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6

【評台】玥彤:iPhone 6 全城蟹貨之經濟學分析 (345)

iPhone 6

上星期某天的下午,兩點多,公司突然全城肅殺,人人如箭在弦。筆者還傻呼呼叫同事替我找點東西。「不要吵我,我要訂 iPhone 6。」這時筆者才如夢初醒,原來是全城炒 iPhone。也理解其苦心,回想上次炒 iPhone 5,一個轉手便賺了一倍,賣一部,賺回來的都夠再買一部,變相免費有機用。

也不打擾同事,快四點,全公司呼一口氣。只有幾人成功訂到,同事和朋友皆問筆者,怎麼你對這事無動於衷?筆者一笑置之。全因早覺得這次 iPhone 6,炒得起的機會不高,但沒想過,這麼快便大崩塌。

回顧這幾天進程,除了第一天出貨,收機價與成本價差價近倍之外,幾乎第二天開始,便全線往下跌。截到今天為止,炒燶 iPhone 6 已成事實,不少朋友更立時截單,更有同事高呼:「幸好當天沒訂到。」

iPhone 6 2

筆者沒有預知能力,能早見 iPhone 6 的崩壞,也是見微之著,從小處入手。
首先,所有買賣皆逃不過供應與需求之角力。這趟炒 iPhone 6,散戶一直只着眼內地到現今為止還沒有開賣,供應應當緊絀,價錢自不然會搶高,奈何,卻看漏了一點,對 iPhone 6 的需求,已今非昔比了。

先從需求入手,究竟誰人會以極高價錢買入明知將於三個月或半年後回到正常價格水平的iPhone?正所謂:「早買早享受。」依筆者愚見,不外乎送禮和炫富兩大出路。送禮,禮物當然要好,要貴,要夠體面,不然就白送了。可惜,自中國這大半年打貪以來,整個禮品市場早一蹶不振。筆者剛好於八月底到上海公幹,耳聞眼見幾乎所有月餅皆乏人問津,也與客人傾談之間得悉,從前月餅盒裝 iPhone 的招數也沒人敢重施了。再者,連香港新聞也有報道,從前八月接滿訂單的大閘蟹商,今年門可羅雀。可見,禮品市場,奢華商品,全線敗陣了。

再翻看 8 月 27 日王岐山於政協十二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七次會議的講話中提及,八千多萬的共產黨員中,因貪污被抓的已超過二十五萬人。而王岐山也定下三部曲,「不敢貪,不能貪,不想貪」。第一步算略有小成,所以,昔日不惜腰間錢,為求以 iPhone 攀附權貴之人,消聲匿跡了。這段時間打貪收到阻嚇作用,真正富有之人也收歛一些。

同時經過上次 iPhone 5的經驗,不少富二代也懂得托朋友於海外買 iPhone,像美國澳洲也有不少水貨回流中國,看到新聞有中國人為買 iPhone 6 於紐約打架,正正是 iPhone 5 之時所沒有,這對香港回收 iPhone 市場有極大影響。

紐約蘋果旗艦店,門外大量中國人排隊,其間一度因爭位問題爭執。 圖片來源:路透社

紐約蘋果旗艦店,門外大量中國人排隊,其間一度因爭位問題爭執。 圖片來源:路透社

談過需求,再談供應。一般買賣之中,買方和賣方都有議價能力,賣方總想提價,買方自不然要壓價。但細心一看,香港回收 iPhone 市場之中,賣方(即散戶)的議價能力是極低,幾乎只能按買方(先達)出價交易。

原因也不難理解,每一散戶手持着的 iPhone 也是完全相同,如果你不賣,別人也會拿着完全相同的產品緊接着你放售,換句話,每一散戶只不過是成千上萬的賣家中的一片碎片。絕不像可口可樂,你不跟我買,於市場上你頂多找到百事可樂。變相,賣家(散戶)議價能力極低。當然,如果所有賣家(散戶)能夠斷然罷賣,讓市場供應真空,即變相由成千上萬的賣家統合成一個賣家,這樣便大大增強議價能力,收機價也會立即回收。

可惜,別說讓成千上萬的散戶達成協議極難,於傳統博奕理論(Game Theory)早明言,單是二人之間要達致合作,也談何容易。這裏可用極有名的囚徒困境(Prisoner’s Dilemma) 作演繹。把社會縮成只有兩個散戶,大家手持着 iPhone 6 到先達,互相不溝通,也不認識。然而,大家心裏有數,如果二人一起賣,價錢一定不好;反之,二人一起不賣,價格則變高。同時,如果一人賣,一人不賣,先賣者一定比後賣者好價格。於這情況下,最後必定達致鬥快賣機的困局。

而這幾天,筆者看到更殘酷是不少人這邊叫大家不要賣機,那邊高價出貨。又有人痛罵先出貨的蟹民,指罵不斷。其實事到如今,炒燶已成事實,筆者勸訂了貨的機民,及早收手,只因大貨十月到港,國慶後,應該一地蟹貨。

想起大時代的最後格言:「取勝唯一法,『及早離去』四字矣。」

iPhone 6 3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