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01

【輔仁媒體】Nick Mak:不和家人親戚談政治 (2277)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akyi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akyin)

最近體會了種生活智慧 — 不好再和家人親戚談政治。

我二十一歲,向來和父母也只談風月,

不少香港人一向均是政治冷感,跟家父通常是談英超的賽果,家母則討論電視劇,衝突面也只停留在去那兒吃飯好…….

但近來,局面改變了,我認為香港人對政治的關心程度,是前所未見的。

而我和家人,因為政治見解不同,已鬧過好幾次。

內容,當然是圍繞著「佔中」,「簽名」,「議會抗爭」等敏感話題。

「 有時真唔明你地啲大學生,逢中必反,未講就已經X定先。」

老豆邊看新聞邊說 。

「 咁政府真是離普丫嘛,唔通你唔覺得香港被大陸同化緊咩 ? 」

「 咁你答我想點丫? 」

「 咪要普選囉,大佬。」

「 咁選個長毛出黎咪仆街?」

「 係囉,你睇下?啲乞兒,走去掟野,講粗口,選到佢咁點呀?」

連政治冷感的母親大人也加把咀

「仲有,根本你老豆我做左人咁多年,而家個社會不知幾好,X,成日話以前英國好,話而家警察打啲示威者,你知唔知以前啲警察周街打人添啦,而家已經好容忍,一陣霸X住中環條路,點搞啊,你D咁嘅大學生真係諗乜架,你睇下呢條黃之鋒,咁樣同林鄭講野,X,毛都未出齊啦,不知所謂,唔驚比人星巴佢架咩。 」

連珠發炮,但論點實在太多太亂,我想逐一解釋我的立場

「 咁 …. 」

「 仲有啊,回歸之前港督夠無普選啦,唔見D人出黎嘈?多餘!」

我還未反應過來,老豆便「加以補充 」,站是理性角度,短時間未可用邏輯組織及回應,卻「 聯想」 到一件事。

「 咁老豆你又話果時驚九七想搞移民?」 我問

事緣是我長大以後,他倆話曾經想在六四後帶著家姐移民紐西蘭(我還未出世),後來因為繁複的手續不了了知,但心對九七大限也是惶恐至極。
這次到了他倆反應不過來。

「講真丫,八九之後你驚九七,都係驚香港變大陸渣嘛,咁而家咪變緊囉,廿三條,國民教育,梁振英,大把事例!你又咁認同而家發生嘅所有野?如果係咁你當初唔洗驚啦! 」

我像玩辯論比賽般,鼓起勇氣反駁。

「喂咁唔同,當年無諗過回歸之後會咁好,大佬,果陣開槍呀,點唔驚啊,但回歸左十幾年,而家大陸幾好呀,全世界咪又係用大陸野,香港咪一樣無變,同埋唔係自由行,香港冧左啦。」

大家的神經都被觸碰了,也越講越激。

接著的一晚,主要討論的仍是「香港被內地同化怕不怕 」,在此不打算再引述下去,反正討論也只是重重覆覆,原地踏步,誰也說服不了誰。

想談的是,老豆口中的「好」與 「反」字背後的價值觀。

他們口中的好,是基於生活的層面,零三負資產,九八金融風暴那些叫不好,今日社會經濟穩定了,錢好用了,生活舒服,少了壓力,叫好。

而我口中的好,不僅是停留在生活層面,精神層面也是很重要的。

還記得小時候,一家四口行年宵,維園向來人多擠擁,父母便叫我乖乖的問警察叔叔那兒沒有封路。

自此,我便知道警察是維持秩序,幫助市民的。

但今天,每有大型遊行時,警察的眼神,狀態,均是一副戰鬥格(主觀感覺,不是惡意攻擊),像已由 「幫你們,變成警告你們」,淪為中央政府喉舌角色剛好調轉。還有,多年不少傳媒被滅聲,新聞自由受壓,連小圈子選舉也要造馬,於我角度而言,這些太多,實在是不好。

所以,不好再用甚麼經濟,「強國起飛」為我說明一切的好。

至於反字,其實不單是指反對,也暗藏玄機,常說反,倒不如反問「為何我要服?」

從來只覺得政府是市民請來做事的精英(當然現在的不是),政府官員是出納稅人的工資,也是行問責制,它不應該是一個強權,所以只有贊成與否,可必下下說「反 ? 」

反是抗拒的意思,上一輩反對抗爭(那怕是和平)的人打從骨子裡有種害怕強權的性格(我實在不想用奴性這無禮的字)。更多的是,他們覺得香港承受了中國大陸的恩惠,便要有服從的義務。

然而,「 一國兩制,高度自治」 ,開初便正是用來防範共產黨強權的定心丸,如今為何要主動妥協呢?

實在不想以偏概全,但也知道不少人跟我父母「岩Key 」!

今天香港發達的社會,是上一輩努力打拼出來,想安穩和平,不想冒險,我明,我尊重。

但若果我的未來還要在香港建立,我亦要表達我的立場。

和而不同,說易行難。

而民主,就是讓我們表態的公平方法。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老一輩的甘於做順民, 只要有飯吃, 甚麼也逆來順受, 人權自由都可以放棄, 年輕一輩有理想, 不平則鳴, 不願受威逼, 注重人權自由, 爭取民主以保障人權. 兩代的鴻溝甚濶, 不可能融合, 祇能和而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