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9

【熱血時報】假啞港女:日本人為何對香港人燥底? (11889)


剛和朋友到日本旅行,同行友人都是日本留學生,她們慨嘆日本人對港人燥底咗好多,雖然仍然不時看到盛讚日本店員有禮的旅行遊記,但如果你有足夠的細心和資深旅日經驗,就不難得出同樣結論,尤其是食店職員,友人從前經常吃的餃子店,從親切的老婆婆易手到西口西面的(疑似)女兒手上,只能苦笑。

我問是不是因為多了大陸人去日本,他們以為我們是同伙?但很快就被一眾友人否定,最後得出共識:其、實、香、港、人、都、好、煩。我們恥笑強國人的野蠻,但在別的國家我們又何嘗不是輕量級的強國人?友人留學期間最怕就是在日本街頭聽見那鏗鏘得過份的廣東話,尤其在港人可以免簽證(逗留日本90日)之後。

強國人在2003年自由行實施以後,旅港人數從2002年約700萬,急增至2012年約3,500萬 [1],通街都是文化差異的異種人,香港人再包容也容不下。再看看日本,自從2004年港人可以免簽證在日本逗留90日後,旅客人數也逐年增加。根本日本政府觀光局(JNTO)的資料,2003年港人旅日數字約26萬,2013年則增加至約74萬 [2],雖然論人數規模,港燦一定輸強國人十條街,但正如強國人遊香港,族群質素是關鍵,如果因為人數多了就令「個別例子」增加,並形成負面的普遍觀感,那麼就是反思的時候了。

友人曾經和不熟悉日本文化的朋友去旅行,千叮萬囑地說:「垃圾要分類啊!」、「不是甚麼地方都可以隨便拍照的啊!」結果她一句頂回來:「唔便理啦,我係遊客呀嘛!」。早前 FB 流傳一則消息,說港人在日本預約了民宿,人家準備好滿桌的料理,最後卻放了飛機,網民估計因為他們貪心,同時預訂數間民宿,最後才臨時選定一間。新聞報道說有民宿老闆開始要求港人先落訂,「因為香港人對老闆來說,已經成為不可信賴的一群」[3]。在海外,我特別怕聽到廣東話(好啦,我係媚外的死港女),尤其是那種生怕蝕底的聲調。諺語有云:「執輸行頭慘過敗家」,香港人的 aggressiveness 在旅行時更加表露無遺,那怕這樣會令別人困擾,畢竟「我係遊客啊嘛」!

日本有一個流行用語叫「KY」,即是「空気が読めない」(不懂閱讀空氣),指責別人沒有留意身邊的環境,作出了不適當的言行。另外,日本人從小就教導小孩不要給別人添麻煩 (他人に迷惑をかけない)。他們極為在意人際關係,那種關係不是強國邏輯下的人脈「guanxi」,而是顧慮別人的意思,雖然令社會變得抑壓,但卻造就了令華人驚嘆的日本人質素。

反觀香港,我們最重視的是「chur 到盡」,無論是小孩子由10個月大開始學九百幾樣野,定係老闆要求員工以一頂十,抑或去7日旅行 plan 定10日先行得完的行程,都是要 aggressive 地 chur 到盡。

因為常識都有教,香港地少人多,沒有天然資源,唯一的資源就是人才(啊 sor,應該叫「人力資源」,因為在香港老板心目中人只是資源),我們的社會強調競爭,為的是培養/迫出人才。在弱肉強食的社會,我們是受過教育的掠食動物,所以看見別國族群不排隊、不在廁所上廁所會本能地義憤填膺,可是要我們先顧慮別人而不是自己,就有違本性了。當然,比香港更體現叢林法則的強國,別說人性,就連獸性都只能剩下最惡的部份,才能撈得風山水起,要他們學日本人時時留神自己不要給別人添麻煩,倒是更加緣木求魚。


[1] 詳見倫爺的《旅遊業大陸化數字統計》

[2] http://www.jnto.go.jp/jpn/reference/tourism_data/visitor_trends/

[3]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40801/52748314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