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5

【輔仁媒體】Kevin Lee:捍衛粵語,香港人並唔孤單 (1734)

10660765_1543173705895716_200921507_n

推普機剷到屋企門口,七成小學推行普教中,香港政府千方百計貶抑粵語,令部分香港人萌生捍衛自己語言嘅決心。但面對龐大嘅國家機器同功利搵食嘅港人,好容易令人感到灰心。

就如沈旭輝所講,香港面臨嘅一個問題,係國際上嘅日趨孤立。中國不停貶低香港嘅國際地位,689政府又熱衷「内交」,官方有意放棄國際化,下下都向中共獻媚。呢啲嘢我哋似乎控制唔到,唯有靠民間努力,廣交朋友。喺普世價值上,我哋當然要爭取西方文明國家嘅注意。咁文化呢?我第一個諗起嘅,係廣東廣西。

香港同兩廣嘅聯繋已及唔上以前

香港以前係移民社會,充滿住儒家社會式嘅「宗親會」。去舊區行一轉,抬頭就會見到一堆乜乜同鄉會嘅招牌,以兩廣通福建為多。呢啲組織為飄流香港嘅同鄉提供喺香港嘅照應及人際網絡,以及同故土文化嘅紐帶。

隨住香港七十年代以來嘅本土化漸趨深入,同鄉會嘅意義喺新一代逐漸淡薄,香港人嘅族群意識崛起,「籍貫」同變成陌生虛詞,「鄉下」嘅故土情懷亦不復見。香港嘅新一代,逐漸同兩廣呢個文化類近嘅朋友漸行漸遠。佢哋大多數對鄰近地區缺乏了解,往往視對方做非我族類,一頂「強國人」嘅帽子笠晒全部。佢哋唔知道廣西好多人識講粵語(廣東話);唔識分各地嘅粵語口音;亦冇嘗試過去了解大家有咩嘢可以交流合作。我可以話,隨住宗族社會喺香港瓦解,令香港失去好多聯繋。剩番嘅,淪爲建制派蛇齋餅稯動員群眾嘅空殼。

即使係咁,好多人都仍然同我哋同聲同氣。我就我所知,講幾個零散嘅例子畀大家聽。

廣州恆大主場比賽,全場高唱《海闊天空》

香港人見到呢一幕,大概都會感動莫名。廣州人拒絕使用「Guangzhou」,拉起「We Are Canton」嘅橫額,唱來自香港嘅經典歌曲為本土球隊打氣。佢哋選擇喺自己主場大唱粵語歌,代表一種粵語文化嘅認同。對於呢班朋友,香港人似乎關注欠奉。歸根究底,就係七十年代以後香港流行文化極爲強勢,輻射到全世界粵語社群,但只係單向影響,香港人對對方嘅情況興趣缺缺。廣州球會奪冠嘅盛事,香港人唔好話親身適逢其會,連圍内討論都欠奉。

廣西朋友,屋企申請有線電視

早前同兩廣各地嘅朋友交流,赫然發現佢哋竟然有睇有線同NOW。原來香港有做地下轉播,佢哋就喺屋企裝機頂盒收睇。價錢仲貴過香港!廣西朋友呀媽屋企長期開住香港電視台,「我都知無線而家啲劇正垃圾!但有乜計,始終喺講我哋白話嘅台,開住得個聽字都好呀。你哋香港政府又唔發牌比港視,冇好嘢睇!」

兩廣朋友,企喺推普機嘅更前線

早前有廣西有有心人拍咗段短片,講述廣西粵語嘅危機,好多廣西細路因爲洗腦教育抹黑母語做「不文明」,上堂只用普通話,即使父母人堅持講粵語佢哋都唔肯講粵語,只講普通話。影片的確令人揪心,擔心今日廣西,明日香港。係推普嘅大浪潮下,大陸境内最頑強嘅可以話喺粵語。喺廣州好多老師校長,都對普通話教學陽奉陰違,偷偷哋係堂上面轉Channel,用粵語授課。加上強烈嘅本土意識,導致2010年廣州撐粵語行動 。個陣嘅香港人,絕大部分對普教中入侵仲係懵剩剩。我發現兩廣人面對強大文化清洗,佢哋努力撐住嘅同時,對香港有一種深切嘅祈望,令我更感膀頭多幾分沉重。

香港流行文化嘅存亡,關乎成個粵語文化嘅傳續

香港流行文化餘輝,係佢哋保留粵語文化嘅希望。我同部分粵語愛好者唔同,我唔會以存古去做粵語嘅招牌,因爲粵語最犀利嘅,在於其創新嘅生命力,帶動成個流行文化嘅輝煌,以致返轉頭鞏固粵語本身嘅地位。我喺大陸百度貼吧觀察網友討論,見到一個好有趣嘅分享:

10694975_1543173709229049_1206289141_n

你可以見到,以前香港流行文化鼎盛嘅八、九十年代,粵語係反攻深圳呢個北佬移民城市,因爲香港電視劇、流行曲、電影等風行華人圈子,甚至令深圳普通話母語嘅後生一輩轉講粵語。去到千禧年後,香港流行文化持續走下坡,失去文化輻射能力,普通話就挾住國家機器長驅直進。每次講到呢樣嘢,兩廣嘅朋友都甚爲唏噓。

我哋,都需要朋友。今日係台灣,明日可以係兩廣嗎?

本土意識崛起前,受大中華思想荼毒嘅香港人,一直討厭台灣搞獨立,或者因爲欠缺認識而膚淺咁講台灣只係另一個大陸。當香港後生大中華意識破滅之後,先意識到寶島嘅可愛之處。我哋互相打氣,因爲我哋有共同嘅地方,擁抱民主自由等價值,保護自身經濟同文化,抗拒大陸入侵。係政治上聯成一綫,互相扶持鼓勵。

而文化上,我哋依然係孤伶伶一個,忘記咗身邊有其它粵語人同我哋有一樣嘅憤慨。無論香港定兩廣,都討厭北方普通話人入侵時嘅嘴臉。我哋叫佢哋「蝗蟲」,兩廣蔑稱佢哋「撈頭」。就算粵桂港文化有差異,未必可以同屋共處,握個手做老友對抗共同敵人亦不失爲美事?過去,我哋冇企埋一齊,某程度係因爲欠缺交流同了解;今日,係唔係應該做啲嘢,伸出友誼之手,唔好再坐困愁城?

最後,送上一首廣州流行曲,墨爾本的翡翠畀大家。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