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5

【蘋果日報】曾志豪:罷課的一天 (737)

你聽見罷課,但你沒有看到罷課;未必每個人都去了百萬大道添馬公園,究竟罷課的一天,學生都在幹些甚麼?
那天我去了添馬公園,只發問,不評論,就是要問問學生:罷課,做甚麼?
我問他們:平時這個時候,你們在做甚麼?
他們的答案很誠實,有人說正在上課,有人說自修,有人說食tea吹水閒hea。而那一刻,他們在添馬公園的草地聽講台上的教授講課。
講授很深奧未必每個人都有興趣聽的課,例如人權法案,例如憲法,例如各國民主發展史,例如民主回歸的得失利弊……平時大學生應該已經走堂睡覺打機,但那天,他們選擇坐在添馬公園聽課。
我問,在課室上堂,和在戶外集會聽課,究竟有甚麼不同?
有一個答案很真實:課室上課,大家會鬥抄notes鬥功課鬥成績,但在集會現場聽書,大家目的都是為了吸收知識,是為了搞清楚香港究竟發生甚麼事,是為了公義。
我滿意這個答案,但也感到悲哀。學校居然不是一個增長知識的地方,而只是變成純粹的鬥獸場……噢,我可能太天真,學校只是求分數,這應該是常識吧。
未必每個學生都明白講台上的教授所傳授的知識,但起碼,這是一個啟蒙。他們好奇,他們疑惑,他們,在思考。整個罷課運動,或者不能改變政局,但至少,改變了一批的學生。
我遇到幾個中學生,他們有節制的參加,他們放學才來到添馬。他們沒有罷課,但他們用行動支持罷課。那些視罷課如洪水猛獸的中學校長,你的學生比你想像中有智慧,罷課和上學,其實可以並存共生。
一個中學生說,我讀書不是為了考入大學讀神級科目或者拿爆4的GPA,我希望做一些事情,是不會令自己後悔。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