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9

【主場博客】姚崢嶸:政治問題 「鳩嗚」解決 (4531)


抗爭運動怎樣走下去?如何升級?

這個困擾抗爭者兩個多月的問題,終於由群眾自己找到答案。

原來所謂「升級」,不一定要爆玻璃。

用武力抗爭,是下策;用和平,是上策;用幽默,則是神級。

所謂「升級」的第一重意思:「鳩嗚革命」,市民沒有佔馬路,只是行街(還是響應特首呼籲呢),行為完全合法(看市民如何大方接受訪問!),立於不敗之地,也完全無需「退場」討論。警察就算想驅散群眾亦「無法可執」,趕人走嗎?大家沿路去尖咀繼續鳩嗚。小巴入線公司再也無法申請甚麼禁制令,「幫港」人士也不能叫大家不去旺角吧。

第二重意思:馬路是清了,但每日所耗警力是清路前的幾十倍,警方這算是慘勝,還是慘敗?政府奸計清場的最大犧牲者,還是旺角的商戶,之前就算生意受影響,起碼都能打開門經營,現在被警察的激烈行動嚇怕,反倒要拉閘。若要發動小額索償,應找誰負責?梁特?潮聯公司?袁國強?許 Sir?還是怪太踴躍響應梁特的市民?

經過星期五晚,幾日來所謂「警方壓力已近爆煲,不斷受挑釁才會濫打市民」的說法,亦已不攻自破。何以警方突然可以變得這樣忍手?唯一合理解釋是,連日的過火暴力被傳媒和市民揭發,形成強大公眾壓力,上頭指示要前線「克制」,結果無再出現之前的大規模濫打。說到底,警察是紀律部隊,行事要符合上級指令。但這也正好證明,警察要忍,是絕對有能力忍的,前幾天的暴行,就算沒有上頭明令,亦肯定有默許,否則也不會出現極高級警官在前線帶頭棍打行人的場面。所以,警察們,下次濫用暴力,請別再諉過於示威者挑釁了。

許 Sir 質疑「有人想借此消耗警方警力,是否對香港有益處」,這句話我倒是同意的,雖然到底他口中的那個「人」,是姓梁、姓習、姓曾、姓袁還是姓林鄭,抑或泛指全部,我不肯定,因為我不是他肚裡迴蟲。

說到底,眼前的政治危機,政府先後用過警察、法院、幫港藍絲帶口罩小紅帽,但仍拒絕用政治方法解決,難道當真想拖到二十年後,希望這一代年青人當家作主時,以人道理由特赦你這班老人家?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