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4

【am730】周顯:有關勝哥的兩則事件 (734)


我叫向華勝做「勝哥」。這十多年來,我和他非常相熟,也無話不談,他對我非常愛護,我向來也十分尊敬他。我想有一些事件,為了存真,為了作一個紀錄,是不應湮沒的,故我決定寫出來作為對他的懷念,也作為對歷史的一些紀錄。
有次,晚上8時左右,勝哥致電邀約我去唱K,我欣然應約。唱K的地方是在尖沙咀的聲雅廊,那是上世紀八十年代著名高級蒲點,我少年時在雜誌常見該名字。一間偌大的K房只坐了兩個人:勝哥坐在沙發,一位中年男人在引吭高歌,樣子有點面善。這位中年男士唱了一首又是一首,都是唱那些老國語歌,狀甚陶醉。我心想,一支公,沒有坐女,有甚麼好唱的?
勝哥對我說,他是因長住美國,二十多年來沒有唱過K,故這次算是大過其癮。後來終等到那位仁兄唱完歌,我們聊了好久的話,那位仁兄對勝哥十分尊敬。尊敬勝哥的人當然有不少,但他的態度有點兒過火了,這令我有點奇怪。
聊到後來,我認出了,這位仁兄就是大名鼎鼎的八九民運分子、現時美國著名基金經理李祿。當年他逃出中國,有賴於勝哥的大力幫忙,算是救過他一命。所以,他來香港,便要拜會勝哥,大家聚一聚舊。勝哥知我炒股票,這一次特意叫我出來,介紹李祿給我認識,希望我能想攀上這個大人物。
我之所以說出這個故事,是企圖說出,當日坊間盛傳的黃雀行動、地下通道,由黑社會救出民運分子,確是真有其事。勝哥正是主事的一位重要人物。我知道不少人對他的家族背景很是不滿,但無論怎不滿,這個重大的credit,是必須還給他的。
第二個要說的是一些澄清,也是真實故事。在香港這個政治嚴重分化的社會,有的人支持建制派,有的人支持民主派,這是政治立場問題,我並不打算在這裏去作出討論。不過,在民主派中,有一位叫「黃毓民」的政客,我發現很多網民誤會了,常常把他和勝哥拉上關係,以為勝哥是黃的重要支持者。
但我可告訴大家,在這逾十年,這兩人已斷絕來往,原因不方便說了。我之所以把這事寫出來,因這多年來,我看見不少網民把一些有關黃毓民事件都扯到勝哥身上,這當然不正確。我覺得有必要為勝哥作這個澄清。這當然不涉政治立場,甚至不涉誰是誰非,我只是客觀說出一個事實:他們早已沒有交往了。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