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5

【熱血時報】田心:梁美芬對警員的撫慰,人世間最毒的毒藥 (7463)


梁美芬不勝唏噓地分享了一個故事,指一名警員早前某日下班回家,兒子竟在其衣服上寫上「黑警」二字,該警員十分震怒,更落下男兒淚,並即時叫兒子離開,讓他冷靜一下。梁美芬更哀痛表示,該警員為香港出生入死數十年,竟遭親兒子如此對待,其難過可想而知。

警員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正如操弄皮肉生意,含莘茹苦養大兒子的老妓,某日突然被親兒子斥責骯髒一樣,其悲痛也是可想而知。別怪筆者比喻粗鄙,警隊近期的遭遇不比老妓更可憐嗎?老妓出賣自己,是想兒子將來可以過得好些,而警員愈是賣力助紂為虐打壓抗爭,他就愈是變相扼殺兒子的將來。而最可悲的,是老妓猶知出賣肉體是不道德的,但不少警員卻以為自己主持正義,一棍棍打在示威者身上不遺餘力。一個人做錯事,或被逼做錯事並不可悲,最可悲的是明明做錯了事,卻以為自己做對了。

回想那位被兒子羞辱的警員,當年他終於幸運地加入警隊,獲得一份不需朝不保夕的工作,能成家,能娶妻,能生子,數十年如一日過著安穩日子,逐漸忘記了年輕的叛逆,學懂了處世的蠱惑,在如流水逝去的年華裡,那位警員活在他的逐漸窄細的世界中慢慢認命。惟他的兒子在他長年的羽翼下,仍然有朝一日懂得大聲喊出讓他覺得刺耳的真相,其實這位警員應該流淚,為他兒子的覺醒而流淚,至少他兒子終於成為了看清事實而活著的人。

但那位警員並無感到欣慰,只是悲痛地將兒子趕開,心中痛恨著兒子的不智與不孝,然後閉上房門聽著梁美芬對他的撫慰,人世間最毒的毒藥莫過於此。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