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5

【輔仁媒體】Shadow:轉學生相之後——不能止步於感召 (2373)

(編按:用第二個人張學生相就一定得罪人,咁我唯有擺自己上檯)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萬事起頭難的道理,同樣適用在學運抗爭,操之過急或會弄巧反拙,但問題在於大多數人不能永遠停留於感召階段,一旦固步自封,不願走多步,吃虧的便是我們,正如今早發生罷課後第一宗傷人事件。

由學生領導的罷課抗爭運動,戰線不只在添馬公園集會,更在網上掀起「轉學生相表示支持罷課」的活動,城中名人或身邊朋友相繼換頭像以示支持,一幀幀或黑白、或發黃、或朦朧、或青澀的學生年代照片,既是表態支持,又滿足了懷舊情緒。朋友問「你支唔支持學生罷課?」大可以理直氣壯回答:「支持!我轉咗頭像喇!你無咩?」加一句反問,人無我有,盡攬光環,但他之後還會做甚麼來支持?似乎沒有,到此為止。確實,在政府漠視民意的困局下,學生、市民的聲音是無力的,但亦不得不發聲抗爭。

當然,一竹篙打一船人是不對的(至少對於有份轉頭像的人來說必定是不公平),又所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對於部分一向不問世事、與世無爭、政治冷感的人來說,肯鼓起勇氣踏出這重要一步,肯拋頭露面公開自己學生時代的幼稚園蛋相、小學雞、中學雞相,已經值得稱讚,應記一功吧。

但這正正是最令人心寒的心態──「我轉咗頭像,我要做嘅嘢已經做咗,其他事唔好搵我。」響應道德感召之後,就認為自己經已盡力為港爭取真普選,理所當然地停止思考,不再想想自己到底可以再做些甚麼事情;更甚者,根本只是貪玩人轉我轉,不問究竟,卻又盡攬道德光環,奈得何麼?

話雖如此,一如我最常說的一句話:一個人心裡到底是怎樣想,其他人無從得知,只能姑且相信他是暸解事態進展,才會作出這個選擇。所以,我不會說「轉頭像」、「網上聯署」這類行為是徒勞無功,相反這些行為或多或少代表著一幫人的訴求與決心,往這把熊熊燃燒中的大火潑冷水是會很令人氣餒的。

而更重要的是,希望轉換了學生相做頭像的大家,除了在網上換頭像、簽署表態之外,多想想自己到底可以再做甚麼事情。一旦撇開轉頭像的宣傳效果,其實它是沒能起直接作用。正如facebook有圖文諷刺網民以為自己在家中按一個讚或分享,然後非洲的貧民就會得到寶貴的水源,當然是不可能吧。

我們可以依靠網絡力量做號召,做宣傳,甚至根本應該以網絡平台為我們做號召的終極武器,畢竟網民眾多,資訊流通夠快,號召力無庸置疑。但我們不能停滯不前,須知道敵人不斷步近滲入我城時,我們單靠以虛擬世界為主場的網絡力量是無法與之抗衡,甚至在現實社會中真正使用武力的反對團體時根本是不堪一擊,再者連執法部門如警方亦多番包庇使用暴力的反對聲音時,我們繼續固步自封便是將自己逼進死胡同。

今早沙田崇真中學中六學生周同學在大圍站擺街站宣傳學生罷課理念,忽然遭一名男子迎面擊傷,門牙慘被打斷,該男子逃之夭夭。事後周同學表示不會因暴力而卻步,確實值得欣賞。但在彷如文革批鬥的現實情況下,諸如「轉頭像」這類無力的活動能夠保障示威者或反對政府團體的人身安全嗎?能夠直接有效地使政府打開門對話嗎?可惜答案都是否定的,我們最終只能在網絡審判那名肇事男子,除此之外彷彿已經無能為力。單靠網絡上的集體行為便以為能夠改變社會、使政府聆聽市民訴求是很一廂情願的想法,今晨事件亦啟示我們是時候該走多步,不能止於感召階段,更不能再將這類集體感召行為當成貪得意玩玩下。

響應道德感召是很便宜,也是很容易辦、人人都懂得做的事情,但感召之後要怎樣踏出多一步則是比登天更難。日前學聯代表趁梁振英接收請願信時衝破保安防線力圖向其遞交請願信,他們敢踏出的這幾步便是感召之後的重要步伐,至少他們敢衝;好些大專生、教師聚集百萬大道、添馬公園,亦是難得的步伐;中學生明日加入罷課陣線,為數也許不多,但亦不能忽視。如果每個人不但能夠出力宣揚抗爭理念,更能夠走出家門去參與罷課、參與「可能將至」的佔中、參與其他抗爭活動,那尚有爭取到真普選的希望,否則只靠一小撮人是難成事的。

轉學生相絕不是問題,但切記不能止步於感召,到需要我們走出來抗爭的時候,請你也站出來,否則可能再沒有機會走出來。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知易行難, 行動派永遠是少數, 但改變從來就是靠這些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