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2

【評台】郭濟士:專橫鐵娘子 為英國埋下蘇獨惡果 (476)

戴卓爾夫人

「如果蘇格蘭公投選擇獨立,英國建制勢力只能怪自已。獨派的壯大並不是靠盲目煽動民族主義又或對些路迪族歷史的懷舊,而是要拚命抵抗首先由戴卓爾夫人所帶來、並被新工黨所延續加劇的民生破產。」

英國專欄作家瓊斯(Owen Jones)這番話,堪稱非常扼要地點出了的當前蘇格蘭獨立問題的核心癥結——與其說這場獨立運動的根源,是文化差異又或數百年積怨,倒不如說那是由於倫敦政治建制勢力長期在蘇格蘭倒行逆施的結果,而當中禍首正是戴卓爾夫人。

 管治10年 重挫蘇重工業

蘇格蘭可說是最受戴卓爾夫人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所衝擊的地區之一,BBC蘇格蘭政治記者布坎南(Raymond Buchanan)便形容,戴卓爾夫人的十年管治,永久地改變了蘇格蘭。在她的雷厲風行改革措施下,蘇格蘭重工業遭到重挫,多間位於蘇格蘭的大型鋼鐵和鋁業國營工廠倒閉;此外,蘇格蘭也是戴卓爾夫人與礦工硬撼的重要戰場,1984年在當地爆發的礦工示威潮,便被形容為英國戰後最龐大的工運鬥爭,持續了1年,然而結果還是敵不過戴卓爾夫人的鐵腕政策,成千上萬的蘇格蘭礦工最終失掉飯碗。

即使事隔25年,蘇格蘭各地礦工仍未有忘記這場悲壯的鬥爭,於2009年紛紛舉行紀念活動,足見戴卓爾夫人在當地所劃下的傷口是何等深刻。事實上,1981年,蘇格蘭格拉斯哥市的「無經濟活動人士」(economic inactivity people,即不僅失業也沒有積極搵工者),論數目在全英各地區中只排208位,但在戴卓爾夫人十年管治下情况嚴重惡化,竟急升至第10位,大批中等收入技術職位消失,由缺乏保障的低薪服務業職位所取代。

 當人頭稅白老鼠 決心爭英放權

然而更令蘇格蘭人憤怒的,還有1989年的人頭稅改革。當年戴卓爾夫人變相先拿蘇格蘭作為白老鼠,率先引入備受爭議的人頭稅(針對所有成年人按統一稅率徵收的累退稅,代替原本的居住財產稅以幫補地方財政),令蘇格蘭普羅窮人首當其衝。雖然戴卓爾夫人最終因人頭稅在全國所惹來的反彈倒台,但就如前工黨議員Dennis Canavan所說,蘇格蘭人對戴卓爾主義的心惡痛絕,促使當地人決心爭取倫敦當局下放權力並成立蘇格蘭地方議會,捍衛自已的權益,並促成了新一代蘇格蘭民族主義政客的崛起、為今天的蘇格蘭獨立運動和公投埋下伏線。

 保守黨回朝 「如活外國統治下」

雖然1997年新工黨上台後,調整了當年保守黨的部分政策,又引入了最低工資,但在學費徵收和推動醫療服務體系私有化等方面的措施,顯然並未獲得左傾色彩濃厚的蘇格蘭民眾支持。保守黨的回朝,更令到蘇格蘭人與倫敦的矛盾再度加劇。要知道,雖然保守黨是2010年全國大選的第一大黨,但在蘇格蘭卻僅是邊緣小黨。正如瓊斯所說,「對大多數蘇格蘭人來說,活在一個由保守黨領導的政府之下是荒謬的,就像被迫活於外國佔領軍統治之下,(不少蘇格蘭人都質問)為何要接受像睡房稅(去年由卡梅倫政府推出、變相減少對窮人住屋津貼)這類犧牲窮人利益去幫倫敦政府紓緩開支壓力的不公義政策?」

BBC記者布坎南曾指出,戴卓爾夫人將扭轉英國永久衰落的命運作為己任。然而諷刺的是,也許正是她在蘇格蘭的所作所為,令到大不列顛走向分崩。挾絕對政治強勢強推不受歡迎的決定,也許可以取得一時的勝利,但隨時有可能埋下破壞力更巨大的政治計時炸彈,於未來爆發。

文﹕郭濟士

原文載於明報國際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