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6

【獨立媒體】朱鳳翎:香港人,我們剩下的只有尊嚴 (1667)

這是預期中的結果,我們以「雞蛋撞石頭」比喻香港民主力量對中國共產黨,證明我們還是很理性的,第九千九百九十九隻雞蛋都碎了,就讓我們舉起第一萬隻雞蛋吧,因為最後,這只是關乎尊嚴而已。

當我們沒有軍隊,對方從人口政策到土地規劃一步步刺入我們的心臟,如果我們的城市靈魂曾經叫做文明、理性與道德。那麼我們已經病得很重很重了,所以未雪在車輪下死了,所以有些人說愛國愛港等如愛共產黨,又有更多人拍和,這些外傷內患已經很重很重,我們這個城市,快要死了。

香港歷史的轉捩點已經到了,從前有一班「民主回歸派」在中國與香港之間粉飾太平,向香港人推銷和理非非便相安無事的童話,香港人做慣溫水的蛙將民主假手於人。昨天,民主回歸派的中堅蔡子強先生終於宣佈了現實,以《路走到這裏分手:民主回歸派的落幕》講出三十年來的心機白費,也多謝他們的遲來的坦白,與共產黨對話之路今次是真的已盡,香港人是時候正式醒了,路只有兩條,抗爭還是認命,再沒有假討論的空間,認命就是接受深港同城化,跟我們曾經自豪的香港身份永別。

我們可以做的,只有大聲告訴他們,我們拒絕,拒絕被消滅。普選代表的,只是任何一個民族最卑微的要求,給一個守護香港的人管治香港。我們不要下一個割地賣港的梁振英二世,中央選出的「候選人」,一定,是一定會把香港最後的獨特性消滅,到時我們的孩子講普通話,學習共產黨的偉大,相信沒有東江水香港人早就死光了,他們將不懂再為香港身份自豪,這份自豪,就是香港人的尊嚴。

罷課有什麼用?佔領中環有什麼用?現在已經不是計算付出與收成的時候,看一班大學者社會精英計算了足足三十年都失敗了,我們只是凡人,便做最簡單直接的反應,別人侵犯我們,我們便高喊拒絕,沈默是只會是認許的恥辱。今天不抗命,相信一輩子都沒有面目告訴我的兒女,為什麼我沒有守護我們的曾經美好的香港。即使雞蛋碎滿一地,我所擁有的一切都被毀滅,你,永遠拿不走我的尊嚴。

歷史會記得我們,我們香港人的尊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