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8

【輔仁媒體】Rabbitson Lau:別對電影行業打太多飛機 (2072)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el4nd)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el4nd)

很多人喜歡電影,對電影行業充滿憧景,眼見不少大專院校開設有關電影的課程,為年輕人種下成為電影新力軍的希望。他們會告訴你,電影行業如何青黃不接,現在拍攝電影是如何艱難,叫你們不要怕,只要肯做,有的是機會。

他們叫你去多一點電影公司interview,而你去了,房內有十多人,全都是應徵「編劇」一職。工作人員讓你先看一套電影,然後說想改編,一個小時內寫一個大綱給他們,你絞盡腦汁,揮筆寫下你的創意,務求伯樂賞識。最後散水時,工作人員竟給你200元答謝你的來臨。你高興地收下,而你期望的電話卻從未響過。

只因他們沒有告訴你的事情有太多。

他們不會告訴你,那個interview不是為了請人,而是為了攞橋,難聽D就係偷橋,集合一群由五湖四海而來的人,看看當中有什麼好橋,然後拍成電影,一個新的意念值幾百萬,那個200元算得上是什麼?

他們不會告訴你,就算拍了條好片,得了國際獎項,做埋人地閉幕電影,在香港都唔會有影院肯同你上,點解?都係錢作怪。獨立電影,無大公司支撐、無高成本製作,影院不會為你冒險的。

他們也不會告訴你,電影,一定唔會係你將來的正職。近來有個新導演,拿了政府電影基金二百萬,搵人埋班,結果無糧出,戲都未拍完,人就走左一半。然後就會有班老鬼出黎講:「而家D年輕人不知所謂,唔捱得,又怕蝕扺,比緊機會佢地上位都唔知。」

你可能都同意,認為如果有機會拍電影,就算無錢,幾辛苦,都願意做,但你可以一年拍五套電影,收得兩套錢嗎?

我已經沒有把你的家人、女朋友算上,純為你自己,你生活得到嗎?你說你有熱誠搭救,做電影要有熱誠,係「一定」,因為無熱誠,根本支持唔到。做電影的辛苦,不只需要體力,更重要是精神意志。在精神飽滿時,問你點解做電影,你可以諗都唔諗就答「因為我中意」。當你身處落雨外景通宵四日,再撫心自問這個問題(如果你重諗到野),那時的答案,那時的質疑,才是最真實的。

很多人口講夢想是做導演、做編劇、拍電影,其實你只要隨便寫一個劇本、拍條片,已經可以跟別人說你做過導師、編劇。

你可以逐點反擊我,你又知那個interview是偷橋?你知道所有人都無請?你保証拍了那套沒有錢的電影,我不會一舉成名?

無人講過電影一定係咁,我亦唔係想打擊所有想做電影的人,只想講做電影的環境就係咁殘酷、咁核突,你可以唔相信但無得唔接受,因為依個係現實。

做電影,要望著夢想而腳踏實地,堅持到最後,留得底,企得番喺度嗰個先係贏家。電影的確是一個美夢,而做電影的路很難行,但攀過山後,又是另一番景色,願共勉之。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電影現時的環境非常惡劣, 現實不祇殘酷, 而且醜惡, 想在電影闖出一條生路, 最好你有家底, 例如那套《殭屍》的麥導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