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1

【蘋果日報】林夕:Who cares? (919)

着實好奇,一個人要有多在乎自己的名譽地位,才會在乎別人只稱呼你為先生,而遺漏掉你眾多的頭銜,例如前校長、榮休教授,或者,行會議員、太平紳士諸如此類。夠自信的人,who cares?
我以病人身分認識幾個教授級醫生,萬一有次醫生前醫生後的喊,想他們也不至於在診症前先糾正我:你已經不是小朋友,怎麼還犯這個錯,你知道醫生與教授的分別嗎?媽的,要熬過多少日子,才從醫生一枚,升格為教授?
有些頭銜,例如博士、議員、教授、醫生、律師,真麻煩,彷彿從此就不是先生,但是我想沒幾位阿生,會很在乎你叫他乜生;硬生生吞肚裏的不曉得,但撕破臉皮公開伸冤投訴的,必然在乎到不介意泄露了自己貪慕虛榮的程度。
我更加好奇,一個人要有多自尊自大,慣於在高位俯視眾生,才會稱大學生是小朋友。小朋友念醫科的,要解剖屍體,保護兒童組織有無意見?會不會又犯法了?呢班小朋友非常可愛?你以為只有教授級的人才聽出你的鄙夷?為什麼要跟可愛的小朋友爭辯?意義深遠啊,那將是場跨世代的交流,看看人活得久了,經歷會淪為什麼樣的包袱,沒出來社會大學混過的,又會帶來什麼樣的衝擊。怕是怕大人論理論不過小朋友,只能以年紀欺人,還有何臉面瞧不起小朋友。
最讓人好奇又唏噓,是如此一個在乎名譽頭銜如命的藍血人,竟會拋頭露面,會對學生說這樣輕佻無情刻毒涼薄、有失教授身分的妖言,不能惑眾,徒惹眾憎,反壞了名聲,反證了以前所得,是貨真價實的虛名。你拿的紫荊星章,是金的銀的銅的,who cares,又不曉得你到底犧牲過什麼,究竟心向着哪邊承擔過什麼,who cares。
其實自清以至近代,無論男女,是北大教授還是政壇大官,只有德才兼備,有可敬重處,才當得起先生二字。管你官有多大、學術地位多高,有才而無德,也不過是人一個。那位李先生,顯然沒做好國情功課,不,慢着,過往在這裏幾次提到李怡,因心懷敬意,自自然然就寫成李怡先生,大家都是李先生的話,李怡不在乎,I care。還是叫他李生最適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