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8

【評台】郭少無:香港,還有誰可以監察警察? (3819)

警察
最近警察的行為愈來愈令香港人心寒。

今天網上最多人傳的影片是DBC拍到一名警司無故用警棍攻擊一名按警員指示離開的市民的後頸。片段中,可見該警司先是用警棍攻擊另一名雙手已經放在頭後的市民的腰間,然後該警司先是走回警察當中,突然之間一轉身就衝到另一名市民旁邊,用警棍攻擊這名市民的後頸。究竟在這不過四五秒的時間,這位警司憑甚麼得出這位市民需要用警棍制服的判斷?還是他只是單純的殺得性起,想搵人打發洩?

當類似的濫權行為(可參考:報道整理、影片合集)近日不斷在香港人眼前出現。不禁令人質疑,究竟警察的權力是否受到制衡?還是香港已經回到那個警察無法無天的年代?

警察 佔中

記者不斷被打、被指「襲警」,又如何監察警權

官員、建制派來說,有傳媒在,就代表警察權力受到監察。這一說法在一般情況下,可能有道理,但要知道,傳媒現時在前線受著很大的限制,這些限制愈多,監察警方的效果就愈弱。過往,警方會設立示威採訪區、或用其他方法限制示威現場記者的行動等,近來更有不少警員對傳媒懷有敵意,記協26號的聲明,就指自佔領運動開始,警察已經令至少25名記者受傷。反過來說,在擠迫的示威前線,如果記者無意間跟警員有碰撞,卻有可能被控「襲警」。NOW新聞台工程人員小龍只是條梯疑似碰到警員就因「襲警」被捕,雖然最後獲無條件釋放,但難免令其他新聞工作者人心惶惶。記者在這般動輒得咎,自身難保的情況下,又如何監察警權?

記者 警察

監警會、法庭的限制

媒體拍不到,向監權會投訴又是否可行呢?監警會過去一直被批評「三無」(調查權、定案權、懲處權)、「兩缺」(人手、資訊),不能主動就市民的投訴搜證、調查。於是,當市民投訴警方濫權,最後都是一概交回警察內部的警察投訴課處理,「自己人查自己人」。

監警會是無牙老虎,訴諸法庭又如何呢?在此我們當然無需質疑法庭的專業中立和權威,但事實是,法庭只負責在庭上按已有的證據,決定某一控罪法理上是否成立,但控告甚麼,搜證等,並不是法院的責任。香港的刑事案件,搜證工作由警方進行,最終刑事檢控權則落在律政司手上,是否檢控,檢控甚麼,實在有很大的操作空間。1998年,律政司梁愛詩在有足夠證據下,放棄起訴胡仙,固然是經典例子。近日七警暗角拳打腳踢,又為什麼用「侵害人身罪」提控,而不是用針對公職人員濫權、罰則較重的「酷刑條例」提告?

(關於法庭的限制亦可參考這篇:〈郭濟士:檢控警察濫用武力為何那麼難?〉)

撐警、反警的兩個極端皆不可取

也許會有人看到這裡會質疑「警察查警察」有甚麼問題,質疑我憑咩認定警察是壞人,不值得信任。在此我要強調,我從不覺得警察一定是「壞人」,相反,因為認識不少警察的關係(家中甚至有長輩曾主持警訊),相信要比一般市民更同情警察。但,談警方濫權問題,不是如部份建制派所言,是要打擊警隊和政府威信。相反,正是深知不論日後政權誰屬、警權問題都會困擾我們的社會,我才不得不提出這方面的疑問,以防警隊繼續變壞下去。

說回信任警方與否的問題,部份藍絲帶無條件撐警方、甚至對警方濫權視而不見固然不可取,部份黃絲帶簡單以「警察」是紀律部隊,講服從為由,斷言警隊沒有「好警察」、「壞警察」之分,全是「警犬」,也未免太過極端。其實,信任警方與否未必只能全憑主觀判斷。有不少研究我們可以參考。

警2

英美全國性研究:警察互相包庇是常態

雖然全球大部份警方的資訊都不夠透明(可參考事例:  , ,  ),令不少關於警察不當行為的研究難於進行,但在網上還是可以看到一些比較大規模、較具代表性的研究,其中一個是由美國司法部對美國警方做的全國性研究,研究有以下發現:

近半數(48.8%)警員同意,如果市民態度不好,他們會更易被警方拘捕。
選擇性拘捕?

有近七成(68.2%)警員說他們部門的同事,會用武力回應對他們言語暴力的人
這恐怕不能就是合適的武力水平吧!

有近四成(39.2%)警員認為,跟足程序去做,會令他們不能妥善執行職務。
要再「提升武力」至夠?

其實最重要是這兩個發現:

過半數(52.4%)警員同意,對不當行為視而不見的情況在警隊並不罕見。

有近七成(67.4%)警員說,如果有警員匯報另一警員的不當行為,這個警員會被杯葛。

這份美國警察研究肯定了「警察會互相包庇」,並不只是「反警察人士」的想像,而是現實中警察之間的常態。在講求同袍情誼的警隊中,如果打小報告,更會被杯葛。另一份由英國兩位教授做的全國性英國警方操守研究,亦有相似發現,他們發現如果警察看到同事拳打已經被制服的疑犯,只有約一半「肯定會匯報」同事這行為。(可參考英國衛報報道)。

欠缺監察,只會令警笑好警哭

寫了這麼一大篇文章,教訓是甚麼?

我仍然相信警察中是有好人的。但這些好警察,如果目睹同袍濫權,當中不少很可能會因朋輩壓力,害怕被其他警員杯葛,而默不作聲、淪為沉默的幫凶。寄望警方可以自己管自己,其實無異於將監察警方的責任,交托給個別異常英勇的警察身上,期望他們成為「揭弊者」(whistleblower),為公眾利益而犧牲自己。這種期望,既不合理,亦不公允。

(如何保護「揭弊者」可參考:〈黎廣德:伍珮瑩的勇氣對「公益揭弊」的啟示〉)

所以重提警方需要有外界的監察,不是要打擊警方的權威,而是希望真的可以制止警方濫權成為習慣,懲罰惡警,保護好警察。僅此而已。這才是真心珍惜警隊的人,應該支持的事。

撐 警

原文連結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警方濫權, 在清場日子是常態, 在平常日子是偶發性病態, 情況令人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