篇文章,報道大陸出現了一個官方催生、公開認可的新行業,業員的正式名稱是「網絡輿情分析師」。表面上,這些分析師幹 的是研究工作,主要支援政府各級機關和大型國企做決策,完全正當。不料,今年7月,北大發生「燕京學堂事件」,衍生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網絡風暴,而剛好那麼 巧,有關的網絡輿情分析師做的一份報告走了光,在網上廣傳了幾小時,結果暴露了這種分析師的職責【註 1】。

原來,此等「分析師」身負 重任,專門為所屬部門單位監控網上出現的對本單位的負面訊息;若單位真的出問 題、暴露了,分析師除了負責策劃輿論戰怎樣打,以便讓領導知道應該如何給「網絡評論員」(另外一種業者,俗稱「五毛」)分派任務引導新舊媒體裏的輿論之 外,如果形勢依然不妙,便更進一步建議領導找中宣部及其他維穩單位幫忙。顯然,這是一支維穩先頭部隊。

大陸有多少這種「網絡輿情分析師」?《新京報》(及其他大陸媒體)給的數字是二百萬。由於報道的原文經 過大半年仍未被刪,可見「兩百萬」之數不僅可信,在黨的心目中還可能有阻嚇作用。這個二百萬之數,幾乎是全美國公關人員總數的十倍【註2】。 如果按比例推 算,將來香港與大陸融合了同化了,八百萬人口的香港就應有十二萬個這種「分析師」,比現時本地公務員的總數(108373)還多,幾乎是警務人員的四倍。 不過,關鍵的對比是:大陸這等「分析員」的二百萬之數,還未有把「五毛」人口算進去,卻已經大大超出解放軍的一百五十萬部隊人數。

大陸的社會控制、輿論監 督,本來就非常嚴格,世界上少有。近年,黨中央政法委領導的維穩系統的經費,已 經超出國防預算,但中共還是坐立不安,於是再建立這支比解放軍的規模還要大得多的維穩網軍,卻依然杯弓蛇影。如此恆常惴慄,是這個黨的確患上集體恐懼症, 還是她的管治基礎真的愈來愈不穩固?有理由相信是後者。


我們先看社會生活層面方面;這裏有三大死穴。

一、亂:管控歸管控,大陸 社會秩序卻日漸鬆弛。各種原因引發的群體性事件愈來愈多,有勞資糾紛、有村官 搶地、有城管打人、有環保抗爭、有官二代橫行(「我爸是李剛」),都是一觸即發,然後往往就是燒警車、打公安、武警出動鎮壓(每次事發,詳細報道和大量即 時現場圖片視頻只能在《大紀元》網站看到,無怪有人那麼痛恨這個「邪教」)。美國發生一宗「費格遜暴動」,舉世矚目,但同樣規模的騷亂事件在大陸,一年不 知發生多少次。這種現象,國史上只在改朝換代的前夜出現,這個事實愛國派不懂中共懂;無法治本,所以大量投資搞維穩。

二、腐:官員貪腐太厲害, 不能不「打虎」,但老百姓並無很大反應。那是因為大家都知道那不過是政治周期 的一個相位、派系鬥爭的一個手段:本是同根生,哪有一派一直都是魔鬼、偏偏台上掌權那派從來都是聖人?於是,只有黨媒在那裏做媒哄抬氣氛。做不到有效的體 制改革,更沒有辦法移風易俗(例如講了好幾年的領導幹部財產公開都未有下文),所以王岐山說反貪腐要有一個「常」字,因為他知道,常打常有。世界上哪有一 個現代文明國家是要長期嚴打的?

三、散:人心散了,特別是 精英階層的人心散了,出現愈來愈厲害的洗錢套滙移民潮。首先是高官,當權的退 休的坐牢的,統統都有家屬在外國或長居或入籍然後跑兩頭大小通吃。說是禁「裸官」,一是禁不了,一是禁得了人禁不了心,那就更壞,一面當官一面鑽營鋪後 路,時間一到,劈頭就走。其次才是富商,那是因為他們還有很多賺錢機會在大陸,移民的機會成本較高。

大家耳熟能詳的是,大陸愈有錢的人愈想移民。這是中國銀行與胡潤百富合作寫出的一份2013 年報告裏指 出的:大陸的擁有可投資資產一千萬人仔的富人當中,有58%已經或者正在計劃或者正在辦理移民。如果把可投資資產增加到一億人仔的話,上述比例就增加到 74%。歷史上,上世紀中葉以前要移民的中國人大多是勞苦大眾;二戰後的一段時間裏,要移民並且能夠移民的,是大量中產或技術人士;現在大陸是愈富的人愈 迫切要移民。

胡潤百富進一步於今年6月6日發表了一份人人有興趣閱讀的「白皮書」:《2014中國投資移民白皮書》;英文題目稍有不同,但更會引發會心微笑:Immigration and the Chinese HNWI 2014,HNWI 者,不是什麼禽流感病毒而是highnet worth individuals,即高淨值人士也。這份報告包括了一個含141名準備或正在辦理或已經移民的HNWI大陸人的隨機樣本調查分析。這些大陸HNWI 的平均個人淨財富為四千二百萬人仔。以下是這本白皮書裏的一些統計亮點:

教育、污染和食品安全是大陸富豪想移民的最主要原因(子女的中學教育首選英國,大學首選美國。記得《環時》說大陸高教比美國好?);

美國是受訪大陸高淨值人群投資移民的首選國,佔52%; 加拿大排名第二,佔21%;其後依次是澳洲、歐 洲、紐西蘭、新加坡、香港、日本(不少人當領導、未移 民的時候最恨美國,當移民了就反過來;大陸的所有幾個友好國家都排不上榜,反而小日本上了);洛杉磯、舊金山和溫哥華依次是富豪最嚮往的移民城市,也是他 們最青睞的海外置業城市(都是在美洲西岸、物價指數最高的城市;口味和香港的幾位領導不一樣,反映港人親英,陸人崇美);

受訪富豪可接受的投資移民成本平均為500萬人仔;海外置業在富豪海外投資項目中佔最大比重,超過四成;其次是固定收益和股票;

七成富豪海外置業為自住,三分之一為投資;(大多數人走硬)三分之一對海外投資回報率非常有信心和有信心,另外近一半較有信心;有近四分之一即使不移民去該國也會考慮在當地置業【註3】。

這個胡潤百富調研的結果與近年另外一些調研結果吻合。例如,聯合國《2013 國際移民報告》的數據已指 出:在1990-2000、2000-2010的兩個 十年期內,出自大陸的移民的首選國都是美國(可見中共六十餘年反美宣傳的零效果)。這份聯合國報告也指出,大陸移民流出量,於上述第二個十年期裏,比起第 一個十年期,剛好增加三倍【註4】。

在任何一個社會裏,除了牽 涉階級利益的事情上,精英的偏好幾乎決定整個社會的主流偏好。八十年代的大陸 精英要改革開放,整個國家蠻有希望的;九十年代的要悶聲大發財,也還不算太壞;零零年代起,要的是不問手段賺了錢便去移民。人心散了,不必替領導感到難 為,因為他們正正是帶頭者。


春秋時代大政治家管仲寫過一篇論治理國家的文章《牧民篇》,裏頭有一節很有意思,題目是「四維」,以前的中學生都讀,現抄錄一小段在這裏:

「國有四維,一維絕則傾,二維絕則危,三維絕則覆,四維絕則滅。傾可正也,危可安也,覆可起也,滅不可復錯也。何謂四維?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

上面僅僅是列舉了大陸在中共統治下社會層面裏的三大死穴:社會秩序出亂象了、黨政官員上上下下腐敗了、人心散了。亂,古人就會說是禮崩樂壞;腐敗,就是缺 廉;散,特別是精英已經心不在焉,帶頭走佬,投敵賣國,什麼都幹,就是無恥。還未開始談大陸經濟、環境、軍事、外交等方面的其他弊端,四維已可謂去其三 矣。

難道這是一個能享安全的國家嗎?如果不能,是誰之過?應該由誰來埋單?

作者為《信報》特約評論員

【註1】《新京報》文章見http://zgbx.people.com.cn/BIG5/n/2013/1010/c347569-23147730.html;北大「燕京學堂事件」的網絡輿情分析師報告轉帖見http://news1984.blogspot.hk/2014 ... ml?spref=tw&m=1
【註 2】美國PR行業數字來自美國政府勞動統計局,見英文維基publicrelations辭條。中國方面上網一查,可知全國很多大大小小的單位從新華社到 一些不知名的「公關公司」都在招聘這種「網絡輿情分析師」,而培訓這種人員的機構,更比比皆是,故上述兩百萬之數,並不令人感到意外。
【註3】這兩份胡潤百富報告分別見於http://pic.bankofchina.com/bocap ... 104360888560054.pdfhttp://www.hurun.net/CN/ArticleShow.aspx?nid=1501
【註4】這份聯合國報告見http://www.un.org/en/development ... _Document_final.pdf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