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3

【獨立媒體】安東尼:中大這一課,給社工系的同工同學! (1423)

走進中文大學,第一眼看見了被蒙上黑布的民主女神像,感覺就像民主被權力所壓制阻止一樣,人民無法表達自己的感受。在今天的社會,其實我們是不用去到中大,也能感受到政府的腐敗,施政傾斜向利益階層;不用到中大,我們也能感受到香港社會的淪落,市民生活的困迫,街上的長者,他們退休後不能在這個社會有任何保障。但我們還是要到中大,還是要走出我們既有的生活模式,既有的規律,為這個社會,走上社會上的百萬大道,喊出我們求變的口號!與身旁一眾的社工同學,雖然已是在社會工作,但他們心中的一團火,他們願意犧牲上課的時間,感受到無比的激勵。

社會運動跟社工的關係,其實非常密切,因為社工不只是帶活動,不只是做小組,也更是只做個案管理。社工,是社會工作者,他們是在社會工作,是為社會工作,也是去改變這個社會。社會工作從來也是面向社會,從來也是使社會進步求變的,只是近十幾年的福利改革,改變了社會工作者的工作模式,也使社會工作者與社會,與身邊的服務群眾,愈來愈有距離。這樣的福利改革,使社會工作者愈來愈依賴政府的資源,社工就如工人一樣,做政府想做的事,就如一個任由上面差遣的維穩工人,不再為社會中的弱勢社群抗爭,而他們所行的社會工作,也不再有改變社會意義,反倒是在依附政府等權貴。

自由,平等,民主,這是社工的核心價值,這是一個需要堅持的信念,因為有了信念,社會工作才有意義,因為信念,社工才被稱為社工。但在反思社會工作近年的情況,有一些事例值得我們思考,社工是否與社會上的弱勢同在,在全民退休保障的事上,在爭取碼頭工人的權益事上,社會工作者好像不在爭取的群組之中,社會工作者的專業在那裡,他們的回應又是否「專業」?是專業逃避,還是專業不理呢!?

曾經上過趙維新教授的一課,批判社會工作這個專業,其實註冊並不代表社會工作者是專業的,註冊只代表不客許普通人自稱社工,註冊只表示持牌者曾學習社會工作的手法及技巧,這些措施只是為了保障服務使用者的利益,使服務使用者能分辨社工及在出現問題時,能獲得仲裁。然而,註冊並不代表每個社工也能活出社會工作的信念及價值,因為只有行動,才能證明社工與社會同在,才能證明社工是一個怎樣的團體,是維穩?還是在為社會的人權打拼?

社工的學習,並不只是學習工作技巧,也不只是在理論的方面進行理解,更多的是去進行實踐,更需要的是在社會中參與。否則,社工只會是思想的巨人,行動的侏儒,並不能使社會有任何改變,反可能被社會的不公義所同化。

今天能夠與一眾社工同學同在中文大學百萬大道之上,縱然參與的時間不多,但我感覺到社會工作未來仍有希望,我看見大家也願意付出,去爭取建立一個完善的民主制度,社工的未來就是需要這樣的行動!在這個時候,最需要同行者並肩作戰,為對的事,無畏無懼大踏步。為了社會,為了社會上所有人的將來,社工需要行動,需要向前,祝願明天不只看見社工學生,還能夠有更多的社工,參與社會上的運動,改變我們的將來!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