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3

【獨立媒體】別橋:佔領街頭:我們的防線不只在據點,更是在民心 (2524)

昨晨(10月1日),街頭據點又添了上水與尖沙咀。看了一個早上的臉書留言,大家對增加據點的反應不一,有反對有支持。我心裡存疑及擔心都有,決定落場走走。

到了熟悉的廣東道,看見不熟悉的鐵馬和人民路障在攔路,但又看見似曾相識的臉孔在維持秩序。見現場市民都非常平和克制,本來懸著的心頭大石放下不少。希望找出主事人來了解一下佔領尖沙咀的背後原因和理念,卻只聽到工作人員說,「我們只是因為收到消息尖沙咀有人帶頭佔領了,沒有物資、沒有工作人員,所以便來支援。」然而,我還未聽到大家因何佔領的論據。(或許我看到的只是片面,若有人能澄清,筆者很是感激)

群眾之中,有一位勇敢的年輕男士站了起來,向在場的一二百人講話。大略是敍述至今各據點的來由,以下略記:(歡迎補充更正)

金鐘
因警方完全封鎖政總範圍,把裡面集會的人圍困。市民希望入內卻不得其法,最後人群聚在干諾道中、海富中心一帶馬路。

銅鑼灣
因警方封鎖金鐘一帶,前去聲援市民已無法前往,市民開始在銅鑼灣集結聲援。

旺角
因警方對和平集會民眾使用暴力,使用催淚彈及胡椒噴霧。市民發起在旺角集結,以圖用拉長戰線、分散警力的方式保護港島區戰線上的市民。

然後發言者詢問在場集會人士,尖沙咀又因何集結起來,我們都要考慮佔領策略,不能隨便增加據點。如果沒有特別原因,能不能就此放棄據點、和平散去。回應的只有熱血大叔喊叫,「收聲啦你、打倒一黨專政」,和旁邊的人說「這些說話我哋唔啱聽」,並無理性討論的成份。最後拿著大聲公(揚聲器)的工作人員,向現場人士保証「誰都不能叫我們撤離」,小小風波才得以平息。

由幾家網上獨立媒體的報導得知,也有現場跟滋事分子交過手,廣東道現場的搞事者似乎特別多。我心裡有一個擔心、一個沒有實証的懸念,若有得罪請多包涵:如果一直沒有人承認自己是一開始發起佔領廣東道的起事者,帶頭增添據點;那麼,有沒有可能,是對家派出始作俑者,然後讓我們的好心人前來支援,好承接這個據點呢?

大家都已經看出,現在雙方在打消耗戰。對家正著力消耗參與集會者的耐力,消耗廣大同情遭暴力對待市民的民意。多宗子虛烏有、似有還無的黑心報導指佔領街頭行動影響民生民情,雖然反智,卻總有人信以為真。

從上一篇開始,我便已在擔心民意會否逆轉,因為我們爭的,從來不只是一片「公民廣場」,或是金鐘、銅鑼灣、旺角之中哪一個據點;所以在公民廣場清場時,我並沒有如其他人一般扼腕。佔領街頭行動到了如今,已經進入膠著階段;我們必需團結減少內耗,莫再費時互相指罵,必需留意民意的風向,莫再輕舉妄動,隨心增加據點。因為據點的增加,一定會為民眾帶來不便。有人說不便是一定會有的,但我們也不可以「老奉地」要市民忍受不便。三大據點,是因為我們的「逼不得已」才出現,所以市民才能接受、理解、容忍;再任意增添據點,很容易使我們失去民心。而且,我們終極的「佔領」目標,是每一位市民的心,真正實現公民覺醒,讓廣大市民醒覺,問題的根本是政制。

或許說到這裡,會有人說,「那你回家好好佔領自己的睡床罷」;我會說,我支持大眾用外化的行動來帶動內化目的,行動、思考,兩者缺一不可。此篇並非主張尖沙咀散水,但在熱血市民開闢更多據點之前,微小的筆者請求您們考慮大局。


遍地開花,但願開在人心間

P.S. 題外話一則,關於消耗戰。

因各處都沒有大會設的大台,其實乾坐無事做也是非常消耗戰意的事。在此建議識樂器的,能自備樂器帶往現場;唱歌不是民主唱K大會,實際上音樂能振奮人心、凝聚人心。筆者在「催淚彈之夜」見有人自攜結他,在躲避攻擊的空間中齊唱《海闊天空》,其實很感動。

當然,民主講堂也請繼續。

Facebook: 游走在宇宙邊緣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