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08

【獨立媒體】Kelly Zou: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一個「中國勢力」的獨白 (5676)

2014年2月14日,我拿到了香港永久身分書。我叫Kelly Zou,是來自大陸的香港人。2月14日,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登記做選民。要人生第一次,用手中一票為自己和下一代的權利發聲。

1986年11月,1000名香港人在紅磡示威,要求立法會直接選舉。1987年,英國人發佈政治改革綠皮書建立直選框架。90年代,儘管被激怒的北京要求英國人停止民主進程,英國政府還是正式啓動立法會選舉。1997年回歸,北京保留了英國留下的過渡性立法會框架-30名功能組別議員(非直選,比如某些界別只能由公司提名。2007年以後,大部分公司票是紅色資本控制。),其他30名議員直選產生。這樣的架構和北京對香港經濟的絕對控制確保了北京對立法會的絕對控制權。根據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香港人有一人一票選特首和立法會議員的權利。所以,從回歸的第一天,香港人就在問,普選和廢除功能組別的承諾何時實現?民間的良性討論,議員的請願和政改方案,中央置之不理。許多支持政改的泛民主派議員更被禁止踏足大陸。最後,第一任特首董建華(北京指定)提出的2012年時間表被北京自己直接否定。無奈的香港人不得不每年走上街頭,用合法示威的方式,向北京發出自己要普選要民主的聲音。可是,北京都有哪些回應呢?

1)2003年,北京提出23條國家安全法案,賦予政府無限制權力,可以用危害國家安全罪名逮捕和定罪任何香港公民。這個草案引發50萬人上街抗議,同年政府沒有得到足夠立法會票數支持而不能通過立法(香港有錢人組成的立法會也都知道這個惡法一旦通過,他們都不會有好日子了)。

2)2012年,國民洗腦教育,在香港公立學校設置必修課程,講解中共“光輝”黨史和“卓越貢獻”,馬克斯列寧主義和黨的先進思想,比如三個代表。15歲的中學生黃之鋒領導罷課反洗腦,引發十二萬人上街遊行支持學生,洗腦教育不得不擱置。

3)2014年8月31日,人大政改框架出台,香港特首候選人必須獲得1200名絕大部分由北京指定的選委會50%提名才能出選。就是說,香港公民可以一人一票,但是只能投票給北京指定3位候選人之一。

我的公公婆婆(老爺/奶奶)說,97回歸,我們激動而驕傲,終於不用在殖民社會做二等公民,可以堂堂正正做中國人!01年,他們在北京買樓,希望在哈佛讀書的兒子投身建設祖國的行列。03年,他們被23條惡法逼上街頭。今天呢?他們被自己的國家逼為最堅定的支持佔中/要民主/要中央承諾過的自治權的香港人!北京當權者就是這樣一步步用自己的專制和蠻橫親手毀了香港市民的信任和愛戴。

我們教育界的朋友告訴我們,很快香港的中文老師就要被大陸老師替代,因為政府要求以後的中文教育改為由母語是普通話的人士教授中文(香港中文老師母語都是粵語)。隨著師資從大陸引進,教科書和其他教學資料會隨之從北面帶來。這其實就是改頭換面的國民教育!

身為大陸人,我為甚麼反對香港大陸化?因為香港有法治和言論自由來保障個人和公司的合法權益,所以國際公司選擇在香港而不是在成本更低廉的上海或者深圳建立亞洲總部。大陸巨大的商機下面包含著巨大的不可控風險。谷歌因為不配合北京政府的審查,除了軟件外包研發以外,所有業務被逐出中國。葛蘭素製藥沒有經過公開審判就被中國當地法庭判罰賄賂罪成,罰款4.9個憶。力托(Rio Tinto)的前任中國CEO被以光速進行的非公開審判判罰賄賂罪成,判監10年。香港和上海現在唯一的不同,就是法治和言論自由。失去它們的那天,就是香港徹底淪為二線城市的淪陷日!

北京政府以為只要給足夠的糖衣砲彈,比如開放自由行,香港人就乖乖的聽話做經濟動物。但是自由行是飲鴆止渴,徹底摧毀了除地產,金融和零售之外香港的所有產業,並且自由行的成果被大部分地產霸權和財團所壟斷。以前香港遍地的便民小店被給內地人消費的金店/裱店/奢侈品店所代替,以前港英時代為低收入人群興建的公屋被豪華的商場和有錢人炒賣的豪宅所取代,現在的香港正在徹底淪為大陸富豪們的遊樂場!以前的香港夢是大學畢業就可以找到有前景的工作很快成家立業,現在?大學生起薪在這個全世界最貴的都市還是維持17年不變!工作?一大把呀,做售貨員和房地產經紀!買房?全球最貴的樓市,連中產都買不起!你知道甚麼是棺材房嗎?就是1間10平方米的小房間隔成一個個棺材大小的上下鋪,給低收入人住呀!非選舉的香港政府才不需要對這個社會負責,它只需要聽命於北京政府和香港的財團!

為甚麼要佔中?因為過去17年香港人為了民主的各種努力,全都得不到任何祖國政府的回應,反而被變本加厲的政府企圖用23條危害國家安全罪束縛自由的身軀和被用國民洗腦教育洗掉獨立的思維!香港人退讓過,求全過,負重過,等來的是一記記響亮的耳光和祖國父權的專橫! 香港人吵過,哭過,鬧過,換來的是大部分泛民主派議員終身不能踏上祖國土地的代價!更可怕是,本該獨立的媒體越來越不獨立,殘存的新聞空間正在被自我審查和商業利益輸送所侵蝕!香港人17年愛國夢醒,突然發現,原來未來的香港沒有我的一席之地。退無可退,那就只能挺身而出,抗命不認命!

為甚麼要民主?因為民主雖然不是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但是民主可以提供一個公平有效的平台,讓我們一起努力治癒上述社會弊端,讓我們一起奮鬥出更好的未來,讓我們一人一票使這個政府不得不對人民負責!-這才是我們的「中國香港夢」!

為甚麼我要發聲?因為有一種力量,叫做責任。

今天不站出來,明天站不出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