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7

【獨立媒體】安東尼:我很慚愧,昨晚我沒有到場,我對不起學生…… (2427)

在電視機前看了幾遍新聞報導,看見學生、社工朋友們在外面,對比自己的情況,心裡十分慚愧……除了慚愧,不斷在問自己,為什麼2012國民教育佔領政總、太陽花學運、佔領華爾街行動,能持續多個星期,而香港學生的佔領,昨晚的佔領,為什麼只是幾小時?是人數不夠?是時間的選擇?還是政府的獨裁已去到一個不用理會公民素求的地步?除了為同學們哭,為自己的無力而哭,我們更要去思考,我們的處境,我們面對的情況!?

為什麼警察會這樣強硬對付示威者?他們這樣的作法,是否要去恐嚇其他人不要參與?而這恐懼,是否正正反映著他們對示威者、對香港人的團結十分恐懼,或許這是冠冕堂皇的說話,也或許有人會說,這是因為政府的害怕,但更加要問的是,為什麼警察可以不理示威者的素求,而作這樣的打壓,是政府真的「害怕」?還是示威者的人數真的「不夠」!?

從Whatapps及Telegram傳來,有著很多的呼籲,他們在召叫其他人盡快前往金鐘進行支援,面對著呼喚,身邊有些朋友,因阻礙而無法前往,是自己,也是身邊的其他人,看著呼喚而未能前往,心非常之傷痛,不能前往,不能完全歸咎於別人,更多的要問問自己,在這個時候,我是否怯懦,我是否不夠勇氣去踏出那一步,我對於未來民主的決心是否不足,我對於未來美好生活的嚮往是否不夠給予我現在動力。批評別人容易,當批評自己的時候,每一條問題我也存在著內疚,在這個最有需要的時候,我竟只看電視新聞,而無法支援。

人數的不足是一個問題,但另一方面,這也是看政權如何對待人民的時候,政權能夠這樣肆無忌憚地用武力去進行清場,其實反映的不是害怕,而是他們已無視香港人的人權,集會自由是人權,但權利竟需要政權的批准才可進行,而我們香港人對事件的注意,對「反佔中」的抹黑一直也是保持所謂的「中立」,而「中立」就是使政權恣意妄為,不理民意的最大原因,是我們連自己的未來也漠視,是我們連自己的將來,自己的自由也不珍惜,當珍惜的人愈來愈少,政權更有力去打壓那些淨下來的人。

香港人,當你越害怕沒有寧靜,你越會失去寧靜。這不是所謂的因果,而是一個觀察,因為當人把注意點放在「害怕」,把自己留在舒適的空間時,他便不會再去行動,不會再去正視面前的事情。當我們因害怕而無視被奪去之時,寧靜就會遠遠的離自己很遠。而其實寧靜也不是真正的寧靜,只是一時的平靜而已。請你看清楚,這個政權已無恥到不再理會人民的需要,不再與民眾對談,他們只用武力去迫使人民就範,這樣的社會,這樣的香港,會有將來嗎?

這是我的思考,我不斷對自己說的話:「朋友,看電視並不能影響社會,因為看電視只是在接收訊息,我們並沒有把心中求變的訊息,向當權者發放。」

昨晚或許真的太夜了,今天學生們仍在政總,你會選擇到場保護學生?還是繼續留在一個「安全」的地方,去看著他們的不安全?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