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2

【熱血時報】翼雙飛:感化都有個限度 (960)


去年有一位曾任職會計師樓的年輕女孩 Hyatt Lam 小姐,把心一橫辭掉沒日沒夜的繁重工作,隻身到南極旅遊,今年還出了書,叫《辭職去南極》。早幾天,她的同名專頁刊出了一篇叫《「我們」真的比較文明?》的文章,以她的親身經歷出發,敘述了兩個香港人野蠻的行為。

誠然,部份香港人蠻不講理的現象,固然是存在的。但不知為何這篇文章,讀起來總覺得有些問題,小妹輒把它反覆閱讀數次,終於明白原因所在。這篇文,雖承認大陸遊客有在香港造成亂象,但字裡行間頗有不合理地怪罪香港人之意。

「我在吉隆坡工作大半年間主要是從面書和網上新聞得知香港的近況,照那些資訊來看,香港的所有民生問題皆來自大陸人和香港政府,而『我們香港人』則是有文化,清潔衛生,守秩序,甚至情操高尚的一群。」


小妹不知 Hyatt Lam 小姐看甚麼新聞,只會看到香港人罵大陸人的不是。小妹卻看到不少情況,是香港人拍攝香港人不守秩序,香港人拍攝香港人不讓座,香港人拍攝香港人講粗口罵人,等等。換句話說,我們香港人是會斥責自己香港人的。但她卻用到「所有」一詞,把香港人說成是只會挑大陸人錯處,但對香港人犯錯卻視而不見。我不知道 Hyatt Lam 小姐是不是真的如此「幸運」,半條拍攝「香港人野蠻行為」的影片都看不到。「巴士阿叔」「十四巴港女」,都是香港人拍攝香港人無禮舉動的網絡著名影片,莫非她一條都不知道嗎?

「有修養的你不防光明正大地去感化沒有修養的人,用自身的行動而不是靠手機的錄像。」


香港人沒有試過好言相勸嗎?無數次,香港人勸大陸遊客不要在車廂吃東西,反被惡言相向,才有人拿出手機拍攝。現在 Hyatt Lam 小姐講到「有修養的香港人」應該「感化」遊客,遊客不從,就繼續「感化」,無限「感化」,至死方休,總之不能拿出手機拍攝。她的文中提到她在新加坡地鐵吃東西:「就算我反抗繼續食,都只會有另一個師奶來加把口勸我,而不是有個又怕事又要威的無聊人在偷拍 video。」即是說,如果新加坡人勸阻 Hyatt Lam 小姐,她反抗,新加坡人拿出手機拍攝她的話,就是「又怕事又要威的無聊人」,欠缺修養去感化她了。壞心腸的香港人畢竟不多,如果大陸遊客都像 Hyatt Lam 小姐一樣,一勸就聽,會不會有這麼多香港人拍攝大陸遊客的劣行?但現實中被人勸阻還更加聲大夾惡的大陸遊客何其多?她又希望香港人「感化」到何年何月呢?

「如果正在閱讀這篇文的你有去過日本和新加坡,你就會感受到,所有市民都有修養的話,就算有多少遊客都壞不了他們的秩序。」


所以說,Hyatt Lam 小姐認為日本市民有修養,中國遊客不能破壞他們的秩序吧?我們來看看今年1月這段新聞:「轉賣集團聘用中國留學生打工掃貨,甚至偽造店方分發的號碼牌,行徑張狂。中國買手所到之處,整個街道髒亂不堪,令日本人為之氣結。」

這件事,問題出在哪兒呢?中國留學生逗留日本的時間比遊客更長,日本市民不是理應有更充足的時間去「感化」他們嗎?日本市民這麼有修養,為甚麼在「感化」中國留學生時卻失敗如斯呢

高官名人不食人間煙火,故有「等多班車」「包容吓啦」之說。但當蘇錦樑收到糞便包裹,終於禍害到自身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吐出一句:「包容不等於縱容。」不知到甚麼時候,Hyatt Lam 小姐才會領悟到這一句:「感化都有個限度」呢?

延伸閱讀:

【盧斯達:離地歪論 苦害香港】
http://localpresshk.com/2014/08/lei-dei-middle-class

【翁靜晶遊迪士尼遭打尖 嘆「香港仲要忍自由行幾耐」】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8-11-2014/18288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