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7

【熱血時報】望日:那是我們都回不去的從前 (11180)


我響應呼籲,晚上前往「鳩嗚」。「濕平大作戰」必須有氣有力,因此我先到附近的一間小店醫肚。餐廳稍為遠離「購物區」,仍能正常營業,然而內裡的食客疏落得很,店員幾乎比客人還要多。

進食期間,我不忘利用手機查看最新狀況。一名挺著小肚腩、「疑似」店主的中年男子看到,或許悶極無聊,又看到我較為年輕,竟主動走上前來談話:「你待會去過去聲援嗎?」

我不知道他的立場,不敢貿然坦白,於是岔開話題,順道當作試探說:「今晚的生意好像不太好呢?是因為『他們』影響了你嗎?」

店主用力地吸了一口氣,不悅地說:「對!『他們』的確影響很大!

當刻我慶幸我沒透露立場,不然我未吃完飯,就要半餓不飽地悻悻然逃走。不過,當店主再次開口之時,我就發現我怪錯了他:「如果『他們』不清場,生意其實比早兩個月還要好。」

店主口中的「他們」,原來是指警察。我希望聽到更多故事,裝傻側側頭說:「哦?」

他續說:「這兩個月自由行少了,起初的確有點影響,但正因為人少了,路好走了,市民的生活反而變得正常,街上整體也多了年輕人光顧,生意變得更好做,亦少了麻煩的食客。可是,每當警察或藍絲帶來搞事,這裡就變得腥風血雨,客人自然也不敢來。」

說到此,店主開始激動起來:「『狡兔死走狗烹』,我讀得書少也懂得這個道理,dream bear、田少、暗角等例子早已多不勝數,他們為什麼仍甘願當上用完即棄的棋子,與人民為敵?公僕不是應該以人民為本的嗎?有時候,我真渴望能夠回到十多二十年前的美好時代,市民安居樂業,也能相信警察會維持治安、保護人民,而不是打人民。」

我無奈地說:「我也渴望,不過那是我們都回不去的從前了。無論是曾經出過來行動的、支援的,抑或只是在網上看過相和片後,很可能在餘生也不會再相信警察。他們即使清得了場,也清不了人民的心。經歷了這六十天後,回頭的路已經完全消失了。

「那我們怎辦?難道真的要移民嗎?」店主聽到我的話後,緊張地問。

眼看集中在我和店主身上的目光越來越多,連一些非食客也在店外駐足傾聽,而我在店主慷慨陳詞期間也高速吃飽了,我我們土生土長的地方,怎能輕易放棄?路是人行出來的,方法就靠我們自己!人民自決,實現真普選!」說罷我放下這一餐的費用,站起來準備「鳩嗚」去。

臨行前,店主對我做了一個讚的手勢說:「說得對!年輕人,我們一起加油!」

嗯,那的確是我們都回不去的從前,所以我們也只得靠我們僅有的力量,一同去開創明天的活路吧?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