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6

【am730】王永平:請政府勿難為警隊 (1911)


執筆時,警方在龍和道清場時,電視台拍攝到多名警員把一名示威者拖到暗處毆打。警方後來證實涉事者包括兩名督察和五名初級警員,並聲稱會秉公處理。我希望警方盡快向市民交代情況,包括會否提出刑事檢控。我批評的立場是:警員涉嫌犯法,警方需要加倍正視,還市民一個公道。不過,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我們不應該視警方(無論是高層或前線警員)為已經放棄執法中立的政治工具。這個想法只會製造更大的警民衝突和社會矛盾。
2003年時,50萬人上街示威,期間秩序井然,警方更盡量配合,開放所有馬路,贏得全球讚譽。近年示威集會愈來愈多個別衝突,部分原因是一些激進人士不守規矩,部分是警方愈來愈小心(例如堅持不開放多一條行車線)。兩者互有關連,而核心問題可以歸納為兩個字:政治。因為不少市民的訴求得不到政府的回應,變成「市民示威,政府懶理」。
在處理示威抗議上,政府的政治考慮是:示威人數最好不要太多,更要不出亂子。於是警方便成為磨心。一方要求警方嚴厲執法,另一方期望警方盡量包容。現場指揮官難免寧嚴莫寬,而前線警員便動輒得咎。將心比心,無論受過多少專業訓練,警員也是常人,有時反應過度,在所難免。在傳媒渲染下,市民受到影響,變成一方鬧死警察,另一方死撐警察。今屆政府民望低,不願認錯,唯有堅持人人都可以錯,只有政府和警方永遠沒錯的立場。想深一層,這其實是愛警察變成害警察,亦是警民關係一落千丈的主要原因。
政治問題,例如今次佔領行動,需要政治解決。現在政府好像無興趣尋找和平解決的辦法,連對話也擱置,卻利用警方不斷用武力去清場。這其實是陷警方於不義,更難為了也有父母子女的前線警員。
周一至五刊登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