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3

【輔仁媒體】容樂其:唔好忘記我地第一場戰役係點贏 (1522)

軒尼斯道另一邊加番鐵馬中。 2014 10 3 1320 相片更新 | ECHO YUN 攝

軒尼斯道另一邊加番鐵馬中。 2014 10 3 1320 相片更新 | 步兵@ECHO YUN 攝

警察拆我地鐵馬,係理所當然的,兩軍對壘,一定係有攻守,有得失。

而家好多人講我地點解有地方失守,我就會講我地當日係點樣贏。

學民衝入公民廣場然後被清,警察封添美道封天橋唔俾入,大家衝出干諾道中同呢個政權攤牌,用癱瘓道路來表達不滿,呢個係第一座城池。

警察然後放催淚彈,本城告急,然後大家兵分兩路,陸續攻陷灣仔、銅鑼灣、旺角要沖,過兩日攻陷尖沙咀,這是圍魏救趙,亦同時互相保守。

我地知道警隊中受過專業鎮暴訓練的只有兩三千人,其他警員只有四對一先搬得走一個示威者,以此警力,政府係無法同時在四個地方清場,所有我地一直可以固守幾日而雙方毫髮無傷,這是恐怖平衡。

當我地呢幾日專心攻城、專心固守、專心補給、專心愛護身邊既戰友,我地係無人有時間阻住人地攻城,無人有時間周圍自吹自擂話自己好醒無左佢唔得,無人有時間叫其他人「留翻條通道」,無人有時間質疑另一個人係度做緊咩,無人有時間搞分享會同埋派自己政黨既傳單,無人有時間換PROFILE PIC 話邊個不代表我。

學聯聽日就會去談判,究竟談判個陣佢地有幾多籌碼係張談判桌到?呢個唔係學聯決定,係經營四座城池既人決定,如果四座城池相繼失守,政府係唔再需要理會我地任何訴求。

既然我地第一日可以就地用鐵馬架起路障,而家鐵馬被搬走,我地一定可以用其他方法,築起與之前一樣堅固的路障。

謹記,我們在歷史的十字路口,等待我們的,不會再係階段性勝利。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