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2

【獨立媒體】香港專上學生聯會:致香港人:不付代價,奢談未來? (4746)

文:學聯秘書長周永康

我們都曾以為可以置身時代洪流外,但往往危機襲來,港人才驚覺太遲太後悔。我們都曾經有種幻想,以為每年炎夏七一流一個下午的汗,在選舉表個態,便可逼使政府讓步,逼迫社會變革。但2014年8月31日當晚,天下陣雨,港人終於在陰晴不定的日子驚覺:不付代價,休談曙光。政權撕破面具,張牙無爪提醒港人他 面前政權的本質,就是專政,她就是會逼迫李旺陽被自殺、要高智晟被失聲的政權,就是那個擲下管治白皮書,揚言對港擁有全面管治權的失控政權。

對鏡自照 別太囂張

當建制派人人為人大護航,御責香港民主派時,為什麼沒人質問:人大何人?既然人大如斯位高權重,作為公權力者,則為公僕,不是應該自我約束斂權,尊重人民!但現在建制派甚至港區人大竟可本末倒置,以人大如天朝帝族,這是何其反智、何等自我矮化去侮辱同城公民。但香港就是一個當權者歪理充斥,卻毫不面紅耳 赤的社會。

聚焦人大 忽略財閥 學生反抗 拒成幫凶

三十年前,中英前途之際港人呼喚「民主回歸」,是要求反資反殖,壓抑官商壟斷,因似脫殖可期,中方可救。但時至今日,當權者卻仍與財閥卻壟斷政經命脈,小商鋪被逼至懸樑自盡。提委會1200個成員按四大界別劃分,盡是本地土豪,繼續80年代以官商勾結維護特權的策略。全民退休保障、標準工時等牽涉本港過百 萬人的政策改變自然是遙遙無期。長遠而言,今天不滿意港人訴求,一腳踢走;明天換走本地財閥,紅色資本全面進駐香港也是早晚之事。當大學生皆算是制度內的勝利者,青年學生仍執意要反抗,就是因為我們已不能再坐紂為虐,眼看香港一代又一代人被百毒叢生的制度踢下去,踩在谷度,盡情侮辱,掃蕩一邊,而資源最終盡在濫用公權力的當權者與大財閥手中,香港倒頭來仍是當權者與財閥的酒池肉林。

前瞻佔中 後仰十年

罷課及佔中如戰在弦,惟同時質疑反抗的聲音亦此起彼落。我們必須要認清事實,假若人決下決議後佔中無效,人大決議前亦不會有效,因為佔中根本累積不到足夠的力量壓倒當權者。假如佔中有效,其政治能量在八月在九月皆會見其成效。今天公民抗命有多少成效,這就是以往十年港人在公民社會深耕多少的成績表。運動期間,當然會以直接行動的感染力捲進更多港人,但若然未夠能量升級至罷工、罷市,只證港人就是深耕未足,問題錯置,往後必須糾正自1988年直選起忽略社區營造、只重議會抗爭的方向。

我們不是投機份子 我們是命運守護者

「不是因為見到希望才堅持下去,而是因為堅持下去才見到希望!」是近期回應犬儒心態最有力的回應。學生罷課,所付的代價其實不多,但這是青年明志的行動,亦是對社會的道德呼喚。但在一個需要付出更多代價,需要更多人自我犧牲才能喚醒港人的社會,明天發生公民抗命及三罷,我們又是否願意付出代價?

公民社會的建立,當然不在朝夕;但嘗試逼出十年的成果,並以行動逼使更多人提煉勇氣,走上街頭,對抗強權,仍是我們不可不為的事。我們不是投機份子,我們是命運守護者,因此我們才需要在危急關頭咬緊牙關繼續走下去。近看韓國台灣,那一個地方不是經歷大逮捕、檢控、審判、文字獄、死型、白色恐怖,付出無數代價,方爭到 民主政制?當香港再次被逼到時代的十字路口,請回答時代的問題:我們這一代還願不願意付出代價,還是只會繼續作幫凶,冷眼下一代付出更沉重的代價?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