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2

【主場博客】陳小柏:【佔領】 脫節 (14421)

Screen Shot 2014-10-01 at 5.46.00 pm

葉劉淑儀在她的臉書頁面發表鴻文,題為「佔中行動沒經周詳部署,怎可能發生」, 被網友推介為「奇文共賞」,對她的邏輯思維,嘖嘖稱奇。葉太還樂此不疲,在接受中外傳媒訪問時,一再強調活動組織嚴密,完全沒有可能是自發性的行動。 她又嘗試舉例支持其看法:「那些街上的物資站,各類物品齊備,疊得比人還高,還是由『雞記』 客貨車運來的!」

由「雞記」運送物資就一定不是市民自發,跟說保鮮紙、縮骨遮是攻擊性武器所以要出催淚彈那一個比較無知,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由這一群跟時代完全脫節、剛愎自用的高官管治香港,用錯誤的邏輯作錯誤的決定,正正是造成今天這個僵局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

不容易受騙的新一代

今次這場民主運動,由學生帶領,雖然都是十來廿歲的小伙子,但是個個思路清晰,通透、決斷。相對於政府接連犯錯、失誤、自打嘴巴,學生組織包括「學民思潮」和「學聯」,一路走來,所作的判斷都有紋有路,進退有據,沒有犯過甚麼錯誤,沒有讓敵人有口實的機會。這些表現,其中一個原因,跟他們生於互聯網年代,有直接關係。

互聯網在民間普及化,大概始於1994年前後。今天大約二十歲的年青人,自出娘胎,沒有見過沒有互聯網的世界,他們談天說地、交朋友、找資料、做功課、 看書看電影、甚至學樂器學化妝,全部可以通過互聯網進行。有不清楚、不明白的東西,可以Google、可以請教Facebook大神、可以上討論區、可以 What’s App 問朋友,任何資訊,就在彈指間。權威,在這個世代,沒有市場。今時今日,假如在上位者,還停留在以為傳遞訊息要在月餅盒裏傳紙仔,還嘗試運用語言藝術解釋有篩選的「普選」,仲夠膽叫大家「袋住先」,sorry,我只可以講,sometimes simple,too naive 的不是學生,是葉劉這些思維完全與這個時代脫節的高官。年紀輕不等於冇見識,你自己唔識,不代表年紀細的就做不了。請緊記:這是聰明的一代,這是不容易受騙的一代。一眼看穿,你們這班人相當有嫌疑。

冇夾過的組織能力

今天的學生、群眾是很有組織能力的,說他們有幕後黑手,則又是非常脫節的思維。隨着社交媒體和智能手機的普及,要一呼百應,要傳遞訊息,要分配資源, 連電腦也不需要,有一部手提電話便可以了。

上週末「學民思潮」的黃之鋒、「學聯」 周永康和岑熬暉相繼被捕;胡椒噴霧、催淚彈在金鐘中環橫飛,佔中三子在政總呆坐,束手無策;最大可疑的幕後黑手黎智英、李柱銘等,亦都被困金鐘。沒有人,包括政府,可以看通全局。活動沒有領袖,大家見步行步。在街上的奮力迎戰,硬食催淚彈,就地取材架設土炮路障自保;按耐不住的,走上街頭另辟據點,在銅鑼灣、旺角靜坐聲援;在安全地方的市民心急如焚,鍵盤戰士發揮作用,組織更新即時資訊、 做地圖、 做物資表,甚至核實各類傳言、謠言,互相提醒,互相打氣…

活動的資源何來?假如一個晚上,可以有二十萬市民走上街頭,要堆滿一個又一個的物資站,又有何難?有實力的支持者,可以call車叫「雞記」送貨,但是其實有更加多的人,是六樽水、廿包檸檬茶、一百個口罩、 三箱蕉… 螞蟻搬家自己一手一腳抬到現場的。假如葉劉真的有心明白這個世界現在是如何運作的,可以試試由銅鑼灣搭地鐵到中環,就會親眼看到一個個年青人,抬著一個個載滿物資的紙皮箱,穿梭往還。

店舖生意受阻,不打緊,大家同坐一條船,店主紛紛提供免費叉電、冰水、冷氣、洗手間、Wi-Fi、休息處。怕有人收錢搞破壞,不打緊,貨車司機用自己的搵食工具當路障。

葉劉等人不明白群眾是怎麼組織起來的,因為他們從來沒有這樣自發參與、組織過。夏蟲不可語冰,一個從來只曉得左手接order,右手落order的人;一個只會不理是非黑白拼死為廿三條立法的執行機器,別人的真心付出,在他們僅有的邏輯,只可以用陰謀論去理解。

物極必反

有朋友說,直到今天,我們還沒有贏到甚麼。對,梁振英還沒有下台、我們還未有普選。可是另一方面,我覺得今次「佔中」暫時一個最大的作用,就是警告政府甚麼是物極必反。 由佔領中環,發展成佔領銅鑼灣、佔領旺角、佔領尖沙咀 (還有嘗試醞釀的佔領北區),正正表達了市民對政府各類民生政策的失望。物極必反的道理人人明白,就只有特區政府不明白。或者不是不明白,是不care。梁振英、陳茂波之流戀棧權位,因為有權,就有勢,就有錢。民生疾苦,從來不在考慮之列。

香港人,撐住!在這個沒有英雄的年代,我們可以依靠的,就只有我們自己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