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5

葉健民:中央真的有能力收拾殘局嗎? (284)

人大常委會「落閘」大概早已在意料之中,但沒有想過中央可以如此決絕,表明訂下來的篩選機制不單限於2017年,還適用於以後的特首選舉。京官趾高氣揚自吹自擂的嘴臉,港人看在眼內自然難堪,城中名人爭先恐後獻媚爭寵的賣相,更是叫人反胃。但在這中央「一錘定音」、愛國勢力大力唱好的政治秀背後,原有的政治問題是否已經解決,特區管治真的能從此重上正軌嗎?中央盡顯天威全面封殺,確實令泛民進退維艱,但北京是否真的有能力收拾殘局,卻存在極大問號。

嚴重低估泛民反撲能力

中央以寸步不讓的粗暴手法去壓倒泛民的策略,建基於一個政治計算。箇中關鍵,是她深信大部分務實的香港人都不想亂,也不敢亂。北京估計公眾對人大的決定不一定會心悅誠服,但還是會接受現實,最終要不就願意「袋住先」,其餘的也可能會心灰意冷,從此對普選不再抱有幻想。但兩者殊途同歸,客觀效果同樣會減低群眾對民主運動的支持和投入,一樣能產生削弱反對力量的效果。中央也預期,短期內激烈的抗爭行動必然出現,「佔中」也一定會發生,但她確信當這些激情表現影響到市民日常生活的時候,公眾很快便會對此感到厭惡和擔憂,輿論也極可能會轉過來批評這些抗爭行為,令泛民再度失分。所以,這些短暫的「噪音」和混亂,不單無關痛癢,也是正中下懷。

中央這些良好願望,卻嚴重低估了泛民的反撲能力。抗爭行為可以維持多久,公眾秩序是否可以很快恢復,沒有人能說得準。但關鍵的戰場卻並非只在街道,更嚴峻的衝突極可能會出現在議會之中。可以預期,更頻繁的拉布場面必然會出現。激進派自當會帶頭「起義」,而溫和的民主派也大有可能由以前袖手旁觀消極參與的態度,變得積極投入互相補位。任何稍有爭議的法案和政府的撥款要求,勢必難逃一劫,而建制派要保駕護航也就要付出更大代價。北京也許認為泛民這樣做,只會自掘墳墓,因為正如前述,她深信保守的港人不大喜歡「搞事分子」,所以假如泛民真的要全面拖垮政府,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中,必然要為此付出代價。但即使假設這個分析能成立,問題是由現在到下一次的選舉,尚有兩年多時間,這段期間政府又如何運作呢?這種持續的「拉布」策略,不單會令政府舉步維艱,同時也可能引起難以預期的漣漪效應,令政治經濟秩序全面陷入困局。例如,無止境的拉布,勢必令官員政策創議的意欲進一步減低。對他們來說,既然想把事情做好、完善政策的努力極有可能會徒勞無功,那不如少做少錯因循了事,以暫避風頭。就算政府打算開倉派米去拉攏民心,在這種緊張的議會狀態下,撥款申請可以輕易獲得通過嗎?換言之,受波及的絕不會只是個別惹火項目如新界東北、三堆一爐等議題,而是整個公共行政體系。泛民確實沒有能力令政府就範,但要令行政機關大大增加施政成本,為建制派添煩添亂,卻絕對有心有力,也絕不會手軟。

愛國力量不甚長進

中央當然不會沒有考慮過特區的管治問題,但她由始至終的盤算,大概就是以「新加坡化」去處理香港的情况:只容許有限民主和自由,但以政府效率和經濟增長來換取市民支持,以經濟發展掛帥,壓制政治改革。但新加坡的政治方程式,建基於於4個先決條件:(一)危機意識足以令國家團結;(二)魅力領袖當權——李光耀的國父形象令人難以對其個人品格和政策提出質疑;(三)薄弱的自由傳統,令「選舉」結果早在政府操控之中,和(四)政府和執政黨有吸納人才的能力,足以建立一支高效廉潔的管治團隊。問題是這些條件,絕大部分不存在於特區。香港從來沒有強人政治傳統,眼前也不存在生死存亡危機,足以令大家放下分歧,但自由傳統則是港人引以為傲的文化傳承,而公民社會也日見茁壯。中央唯一可以控制的,就是如何發展一支自己可以信任的執政團隊。但客觀現實是,自1980年代以來,愛國力量在中央無限量財力支持,以及特區政府全力配合刻意栽培的情况下,仍是不甚長進,始終在選戰上處於泛民下風。站在前台的所謂愛國力量,不是「騎呢」怪相見笑港人,就是予人斤両不足濫竽充數的感覺。問題在於愛國陣營內的向上流動,主要取決於政治忠誠而非民眾支持,也因此難以培養出能有掌握民情動員群眾能力的政治人才。即使嘗試扶植富二代半途出家出任公職,但這班習慣政治殘廢餐的闊少,當個社團總理、剪剪綵大致還可以,但因從沒有競選歷練,完全與群眾沒有共同語言,自然也無法理解民主政治的基本要求。也是因為愛國力量的發展緩慢,令中央對普選以一拖再拖的態度來處理問題。原先2007年說好選舉辦法可作修改,但後來人大卻演繹為只是可以考慮而非一定要改變;2017年原是終極目標,現在又變成了起點。這些拖延,目的就是要為愛國力量爭取時間去發展,但十年又十年,這些建制派總是令中央失望,無法擔當重任,始終沒有爭取到社會主流信任。今日之後,政治對抗將更慘烈,中央真的可以在五年、十年內,培養出能取信於港人的愛國力量嗎?事實上,假如中央已大局在握,統戰策略真的完全收效,林新強應該還是絲毫無損,繼續當他的會長,「反佔中」運動也應該不會出現那麼多「派錢」穿崩的可笑場面,在大小愛字頭社團擔大旗的,也不應是那些在港人眼中恍似來自火星各式各樣奇形怪狀的人物。

很多市民也許真的會對永無休止的政治爭拗感到煩厭,也不一定會如泛民所言因人大議決而積極投身社運。但這並不表示泛民一定會流失大量支持,因為公眾即使不願付出代價去參與佔中走上街頭,但他們手上的選票,永遠是向當權者說一句「我就是不服」的最佳武器。完美的候選人大部分情况下都不會出現,我們的選擇多數是權衡兩害取其輕的考慮。就是說,即使大家對泛民有這樣那樣的不滿,但與愛國力量相比,泛民在價值原則和行事作風上,仍是較為可信,更貼近港情的。對中央而言,最弔詭的地方是,當她以為以強硬手法便足以壓倒泛民時,她身邊的政治投機分子自然會緊貼路線,甚至層層加碼以壯聲威。但就是這種政治運動式的動員,令這班人的言行取態愈趨張狂,也與港人愈走愈遠。更甚的是,很多北京刻意培育的隱形左派,也因中央令下而要露出底牌,白白摧毁多年經營的中立形象,也損害了愛國力量的根基。

人大議決也許維護了中央權威,但卻沒有解決特區的政治矛盾,反而把政局進一步推向死胡同。未來的日子中,中央自然會加強統戰,並會以各種各樣的威逼利誘軟硬兼施手段去打擊泛民。但這種進一步「新加坡化」的工程會否在短期內有突破性發展、建制力量是否可以在可見的將來的選戰中壓倒泛民嗎?我十分懷疑。這個政治殘局,複雜程度遠超於中央的主觀期望。

新力量網絡網址﹕

http://www.facebook.com/synergynet.hk

作者是新力量網絡研究總監、香港城市大學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自1980年代以來,愛國力量在中央無限量財力支持,以及特區政府全力配合刻意栽培的情况下,仍是不甚長進"

所以要大量輸入內地的順民, 並促使本地香港人移民往他方, 以便盡早在立法會選舉中取得三分之二的議席, 然後推行假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