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8

沈旭暉:「打野戰」到「打聖戰」:伊斯蘭國可殘暴多久?

伊斯蘭國(IS)因行徑兇殘而聲名大噪,把美國記者斬首,並放在全球網絡播放,更令組織成為西方公敵。究竟這樣的瘋狂殘暴可持續多久?

根據傳統理論或約定俗成分析,IS自然不可能永遠這樣下去,因為殘暴的「效益」是有先天制約。以伊斯蘭國的其中一個先行者、恐怖分子扎卡維為例,他曾經亦以網上播放斬首影片著稱,特別是殺害日本人香田證生,更令他成為中國網絡紅人。

不過,斬了一輪後就無以為繼,因為扎卡維的目標是傳播恐怖,而斬首的震撼,同樣面對「因重複令邊際效益遞減」的問題。再者,他是約旦人,在伊拉克基本上沒有支持,組織發展不起來,只好不斷流竄,最終被美軍擊斃。

還有,一般相信,若IS真的要「建國」,也不可能單靠殘暴。以哈馬斯、穆斯林兄弟會等組織為例,它們成功的基礎,是為基層安排完善的福利網,也就是為受眾提供由幼稚園、醫院到烈士的「一站式服務」,才具立國規模,即使直選也可獲勝。IS雖然對異教徒或其他派系的穆斯林殘暴,但對遜尼派穆斯林也有溫柔一面,甚至已組織地方警察及開倉派米,似乎真的有心打開局面。

激進理念 吸引新血

然而,對上述樂觀估計,筆者也有保留。IS之所以公然斬首,並非像扎卡維那樣簡單的製造恐慌,更是以此作為維繫組織生命力的根本一環,極其冷血。安排參加「聖戰」的英國人斬殺美國記者,或讓澳洲兒童提起人頭,其實是吸引要打「實況野戰」的激進分子。

當大家做足防禦「打war game」也獲快感,IS宣傳的「真人野戰」,自然不會毫無吸引力,既能滿足極端人士對殘暴的追求,也針對在歐美備受壓抑的激進穆斯林。對後者而言,留在英、法是邊緣人,走到IS,卻可隨便殺害在本國社會處於他們之上的勝利者,還能成為「英雄」,享有特權,「打聖戰」不過是「打野戰」的升級版罷了。

假如IS的配套工程做好,「斬首招募」還會變成一站式服務。先是通過網絡吸引新血,讓他們得到難忘經歷,要是還能發出盤纏,給「聖戰士」回國,整個經歷就像一個「旅程」,機會成本有限,有志之士更嚮往。

因此,恐怕斬首這一環,很難從IS的「執政理念」中消失,反而可能在西方的激進伊斯蘭群體成為風尚,而這與有關組織為遜尼派信眾提供福利及當好領袖並無衝突。

如果還以為事不關己,大家不妨代入角色。近年華人社會也發生過好些慘案,兇手憤世嫉俗,一心在公眾地方殺人,哪怕代價是終生監禁或被擊斃。若果他們知道了在IS殺人可以更多、更殘暴,而且可一可再,「可持續發展」,還不一定要死,閣下說,他們難道不心動?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