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5

【am730】陳雲:阿燦變阿銀,融合沒指望 (732)


平等機會委員會籌備修訂法例,將大陸新移民納入《種族歧視條例》,禁止香港人以出生地來歧視大陸新移民。這是香港那些社福界、宗教界發動的愚癡行為,不單止無法保護大陸新移民,還會將他們變成香港社會的異族。
禁止歧視膚色血緣及國籍,在一般人權上,不可以區別對待異族人和異國人,這是合理的,也合乎道德修養。然而,新時代的種族歧視立法,那種無孔不入的細緻禁制,例如連問候對方在何處出生、鄉下在何處,問一句「你邊度出世?」,或者用老式粵語恭敬問人「老友,貴鄉啊?」,只要令大陸人心裡感到不快,感到受委屈,都可以打電話叫警察來拘捕問候的人,這種做法,就是矯枉過正,發神經病。法庭定罪的門檻好高,但警察拘捕人的門檻可以好低。平機會這種為自己創造就業機會的組織,也樂意推波助瀾,興風作浪。
這種無微不至的種族歧視立法,撒下無邊法網,是無視當代人類無視社會發展與文化融合過程的愚昧產品。有了種族歧視立法,少數族裔就會形成被主流族群區隔的小群體,主流社會不敢嘲笑他們,不敢接觸他們,他們於是變成異類,成為 the untouchable(不能被碰觸的一群人),日久變成充滿仇恨的極端分子。
在社會發展史上,族群融合,好多時是靠嘲笑、調侃來做到的,也有靠通婚和聯姻。靠嘲笑的,人類學叫這些做joking relationship,例如在血緣系統裡面的舅父(avuncular uncle),就是母系社會的權威遺留(例如唐朝宮廷歷史演義的國舅爺楊國忠)。很多民族都有嘲笑舅父的做法,目的不是要嘲笑母系親屬,而是要舒緩母系血緣權威的壓力,達致兩邊宗親的和睦。
外地人來到本地,也被嘲笑,例如大陸人在七、八十年代被叫「阿燦」,就是嘲笑他們的傻勁,但不是中傷或傷害,這些燦哥、燦妹好快利用這種嘲笑的關係,與本地人建立親密的友誼。八十年代的共產黨幹部,香港人叫「表叔」、「表姐」,也是嘲笑母系親屬的權威,當時香港人對共黨幹部的觀感,就好像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那種感情,溫柔敦厚,不大反感。
一旦建立不准調侃大陸人的立法或道德禁制,大陸人就會變成「阿銀」,無法融入香港,對本土人充滿仇恨。阿銀是無綫電視節目《沒女大翻身》塑造的新移民角色,對香港本土社會苦大仇深。
想起來,阿燦和阿銀,兩者的命名,就是社會潛意識的判斷。阿燦是小學那些頑皮學生的名字,而阿銀,就是打住家工的下人。你看,新歧視法例未出,電視台已經率先定性了阿銀,將新移民區隔,變成下等人!
周一刊登
文化評論人,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
《中文解毒》系列作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