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8

【熱血時報】柳臣:有一種戰友,叫旺角 (4450)


警察在旺角暴力失控,以暴力恐嚇市民。香港人一向貪生怕死

而我只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19歲香港學生,要走,我有一百個堂而皇之的理由離開。父母的擔心,人身的安危,學業的繁重。而最重要,我也貪生怕死。不過最後我選擇了走出來。

我也很害怕警棍揮在我身上。但當有人在旺角被警察打到頭破血流的時候,我實在無法接受自己在家中,坐等他人以血淚為我爭取民主。我可能不是一個好孩子,不是一個好學生,但我起碼,想做個正直的人。

看見暴力,我不想躲在家中享受「安全」。看見不義,我不想默許警察的暴行。那怕即使我走上旺角可能也做不了什麼,但起碼多一個人,在旺角分擔恐懼,其他留守者便多一分信心。如果大家都不敢走上街頭,只剩下寥寥幾人在街上,一旦他們被警察暴打,那就再沒有人出來了。那到時已經不是輸了,是死了,香港之死。一如當日,六四暴力清場一樣。讓我們見證中國的死亡。

今天,我們還要重蹈覆轍嗎?放任香港死去?放任我們作為一個人的最基本人格也一同逝去?中國式法治,城管,我們還要啞忍嗎?

1989年6月4號,一槍嚇怕了大部份香港人。能移民的移民,不能移民的噤聲。所有人由爭取民主變成跪求民主。

多少年過去。

2014年11月26號,暴力還能嚇怕我們嗎?我怕,我怕得必須走上街頭。今天我再踏入旺角,下地鐵那一刻,我開始腳震。

我永遠都會記得,人生中第一個會向我動武的敵人,是香港警察。

我永遠都會記得,人生中第一個不相識的戰友,是旺角的戰友。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