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4

【輔仁媒體】逆嘶亭:那是female gaze,不是male gaze (1436)

其實令我時常感到驚訝的是,女權主義上腦的人,總把自己看得很高,以為自己很吸引。他們自以為是的,以為有奶便可愛,卻不知道自己姿色有限。這個盲點,從我從前指出「女性的社運用途」直至現在,也沒有多大改進。

事實上,身為女性,是並不等於必然會被male gaze的。就跟那些無知的人們,因歧視男同性戀而害怕與男同性戀赤裸相對一樣,大佬,不是逢是男同性戀就會想摸任何男人的屁股的。不翹的,沒有質感的,他們壓根提不起性趣。同理,女性想被male gaze,也得照鏡講資格,過分敏感,周身G點,只會貽笑大方而已。

陳雲是不是學者,I don’t give a damn。我比較有興趣了解的是,到底那些左翼女權分子食錯了甚麼藥,落得總以永遠沉迷在將別人的隻言片語上綱上線,然後對號入座的不停說「我不怕!我會戰鬥到底!」,無端白事就把自己塑造成受害人的下場。被害妄想症嚴重到這個地步,要不是高估得自己太要緊,就應該及早去求診。「行動果然升級了」,再加一句「看圖,不評論」,根本就沒有提及,也沒有嘲笑控制非禮或是攻擊女性的身體。身為一個相當erotic的人,對任何女性曲線也相當留神算是我的習慣,但相中人那個cup數,老實說,沒有人專誠講起,我完全沒去留意她的大小。

就算對方真的指她的胸部升了級,那都不過是欣賞,極其量都是male gaze,談不上甚麼惡意相向,或是物化女性。港女普遍波平如鏡,十居其九是停機坪,說你胸大,怎會不是真誠的讚美呢,胸大的女朋友,可是人人期望可拾到的。

談到性暴力,這個社會確實存在無數性暴力。但假借性暴力之名,不許另一性別觀摩和討論,只為單一性別謀福利,比性暴力還要可恥。香港的女權女子一面倒的講性暴力,卻沒有留意性的力量和價值被他們抹煞得太誇張。性,不一定是壞的,女性用女性的特點去經營事業,或是學似雞扒妹那樣貢獻社運又能催谷自己,是沒有問題的。A&F的爆肌model公關騷,公司不介意,男模又樂意,顧客又享受,就是性的力量締造的三贏之局。

女權分子在意male gaze,在意到一個地步,拘泥小節,大事不理,化male gaze為female gaze,人家還沒有打量他們,他們就先打量自己,才是性的暴力。為了拯救這些能醫不自醫的愚昧女權分子,我們應該多多宣揚性的力量,對抗這種乖離現實的扭曲變態,導他們回到正軌來,好共建和諧的性界。

chicken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