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5

【am730】施永青:一國兩制 可能有變 (1093)


佔中向中央發了一個訊息,就是香港的年輕一代不接受一國兩制框架下的憲政模式。他們不只是口頭上不接受,而且願意用行動去抵制,而且不惜要整個社會與他們一起去付出代價。
他們不接受,特首的候選人必須先經北京的代理人挑選,才供市民以一人一票的方式投票。他們把這種模式的選舉定性為「假普選」,誓不接受。所以用佔中的方式,去阻礙社會正常運作,希望可以逼使中央讓步,接受以公民提名的方式取代提名委員會的篩選。
中央認為:學生已被西方的價值觀蒙蔽,只顧追求民主理念,卻無視香港的客觀處境。如果按學生的要求去做,只會令中央失去對香港的管治權,令香港變成西方圍堵中國的一顆棋子。
中央把收回香港,令香港融入母體,視作為自己的歷史使命,決不會在這個原則問題上作讓步。中央認為:香港現時的離心力很大,一些政黨與意見領袖都在興風作浪,企圖令中央對香港失控。因此,中央一定不會在候選人該如何產生的問題上作任何讓步。
由於雙方都不會在根本問題上作讓步,所以即使學生代表有機會見到中央領導人,談判也不會有結果,只會導至中央早日攤牌。這其實對香港不利,真不理解,為甚麼有人主張這樣做。
現實是即使佔中運動告一階段,香港的反建制派還會繼續把不合作運動擴散至社會的不同層面,而立法會將會是主戰場。這種做法將令特區政府變成跛腳鴨,甚麼也做不成。機場不會有第三條跑道;新界土地無法重新規劃;可能連垃圾也無法處理。香港的發展將趨於停頓﹗
這種局面只有兩種解決辦法:一是香港人在下次立法會選舉時,自行把那些不合作的立法會議員叮走,讓議會恢復正常運作。另一是由中央出手,重新檢討現有基本法的可行性,把部分可能妨礙政府施政的內容修訂。相信非不得已,中央都不想這樣做。
不過,若是反建制的議員繼續能在立法會內擁有足夠的否決權,而他們又存心癱瘓立法會的運作,那中央就非出手不可。
這樣做難免對香港會有一定的衝擊,但由於內地對香港的依賴已日益減少,這種衝擊中央覺得中國承受得起。再者,回歸以來,香港對台灣根本沒有正面的示範作用,中央已沒有作錯示範的顧慮。
中央應不會一下子就放棄一國兩制,但對特區的授權應會收緊。這並非香港人想看到的景象,但如果我們的反對派議員這麼熱衷於要證明原有的一國兩制行不通,那只會令新的一國兩制早日登場。佔中運動正起著這種作用。但願反對派對中央的評估比我更準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