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7

【獨立媒體】獨媒報導:會議錄音再流出 袁志偉:憑乜野話警員將佢拖至暗角拳 打腳踢? (5355)

(獨媒特約報導) 警方在星期三(10月15日)龍和道清晨的清場行動中,無綫新聞清楚下拍下公民黨成員曾健超遭七名警員濫用暴力,使用暴力的片段。但無綫新聞在該凌晨先刪去片段,及後又修改旁白,惹來爭議。新聞部共有近八十名員工發起聯署,對管理層處理此事的報導手法表示遺憾。今日更兩度有新聞部會議的聲帶流出,新聞部總監袁志偉及新聞部經理黃淑明都表示片段中要使用「懷疑」或「涉嫌」一詞,以確保新聞客觀及中立,他們又堅持刪去旁白無錯。曾任無綫記者的獨立評論人協會召集人呂秉權認為,這段錄音反映內部對管理層不妥已積累甚深,相信錄音陸續有來。

袁志偉:憑乜野話個警員將佢拖至暗角拳打腳踢呀?

在聲帶中,新聞部總監袁志偉表示,七個警員使用私刑武力是很嚴重的指控,當中「拳打腳踢」的指控更是非常嚴重。他更:「憑乜野話個警員將佢拖至暗角拳打腳踢呀?你係個幾個警察心裡面個條蟲?特登拖佢去暗角拳打腳踢呀?憑乜野?」袁志偉又指既然記者沒有去問清楚示威者,便應該使用「懷疑」或「涉嫌」的相關字眼。

袁表示自己是在早上6時15分看到片段,問在場的記者:無綫網上新聞及後的每一個更新版本「次次都無」(「懷疑」或「涉嫌」)。袁更激動地反問:「如果我作為總編輯,要對我的新聞每一隻字都要負責的時候,我不應該打電話回來作修改呀?」

浸會大學傳理系助理教授杜耀明表示,從袁志偉的言行可見,他一是沒有常識,不然就是不報導事實真相。他舉了兩個例子,一是八九六四時,坦克車入城的情況及以色列轟炸加沙,兩個在電視出現的畫面都同意不會使用懷疑或涉嫌等相關字眼。

最初的版本:

一個示威者被綁上索帶,由六名警員帶走,警員將他抬起,帶到添馬公園一個暗角位,將他放在地上面,對他拳打腳踢。期間兩名警員離開,留下的警員繼續用腳踢示威者。警員最後帶走示威者,整個過程歷時近四分鐘。

被修改後的的版本:

一個示威者被綁上索帶,由六名警員帶走,警員將他抬起,帶到添馬公園一個暗角位。警員最後帶走示威者,整個過程歷時近四分鐘。

1888711_757748110928896_6610850791085337577_n

袁志偉:條片係翡翠台播的影響力更大!

在今日下午再有26分鐘清晰版的聲帶流出,當中袁志偉在開首表示:「看到公開信後,感到十分高興,因為見到你地(記者)團結一致很開心,證明是 team work,證明同事之間的想法是一樣。公開信有好處,證明大家工作有壓力。不知要他們要玩幾耐,之後有政改咨詢等等,除非他們全部被拉哂去監倉。否則起碼玩到聖誕甚至農曆新年,今次對員工和我來說是減壓。不同級別的編輯、採主、記者及主播都參與今次聯署。公司的規範已寫在守則上,是一把呎,英文版已實行了三十年,中文版則在兩年前經多番推敲而完成,在日益紛亂的社會讓每一工種的同事都有個共同的規範守規。我只是把呎的執行人,歡迎大家執行。出門口後,就可以提點讓我檢討。而凌晨寫的稿和我們的規範不對咀,是指控及涉嫌,例如警察拉到人都會用疑犯。」

袁志偉在未久又表示:「本來是在網上的無綫新聞播出,但及後在翡翠台的影響力更大。」,暗示當值的記者及編輯的判斷能力把關工夫不足。

新聞部經理:梗係 cut 咗去先啦

袁及後表示自己起身洗面及聽收音機後,便上班,之後已沒有跟足事件。由新聞部經理黃淑明代為處理,她在聲帶中便表示:「接到記者的電話後,畫面其實睇到哂,咁梗係 cut 咗去先啦。」

黃卻又表明:「影像上是踢的,揼咗兩野,但係咪真係又踢中哂呢?(可能中空氣)我們都看得不清楚。Cut 咗個幾句 VO,等觀眾自己判斷,他們一定知做咩的。」她及後更表示,「暗角」都不應該使用,她更引用有線新聞都沒有引用暗角一詞。「暗角」已有主觀成份。

她最後在聲帶中更打圓場,表示新聞部在改完後及同事回來後都各有各忙,沒有時間認真處理。但她相信事件有改善空間,可以討論。袁在昨日回覆記協的查詢時亦強調新聞部從沒有改動任何一格畫面,只是修改文字稿描寫事件的內容部份,秉持真確、客觀、公正及持平的準則。

Screen Shot 2014-10-17 at 3.35.58 pm

助理採訪主任:相信自己對眼,也要相信自己的同事

在稍後流出的聲帶中,有一節相信是助理採訪主任何永康的發言,他表示自己負責處理當晚相關新聞,在看到片段後已反覆觀看片段,曾考慮使用「毆打」等相關字眼,及後才決定使用「拳打腳踢」,是因為畫面上的確出現了相關畫面。

他更引用連日來拍攝到警察使用的胡椒噴霧畫面,同樣不會加上上「涉嫌」及「懷疑」的字眼。何永康再次強調要相信自己對眼,也要相信自己的同事。他更補充:「如果是五名示威者拖著警察去毆打,一樣會咁樣講。」

呂秉權:電視台配備能仔細看到示威者被打後的反應

曾任無綫記者的獨立評論人協會召集人呂秉權表示,「拳打腳踢」己經是一個最恰當的描述,所謂「打空氣」之說,明顯是高層希望「捉字蚤」。他相信以電視台的配備,絕對可以將一秒的畫面分成24格,能夠仔細看到示威者被打後的反應,以此為佐證。呂秉權又指,當日報導出街後,相信當值的編採人員已經仔細核證,如今管理層卻作干預並改變決定,是干擾新聞自由。

曾在無綫新聞工作近七年的呂秉權認為,無綫一班發聲明的前線記者已有心理準備,才用「自殺式」的進諫,希是望管理層唔好再繼續「咁過份」。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