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24

【蘋果日報】陶傑:今天是狗,明天是你 (732)

墮軌意外在全世界的地鐵上都屢有聽聞,本來不是大事。
倫敦本月就有一宗嬰兒車墮軌,但母親奮不顧身跳下月台,連人帶車救起,不到一分鐘,就有列車駛至,獲幸運之神眷顧,母子都很大命。
但同樣的意外發生在香港,情節與結果竟然截然相反:流浪狗墮軌,已經有人發出緊急通告,據說列車有八分鐘的停駛時間。八分鐘裏,職員與乘客都無法出手相救。閉路電視畫面錄下小狗最後極力求生的畫面,幾次試圖跳上月台,還有人向小狗伸去一張凳子,十分莫名其妙。
狗爪不是手指,抓不住椅子腳。狗也沒有受過訓練跳得上椅子。狗是想求生的,你這時向牠擁抱,把牠提上來,不,牠不會咬你。
八分鐘之內,不但救不了狗,不見了蹤影,港鐵宣佈恢復通車,結果一架直通車駛過,最終在粉嶺站發現狗屍。
這兩宗意外有無可以類比之處?當然有,倫敦的年輕母親如此大意,但在短短一分鐘之內,居然救起嬰兒,母子平安,這不是有若神明相助是甚麼?
但香港,事先已經發出警告,列車已經停駛,有幾分鐘的緩衝時間,居然都不能避免最壞的結果,不止是運氣壞透,而是香港人普遍應對危機之無能。車站上所有人,對於如何救起一隻狗都束手無策,他們未必冷漠殘忍,但只是疏忽草率、做事有頭無尾。
此一最壞結果本來完全可以避免,但由於人為的多重差錯,終於還是發生,真的要是有事上來,香港人能做些甚麼?
香港無應變的能力。十七年來,一切都等待「指引」和「諮詢」,思維僵化,反應魯鈍,缺乏想像力,以及獨立特行的勇氣。因為擁有這種特徵的人,一早就被視為「偏激」。
全球恐怖份子,包括所謂疆獨,如果知道香港這件愚蠢的新聞,他們會微笑:原來世界上有這樣一個理想的目標城市。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