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17

【蘋果日報】林夕:有得揀,你會揀激氣還是憤怒? (1193)

有得揀,你會揀激氣還是憤怒?會揀嘲笑着你還來這一套啊然後遺憾傷肝,抑或揀指罵着你給我滾蛋吧然後怒火燒心?如果這就是所謂選擇,如果必須二選一。
一個沉悶老套,讓人在戲謔中流了眼淚也不覺得。看那董建華牽頭的團結香港打救青年基金,恍如一齣荒誕鬧劇。你曾經做了八年老中青的工作,竟然說回歸以來政府忽視了青年工作,說得像個旁觀花生友,跟你沒丁點關係似的。你重複十七年前說過的什麼好就什麼更好也就算了,本可以好來好去,當被鬼壓過的一場夢魘。你卻提早冒出頭來扮造王者?你只能演的角色,就是成功之母──即是失敗者,以懺悔謝罪的姿態,把你的失敗史作一面鏡,凡你想過做過的,後來者一律視為戒條禁忌。
你連討好青年人都做不到,憑什麼大言不慚要「做好青年工作」?你念念不忘當年那句好字咒語,把它當治港靈方,果然必有回響:如果不是前世有仇,幫你做設計的,不絞盡腦汁,也很難挑得上那最醜的青色托底與好字的字體。看那好字,落後了新世代美學幾十年不止。見微知著,王維基不必懷疑,他們當然不知有《100毛》雜誌存在,否則何來這揮春似的好字,又怎會誤會或者故意污衊跑去佔領的年輕人,只是因為缺乏向上流動機會,買不起樓?
另一個,在另一邊也沒有閒着,又是要做好青年工作。繼港人港地不了了之後,又繼續吹曾蔭權吹過的水,又是與地產商合謀建造年輕人中產住得起的房子等等,仿佛年輕人解決了住,社會結構不公平就變公平了。不同的是,一個只念大悲咒似的說向上流動向上流動,這一個,一樣強調向上,不過是向深圳河以北上去,是港青唯一出路。這是有史以來唯一一個市長,有顏面不斷鼓勵恐嚇掃除年輕人離開自己城市,才能找到生存的一席之地。這是一齣小夥子個個急着離開窮鄉僻壤,要勇闖他方賣豬仔離鄉覓理想的悲劇。
荒誕鬧劇與悲劇,你又選哪一樣?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