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4

【輔仁媒體】香港大學學生會:香港大學學生會罷課宣言:行義遵道 匡救香港 (3163)

香港大學 罷課

8月31日,170名人大常委「充分考慮了香港社會的有關意見和建議」後,全票通過對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不作修改,而2017年行政長官提名委員會之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則按照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釐定。候選人數目限為兩至三名,均須獲過半數提委支持。北京掌聲雷動一時,香港市民義憤填膺。人大連落三閘,戳破港人三十多年來「又傾又砌」,以期「民主回歸、爭取雙普選」的夢幻泡影。京官侈言「中央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提名委員會是塊美玉,越看越可愛」等謬論,更是挑戰港人良知和道德底線。

去年底政改諮詢啟動,政府當時聲言「不設既定立場」,大專學界繼而舉辦公投,逾一萬五千名同學支持公民提名,及提名委員會由一人一票而票值均等的選舉產生。同學們亦制訂學界方案,於各區擺放街站,以闡釋信念和堅持。事隔半年,國務院卻於六月初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企圖二次制憲,結果激起港人反撲。逾七十萬市民參與民間公投、支持公民提名,要求立法會否決不符合國際標準的選舉方案。七一遊行中,五十一萬市民披風冒雨走上街頭,要求落實包含公民提名的真普選,無懼中共恫嚇,捍衛港人自主。連月來,政改諮詢漸漸褪去「有商有量」糖衣,暴露「我是你非」的本相。

港人爭取民主卅年,港大學生一直參與其中。1984年,學生會致函總理趙紫陽支持民主回歸,指出將來港府最高行政首長應由普選產生,獲趙氏答以「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基本法》草擬期間,港大同學亦擔任諮詢委員會學生代表。三十載彈指飛逝,當年學長如今已年過不惑,香港民主卻仍在十字路口徘徊,前途未卜。

七月二留守遮打道行動中,我們目睹同窗為我城未來甘願犯險,強權卻絲毫不為所動,甚至變本加厲打壓民主。當不義成為事實,反抗就是義務。我們將以罷課承接七二留守遮打道行動,掀開一連串不合作運動的帷幕。北京一錘定音,港府俯首領旨,蔑視港人聲音,企圖獨斷香港前程。有鑑及此,我們本赤子之心,以罷課行動引領大眾正視社會議題,只為堅持推動我城民主進程:

一・公民提名 寸步不讓

提委會按照選委會維持1200人,四大界別比例不變,無疑是舊酒新瓶,侮辱港人智慧。港人期盼的普選當包括平等之提名權、選舉權及被選舉權,絕非「讓一部分人先民主起來」、任由權貴把持香港前程。若然未來提名委員會構成一如既往,行政長官候選人經權貴篩選,再由一人一票「選出」,根本無助解決管治危機。公民提名確保平等選舉權及被選舉權,直接反映公民意志,消除政治特權階級,是達至真普選的出路。

二・促請立法會否決不符國際標準的普選方案

六二二民間公投中,近七十萬人要求立法會否決不符國際標準的普選方案。可是,無論是人大決定之草案文本,抑或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就草案的書面說明,均企圖淡化同樣重要的被選舉權和平等的提名權,隻字不提2017年後特首選舉方式可再修改。所謂「袋住先」,實質是「袋一世」!方案一旦獲得通過成普選定案,將適用於2017年以後的行政長官及立法會選舉,不義政制豈非千秋萬世,無了期延續?

三・2016年起立法會全面直選

立法會本是代議士濟弱扶傾,彰顯公義之地。無奈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制度,令建制陣營把持議會,屢次為政權保駕護航,形成少數推翻多數的畸態,近年更多次否決捍衛新聞自由等為保護香港核心價值的議案。同時,部分已在港式微的界別如漁農界等仍於議會佔有為數不少的議席,足見功能界別劃分頗為過時。政制改革不僅限於行政長官選舉方法,立法會產生方法亦深深影響我城命運。港人爭取落實雙普選逾卅年,功能組別必須廢除,全面直選刻不容緩。

我等學子本抱着簡單的願景,冀望在安定生活中求知修業;我們享受在舍堂競技體育、談文論藝,期盼透過上莊等途徑服務同學、一展抱負。然而,我城赤霧氳氤風雨飄搖,黑白是非真偽顛倒,一直恪信的價值觀日益動搖。港大校訓既為眀徳格物,時值香港命運轉捩點,我們豈能自樂於校園一隅,袖手旁觀?當公義慘被踐踏、自由痛遭剝削,我們決心以罷課明志。

普選細則現已被人大篤定,我等冀以罷課凝聚學生力量、喚醒社會各界奮起反抗。我們呼籲全港大專院校學生走上街頭,反抗腐敗政權,並懇請各院校教授、講師予以學生實際支持,例如不因罷課處分學生、參與公民講課、義務為學生補習,甚至投入罷教聲援。同時,我們亦籲請市民大眾出席集會聲援、店鋪掛起標語支持及以各種可行方式響應,並準備抗爭。罷課是我們對政權的最後警告,若當權者仍然一意孤行,下一步就是接踵而來的抗命行動。身負時代使命,我們別無他選,亦無法退讓。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