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4

【評台】無崖:上一代思想是如何煉成的? ──淺說中史科與時局認知 (5617)

作者:無崖,80後教師,深信學科無界限

每次和上一代人論爭,他們總會祭出不少理由,但到了一些位,你總有夏蟲不可語冰的感覺(俗少少講「佢火星來的」) !原因係咩,咪因為中史科囉,上一代香港人,中史基本上係必修科(最少讀到中三), 而中史裡面的狹隘歷史論述,不知不覺害死好多人的。

 「外國勢力介入」?

如果讀中國自鴉片戰爭的近代史時,其實都只不過是「外國貪中國錢打中國」>「中國打仗輸了」>「簽不平等條約」的loop。只在於主角有時係英國,有時係法國,有時係八國。

這樣的歷史論述,其實是把19世紀以來。中國的外交關係,狹隘地解讀成中國被帝國主義欺壓的歷史,卻無視中外之間其他的交流。例如八國聯軍之役時,事實是中國義和團暴民殘殺手無吋鐵的傳教士而中國官員撤手不管所致,但在中史書中,這卻被說成是外國有組織侵略的(如果外國一心要侵略中國,掠盡錢財,那為何八國會傻到同李鴻章簽東南互保?然後放任那富庶的南方唔打?) 更甚者是對日本,日本在中國近代史上,中史書說到是無惡不作的,由甲午戰爭開始就不斷想中國死,要併吞中國。可是康梁二人逃亡日本,孫中山到日本搞革命事業,日本人甚至出錢支持的史實,很多人又看不到了。

結果,讀這套歷史的人,都把所有外國視為敵人,認為他們都是不懷好意的。所以當有人說「外國對中國崛起表示擔憂,所以要用唔同手段阻止中國發展時」這些令人無名火起的謬論,卻總有上一代人大聲說好。所以每當人說「外國勢力介入時」,縱然毫無證據,但「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喪權辱國」條約等由中史科建立的「惡夢」就會浮現在上一代人眼前,遮蔽了他們冷静思考的腦袋。

所以「外國勢力介入」說,其實是製造一種未知的恐懼,企圖令人把眼前的不義合理化。

 「搞分裂就係錯」?

同上一代人討論,我諗呢個論點都夠經典囉。點解?因為讀中國歷史時,我地讀開的模式係「大一統」史觀,因為某個皇帝做得唔好,所以分裂,人民受苦。亦因為某皇帝做得好終於統一天下,人民有福了。在這套史觀下,是沒有「君主立憲」、「聯邦制」等其他政治想像。

所以讀中史時,東周列國縱然文化璀璨,但各國文字語言不同,竟被視為缺失,到秦國的「書同文」政策出台,這明顯是無視他國文化傳統的文化侵略,卻被中史書寫成是偉大功績!秦代南征百粤,殘殺南方人,明顯是軍事侵略,卻竟然被寫成是「奠定中國版圖」的壯舉!以「統一」為名,做盡壞事,也有中史書幫佢背書!

讀這套歷史觀,會危險地把統一視為目的,把「統一」視為比起「人權」「人性」更為神聖不可侵犯。所以不少上一代人說「不惜犧牲一切–包括武力—也要收復台灣」,更認為為了「統一」,六四事件是小風波。連殘酷鎮壓西藏,也是為了「統一」而「逼不得已」。因此,有上一代說,佔中時,利用武力清場,也是為國家安定統一繁榮而必須做的!

同場加映:反對就是亂,亂就是不好

讀這些偏狹的中史論述,配合上一代香港人的經歷,會更明白他們的固執其來有自。

例如在67暴動時,香港人視港英政府為一外來殖民勢力,而反對者(土共) 的反抗,是中國的指揮。所以,在67暴動時,很多香港人心中,正是徹徹底底的「外國勢力介入」。最後,「反對者」使用土製炸彈,盡失人心,而那些反對者都是「外國勢力指揮」,強化了「反對者就是錯」的論述。這也使中史書上偏狹的「外國勢力介入」論述,增添了現實的註腳。

另外,在文革時香港人也意識到是一班反對者(學生), 對師長父母無差別的批鬥,引起傷亡。所以經歷兩次事件後,上一代人對「反對者」的態度傾向負面。所以,佔中時,佢地得知學生是「反對者」,加上「學生」身份, 更易令他們把佔中學生想像成紅衛兵。

因此,「紅衛兵」夾埋「外國勢力介入」的恐懼,已令上一代因人廢言,拒絕對話。

掌握了過去,就掌握了未來

甚麼樣的史觀,培養甚麼的人。如果任由偏狹論述的中史課程延續,只會培養出眼中被仇恨掩蓋一切的人。最簡單的例子,也是日本,只要在中史課程中,一直只強調對日本的血海深仇,那在反日示威中的燒車搶掠便無日無之。別忘記,二次世界大戰很大程度上也是希特拉散播仇恨所致。

如何糾正中史科的大中國論述,相信是我們這一代不能迴避的問題。

 註:本文受立方老師的鼓勵下完成,她提供不少值得思考的觀點。本文第三部分,乃應姜銘老師的意見補入。特此鳴謝二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