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9

【評台】盧子健:香港將進入無法管治的狀態 (586)

上月底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為香港政改「落閘」,學聯和學民思潮分別發動大專生和中學生罷課,「佔中」運動發起人宣布一定會「佔中」。特區政府吹風表示10月初立法會復會後會宣布進行政改第二階段諮詢,但泛民已聲言會杯葛這次諮詢。泛民和學界組織與建制陣營已成劍拔弩張之勢,社會衝突一觸即發。

政府 政改 官

在政改陷入僵局前,特區政府施政已經舉步維艱。任何政府的政策或者計劃,在社區、在區議會、在立法會、在傳統媒體、在新媒體、在法庭都會遭遇反對和重重狙擊。由於政改爭拗而引致泛民和公民社會與建制陣營的嚴重對立,將使本來已經夠壞的局面變得更壞。香港進入無法管治狀態的可能極大。

先看看泛民。建制陣營經常幻想泛民陣營二分為溫和派和激進派,其實很多所謂溫和泛民大多是投身民主運動二三十年的老將。他們過去與港英政府、中共政府、特區政府談判過多次,作過妥協、作過讓步,但至今在香港實現真正民主仍然遙遙無期。除了強烈的挫折感和無奈之外,他們很多都有豁出去、為民主作人生最後一戰的衝動。他們既沒有很多時間再等,亦或多或少受到年輕一代的熱情所感召。他們選擇抗爭,是寧願做悲劇英雄,也不想蹉跎歲月。

 泛民議會開戰 勢消耗官員精力

有些人以為用民意可以脅迫部分泛民最後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這是一廂情願。2005年討論2007及2008政改時,政府方案也有大多數市民支持,結果泛民仍然選擇否決方案。今天泛民支持者比9年前更激進,也許確實有少數泛民支持者選擇「袋住先」,但他們不會是激情的少數。反而反對中央「落閘」、反對「袋住先」的人會是泛民支持者中激情的多數。沒有一個泛民政客會愚蠢到與激情的多數為敵。

如無意外,泛民會與政府在議會內全面開戰。拉布在下一個會期的早期就會出現,政府不會有半點兒的喘息空間。所有需要立法會支持的政策和計劃,會被拖延、拖延、再拖延。政府官員的大量精力和時間會消耗在議會鬥爭之中。

再看看年輕一代。學聯和學民思潮的激進表現絕非偶然。近年多次民意調查顯示﹕梁振英在年輕人當中的支持度最低,社民連和人民力量在年輕人當中得到的支持是最多。年輕人對中央政府的不滿,較年長人士更強烈,他們的本土意識亦較強。學界組織的「激進」是相對於較年長人士而言,我相信它們是反映了年輕一代的政治覺醒和政治取態。

不少親政權媒體常常嘲笑泛民政團被學界組織牽着鼻子走,其實這沒有什麼稀奇,青年學生運動往往是社會運動的先鋒。今年是五四運動95周年。當年的五四運動催生了新文化運動甚至中國共產黨的誕生。

已故中共主席毛澤東說過﹕青年人朝氣蓬勃,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確實如此。青年學生沒有包袱,無私無畏。青年學生運動的理想主義和激情,初時多數都不為社會主流所認同,但他們的感染力很多時與日俱增。近年學民思潮的街頭籌款成績經常都在泛民政團之上,是一個值得留意的社會現象。今次學生罷課得到多少支持,亦是非常值得留意。

 青年學生帶動社運之勢已成

青年學生帶動社會運動之勢已成。他們在議會外的抗爭與泛民政團在議會內的抗爭正好互相支援。議會內的抗爭會令政府施政癱瘓,而議會外的抗爭的後果更難預料,出現社會動亂的風險正在增加。

政府更須要知道的是﹕反對政府的不單是泛民政團和青年學生運動。民意調查顯示﹕本屆政府的支持度長期徘徊在淨負數區,而反對政府的市民多數是高學歷和專業人士。這些人未必完全同意泛民政團和青年學生運動的行為,但當它們與政府抗爭時,這些人亦不會站到政府一邊。

不久前,大批律師上街抗議中央政府發表的對港政策白皮書,不信任律師會會長的動議「意外」地在特別會員大會得到大比數支持通過;而最近「佔中」運動公布大批專業人士組成支援團隊。種種迹象顯示,特區政府甚至中央政府失去香港精英階層的支持。特區政府的支持者主要是學歷低、收入低和年紀大人士,至於商界的支持完全是利益考慮。為政府提供政治支持更可變成商界向政府討價還價、索取回報的依據。政府的社會支持基礎跌到歷史性的低位。

 泛民政團拒絕合作和妥協、理想主義的青年學生運動興起、精英階層離心離德,幾個重大社會政治現象加在一起,香港難免進入無法管治的狀態。政治烏雲滿佈,我們只能期望最差的情况不至出現!

盧子健

公共事務顧問

原文載於明報筆陣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