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7

【獨立媒體】KENTONESE:Hong Kong wasn’t built in a day. (4036)

隔岸觀火的感覺,不好受。

身在柏林,所以只可以在電腦前看著現場直播,心裡一直都很焦急。包圍、拘捕、清場、胡椒噴霧、警棍、防暴隊、水砲車……每一個keyword出來的時候,心裡就揪了一下,主觀意識不斷跟自己說,別再去猜想可能會出現的流血場面,但是腦海總不自覺想起公民廣場的畫面。

一直在想,為什麼香港會陷入這個局面?想到了許多許多不同的原因,最終也指向「民心向背」這最根本的事情。說穿了,香港人只是希望政府是由一個值得信賴的人去領導。

港英時代,港人無法選擇港督,雖然不是每位由英國來的港督都是民心所歸,也有出現過動亂,但近代的港督都是能好好地manage市民的期望,也逐步逐步把香港建設成一個有法治、廉潔、遍地機會的地方。那時候,貧富懸殊不這麼明顯,在街邊賣報紙的可以養妻活兒,在茶餐廳賣奶茶的可以安居樂業。每個人都相信,只要夠拼搏、肯動腦筋,出人頭地並不是夢。

我想起一句諺語:Rome wasn't built in a day.

香港或許沒有羅馬般偉大,但這彈丸之地也是由好幾代人努力不懈地經營起來的,獅子山下也不是從一開始就代表著香港精神的。一切一切,都不是必然,大家都是打從心底去珍惜、愛護這片土地,這般精神。因為大家都相信,今天的不景氣不如意,總會因為自強不息而有所改變。這是一種帶建設性的堅持。

可是這諺語還有下一句的。
Rome wasn't built in a day, but it burned in one.

97後,一如以前,香港也遇到了不少難關。金融風暴、沙士、H5N1、金融海嘯,每一個重創也推不倒這個城市。但是民怨卻一點一點的侵蝕這片土地,怨氣把每個人都推到瘋狂的邊緣。17年間,這幾個特首不得民心,因為他們拆掉了讓香港人流動於不同階層之間的階梯。而且他們都給人一種感覺,既然市民奈何不了特首,特首只須向權貴負責好了。

情況一發不可收拾。法治被拋諸腦後,廉潔淪為清算工具,貧者越貧,富者越富,而且越發為富不仁。香港人依然夠拼搏、肯動腦筋,但都只是沒有靈魂的自然反應而已。因為香港人都灰心了,都不再相信自己可以爬得上前往夢想的階梯。

香港人一直堅持的價值,都毀於一旦。

不過,事情仍然未算絕望的,至少今晚的公民廣場不是。

從熒幕看見學生再一次帶領市民,鼓勵市民,去把民心所向的訴求清清楚楚講出來,希望的火光慢慢燃點起早已燃燒殆盡的靈魂,照亮藏在心裡的期盼。看著學生手牽著手,以身軀去推動一連串的變革,以汗水反映權貴的腐朽,我深信那種帶建設性的堅持,將重新植根在每個港人的心裡。

We can't re-build Hong Kong in a day. 日出了,報販依舊在疊報紙,茶餐廳的廚房也依舊在準備上百萬人的早餐,一切看上去好像跟昨天一樣。

But we can do it one day. 縱使渺小,我們確確切切地向前行了一步。這步伐會隨著被喚醒的人越來越多,而變得越來越快。就算梁振英依舊躲在屋裡怕得發抖,就算賣掉了靈魂的人再怎麼去阻攔,民心向背的洪流已經無法扳回。

多謝各位勇敢的學生,你們令我對香港再感到希望,也令我慚愧、令我自省。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