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05

【輔仁媒體】Lunyeah:鴉片戰爭中「村民到底點諗」? (1767)

以下內容,跟小弟有份主持的D100 網台節目《反斗歷史》第四集的主題有關。節目重溫:http://goo.gl/PkjT5l

三元里人民抗英

關於鴉片戰爭,論者大多集中討論戰爭成因、清軍戰敗因素、戰爭影響,比如清廷同英國各自有咩盤算、有咩文化背景令兩國起衝突等等,但鮮少有人去探究鴉片戰爭時戰場附近的國民到底點睇呢場響歷史上有重大意義的戰役。教科書用好多篇幅去講「清廷點諗」、「英國點諗」,甚至係「義律點諗」、「林則徐點諗」,但究竟當時人數眾多而又直接牽涉其中的「村民」,「又會點諗」呢﹖今日我地不如就探討下。

第一種村民:有奶便是娘,「有銀,真係唔要」﹖

大家都知道,鴉片戰爭之所以爆發,有遠因有近因有導火線。遠因近因我地今日唔多講啦,大家自己睇返相關書籍(文末有列出),今日就講講導火線。導火線就係「林維喜事件」。只要有讀過中三中史,正常人都知道呢件事係有英國水手響「尖沙嘴村」打死村民林維喜。之後義律拒絕交出兇手,中英關係惡化,結果促成鴉片戰爭。

響呢件事入面,村民林維喜認真無辜,野都未諗就死左。所以我地永遠無法知佢「點諗」。但佢個仔點諗呢﹖呢點就容易確定啦,不過教科書就好少提。原來當時義律為了盡快平息事件,出一千五百銀元作為「家屬撫恤金」透過另一村民劉亞三來收買林維喜個仔林伏超,要佢立下字據,證明林維喜係死於意外,與洋人無關。當時林伏超大概咁諗:「老豆唔死都死咗,同洋人鬥冇咩著數,而家現兜兜有錢收,有銀,真係唔要﹖」於是哪管咩殺父之仇,識得揀,當然係揀賣父求榮啦。於是林伏超就立下字據:「父親維禧(喜),在九龍貿易生意。於五月二十八日出外討帳而回,由官涌經過,被夷人身挨失足跌地,撞石斃命。此安於天命,不關夷人之事。」1

收到呢張字據,義律就可以大條道理講話:「死者的親屬給我送來了一封信,聲稱,他們認為他的死亡是一個意外事故,而不是人們故意造成的。」2

就係咁,村民林伏超就為了眼前利益而出賣咗自己老豆,相信林維喜在黃泉之下都死唔眼閉。「有奶便是娘」,果然是中國人「自古以來神聖不可侵犯的大原則」。

第二種村民:「袋住先」

另一種村民,其實同第一種村民都幾似,一樣係見錢眼開,有錢,當然係「袋住先」,所以都唔怕幫洋人。不過佢地同林伏超唔同,同洋人本身冇咩殺父之仇,所以都可以理解。但諷刺既係,個別村民的偶然舉動,竟然影響到戰爭中的重要人物的生死存活,咁就不得不提了。

學者茅海建曾經於《天朝的崩潰:鴉片戰爭再研究》一書中引《中國叢報》提到一段鴉片戰爭中的插曲,令我印象難忘。話說1841年7月20日,即係鴉片戰爭已經開打咗兩年,英國海軍司令伯麥,於澳門同義律一同登上路易莎號,準備前往香港與英軍會合。途中遇到颱風,路易莎號沉沒,於是義律、伯麥等20多人爬上一個小島。島上的村民搶奪晒佢地的衣物,義律提出用1000元請村民用小船將佢地送回澳門。村民嫌少,雙方討價還價,結果最後以3400元成交。7月23日,伯麥同義律等人終於返回澳門。

有趣既係,如果當時村民唔係「袋住先」,而係選擇「打落水狗」,將伯麥、義律等20多人一併擒拿,送去清軍營帳的話,佢地會得到更多。響廣州,奕山開出的懸賞價格係:義律,十萬元,另奏賞四品翎頂;伯麥,五萬元,另奏賞五品翎頂;兩桅船(路易莎號),兩萬元;「白夷」(即白人),每個二百元;「黑夷」(即黑人),每個五十元。保守估計,村民如果將佢地擒拿全數送至廣州,賞金應該超過十七萬元。不過因為佢地無知,唔知眼前洋人就係鼎鼎大名的義律、伯麥,見到3400蚊就選擇咗「袋住先」,結果就咁改寫咗鴉片戰爭的歷史。雖然即使義律、伯麥被擒,鴉片戰爭的結果可能都唔會改變,但至少清軍可以取得巨大的「階段性勝利」,簽約時都唔會咁恥辱丫。所以話,無知真係一種罪,有一種村民叫愚民,千百年來都係咁。

第三種村民:勾結外國勢力,「英軍來了我帶路」

第三種村民,唔止袋住先,直頭係主動幫英軍手,做埋「漢奸」,實行「英軍來了我帶路」。中國學者鄭劍順、台灣學者張銓津都曾就鴉片戰爭時期的漢奸問題做過深入分析,其中鄭劍順就指出:

「以往史學界為了充分肯定人民群眾的反侵略鬥爭及其愛國精神,對漢奸問
題或否認,或避而不談,或一筆帶過,……似乎誰談了漢奸,誰就是對人
民群眾的誣衊。」3

但實際上,鴉片戰爭時期的「漢奸」數目眾多,台灣學者張銓津甚至認為「鴉片戰爭」並非清廷最在意的問題(英國的目的只為求通商及賠款),影響帝國統治根基的「內患問題(指漢奸、族群矛盾)」才是清廷當時真正的隱憂。

比如當時的廣東靖逆將軍奕山曾上奏報稱:「省城大小衙門,俱有漢奸探聽信息,傳送夷人。」浙江的揚威將軍奕經則奏稱:「查逆夷蹤跡詭秘,江、浙一帶,漢奸極多,往往窺伺軍情,造言惑眾。」佢更聲稱寧波等地「人情險惡,半係漢奸」,至於戰事失利,全因漢奸破壞:「曹江以東,到處漢奸充斥,商民十有七八,孰奸孰良,竟莫能辨。」

根據官員奏報,漢奸們用物資接濟英軍、到處散布謠言、為英軍搜集情報、充當間諜,甚至做嚮導為英軍帶路,故有浙江巡撫劉韻珂「有漢奸為之導引,各處蹊徑較我兵反為熟悉」之記載,可見漢奸與清軍戰敗不無關係。

所以當時清廷上下其實將「打擊漢奸」視為首要任務。好似翰林院編修吳嘉賓就有如此分析:「今之議者,皆曰外夷為患,不知(真為患者,)非外夷,乃內民也。……今為患者,外夷止十之二三,內奸則十之六七。」道光皇帝亦諭旨各地加強抓捕漢奸,「擒獲後即行正法」。因為「防民甚於防兵,而防兵又甚於防寇」云云。

但所謂「漢奸」問題又係咪真係咁嚴重呢﹖其實唔係,當時奕山等官員為咗推卸戰敗責任,故意將漢奸數量誇大咗好多倍。而且歸根究底,如果一個政權得民心,又何來「漢奸」呢﹖你自己唔檢討下,反而去責怪「村民」﹖無錯,當時的確有唔少「漢奸」,但根據台灣學者張銓津分析,當時朝廷官員奏章上「漢奸」的意思跟今日大有不同,只是指「漢人中的奸徒」,而非我們一般認知上的「賣國賊」。其實,對於廣東一帶的漢人而言,滿人又好、洋人又好,都是非我族類,真係「沒有誰比誰高尚」,滿人欺壓百姓已久,又何解要幫你大清帝國呢﹖事實上,清軍軍紀比英軍更不堪,對當地百姓普遍更差。

而清軍戰鬥力弱不止,前線官員多次謊報軍情,清廷本身又無心戀戰,先係呔敗主要原因。當時英軍艦長利洛就指出:「中國官吏並不隱飾他們是急於求和。混亂、不滿、暴動與日俱增、內地不法匪徒,橫行搶掠,須等和議成功後,才能派兵去剿。」 所以對於清廷而言,自己永遠冇問題,一有問題出現就肯定係「漢奸勾結外國勢力」的問題,呢種思維方式真係百幾年來完全無進步過。

第四種村民:三元里村民為了愛國主義「勇武抗爭」﹖

睇到呢度,可能有人會提出異議。喂,唔係丫﹗村民都好愛國,好勇武,有「三元里抗英事件」為證喎﹗嗱﹗留意,大陸教科書提到鴉片戰爭時期的三元里抗英事件時,往往會講到係「愛國民眾主動起來反抗大英帝國殖民主義入侵的愛國行為」,彷彿廣州三元里村民特別愛國,呢個真係一個美麗的誤會。

所謂「三元里抗英事件」,係指1841年5月英軍同廣州三元里村民的一場局部衝突。英軍被萬幾個三元里村民勇武襲擊,並圍困於英軍陣地四方炮臺。圍困兩小時後,當地長官余葆純勸退義勇村民,事件先得以結束。根據官方史料記載,英軍死亡多達「二百多人」,不過根據學者分析4,數字嚴重發水,只係官員謊報戰績,英軍實際死亡人數只有五至七人。

至於村民點解會「忽然勇武」呢﹖其實完全唔關咩「民族主義」呀、愛國情懷呀之類,只係單純要保衛家園。學者茅海建咁樣形容:「三元里等處民眾進行的是一次保衛家園的戰鬥,而不是投身於一場保衛祖國的戰爭。」而三元里村民之所以咁激憤,主因係英軍中的印度士兵到三元里搶劫財物、強暴婦女並「開棺曝屍」。其中村民韋紹光之妻李喜被英軍調戲,又有婦女被印度士兵強姦,激起村民義憤,先有抗英一事。正正因為英軍有如此暴行,先激起原本「政治中立」的村民誓死反抗。事實證明,「保衛家園」呢類本土號召往往比虛無縹緲的「愛國主義」更在地,更能激起「村民」的義憤。

小結:

讀史如照鏡。鴉片戰爭距今一百七十年有多,對香港有非常重要的影響。但睇返當時村民點諗,你可能會發現,「村民」呢一百幾十年好似都冇咩點進步過。另一方面,專制政權的表現其實都係冇咩點變過。所以話,黑格爾講得好:「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教訓,就是人類不會從歷史上學到任何教訓。」

延伸閱讀:

一、張銓津:〈鴉片戰爭時期的「漢奸」問題之研究〉,(臺北:臺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1997 )。
二、鄭劍順:〈鴉片戰爭時期的漢奸問題〉,(《求索》第4 期,1991 年7 月)。
三、茅海建:《天朝的崩潰:鴉片戰爭再研究》,(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5)。
四、林啟彥、朱益宜編:《鴉片戰爭的再認識》,(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3)。

更多有關鴉片和鴉片戰爭的相關內容,請收聽第四集《反斗歷史》重溫:http://goo.gl/PkjT5l

  1. 見〈道光十九年第八十五號—林維喜之子林伏超所立的字據〉,收錄於佐佐木正哉編《鴉片戰爭前中英交涉文書》,頁218。
  2. 見〈義律海軍上校致怡和洋行和顛地洋行函〉,1839年7月15日,收錄於《英國藍皮書:關於中國的來往函件》,第154件的附件,載於胡濱譯:《英國檔案有關鴉片戰爭資料選譯》上冊,頁428。
  3. 見鄭劍順:〈鴉片戰爭時期的漢奸問題〉,《求索》第4 期,頁103。
  4. 見:《天朝的崩潰:鴉片戰爭再研究》,(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1995),頁300。


原文連結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Thank you. You are the best. Stolen, saved copy to the clouds.
Let us pray: our children will find this 1000 years later and thank you again.

Anonymous said...

清代的村民與今天那些接受袋住先的港人都是愚不可及的奴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