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4

【獨立媒體】獨媒轉載:民主不是賜予 無用就是大用 「支持大專學生罷課和爭 取 民主」聲明 (1443)

自從2014年8月尾,人大為政改「落閘」,不少官員、議員和公眾人士紛紛表態支持,不斷強調一切已成定局,因此一切抗議都是無用的,而抗爭(如大學生罷課和佔領中環)更被描述為不理性的行動。一些名人不單不鼓勵學生,甚至挑戰他們退學。我們一群研究哲學、倫理和宗教的學者因著切身的經驗,對這些實用至上的論調感到耳熟能詳,但實在不敢苟同。

首先,行事的標準不應單單看「有沒有用」,而是「有沒有價值?該不該作?」難道同學們就不知道他們的行動難以改變人大的決定嗎?但他們仍然堅持信念,坐言起行,我們欣賞他們「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浩然之氣,和「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

我們深信無用之用本身就是大用。我們不單爭取真普選,也要爭取真民主,但真民主從來不是賜予的,而是要從文化和靈魂的深處發芽生長出來的,這始於意識的覺醒。無論是因為我們相信人有上主/上蒼/上天賦予的內在尊嚴,還是因為我們相信人類的理性和良知有內在的光輝,我們都肯定:我們是有尊嚴的主體,並不隸屬甚麼主子,我們有管治自己的民主權利。無論現實的限制有多大,都不能取消這種天賦的權利。

自從人大的決定公佈以來,面對政府鋪天蓋地的宣傳,不少渴望民主權利的市民陷入絕望、黑暗和無奈之中。然而同學們能頂著這種壓力,明明知道不能馬上改變現實,卻仍然願意付出代價,這正反映民主意識的覺醒,宣告我們不會因著現實就逆來順受。這有如在黑暗中高舉火把,在絕望中帶出希望,把無奈化成行動。這為很多市民帶來鼓舞,重新點燃大家爭取民主的鬥志,這就是無用之用,化為大用。大專同學們,我們為你們感到驕傲!

說到底,抗爭真的沒用嗎?很多人的考慮是短視的。耶穌的傳道以被釘十字架告終,孔子周遊列國,但他的救世良方卻沒有誰接受,不也是無用嗎?然而,這兩位偉人對中西文明的巨大影響是不可置疑的。當曼德拉或哈維爾長期身陷牢獄,他們的一切努力不也顯得徒勞嗎?當天有誰料到他們會成為南非和捷克的總統,為歷史打開新一頁呢?當歷史還未落幕,誰也沒有資格確切說今天學生和市民抗爭的努力是無用的。

至於不理性的指控,從哲學角度看是相當膚淺的,因為理性選擇不單要看成功的機會,也要看事物的價值有多大。當孩子遇到危難,縱使救回孩子的機會很少,父母也會不惜一切去嘗試,這樣做毫無疑問是非常合理的,因為孩子的價值是無限大的。假若我們明白民主權利的巨大價值,卻不願意付出代價去爭取,反而是自相矛盾、不理性的。又假若不考慮清楚「袋甚麼」就「袋住先」,或還不明白要了票的後果就急忙要票,也是不理性的。從我們在大學任教的「批判思考101」等課的角度看,現在當局鋪天蓋地的宣傳訴諸感性,而不是鼓勵公共審議,似乎有點反智。

民主路是漫長的,如劉曉波所言:「立志於成為一個人的國人,必須有付出巨大代價的心理準備,別指望在自己短短的一生能過上人的生活。」我們欣喜見到今天有一群大專學生願意接民主運動的棒,薪火相傳。

讓我們一同不懈地奮鬥,凡事相信,凡事盼望,我們仍然深信香港民主的未來是美好的。

一群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的老師
關啟文
羅秉祥
費樂仁
陳慎慶
陳強立
陳士齊
張穎
吳有能
李仲驥
李少芬
郭偉聯
譚翼輝
璩理
陳家富

2014年9月22日

註:本聲明不代表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的立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