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8

【熱血時報】小指:點解要拍下濫權警員惡行再起底?是為了抗鬥將來的每一步 (3600)



雨傘革命/運動走到兩個月,太多人不知道應該如何走下去…因為影響民生?還是因為害怕暴力、不公義的審判制度??坦白講,對於小指,後面的因素實在構成壓力。不過其實壓力是相向的…

我們會怕,因為政權拿著最利害的兩種武器。第一,權力賦予警察的武力及拘捕權力。第二,主流媒體的操控力。

其實之前小指都認為在這樣的抗爭力下很難反抗,只有盡力發聲。然而經過這兩個月的面對面接觸,不管是所謂的警察或是主流媒體,我終於看到曙光。

今天看到了一個朋友的文章會比較清楚的說明,點解我們要拍下濫權黑警,以及點解我們要對他們進行起底。是理性的,而非進行暴力的網路凌虐。

社運聖經《獨裁者的進化》曾提及當年塞爾維亞人的抗爭如何對付濫權的警渣,非常有啟發性:

「通常軍隊與警察是最不容易感化的。再一度,民主運動並不需要軍警的支持,只需要他們的猶豫不決。而且,如同塞爾維亞人所解釋的,即使最殘暴的警察都可以被中和掉。」

在塞爾維亞的民主運動之中,他們曾經遇到一個特別殘暴的警察局長。在他管轄的小城裡面,他彷彿國王一樣濫用權力、肆無忌憚。崔甘娜嫌惡地抿著嘴巴:「他特別享受毒打、刑求他人的樂趣。人越不成形他越樂。」所以歐特普認為可能沒辦法說服他,至少無法直接跟他講理。

於是他們拍下他毒打「歐特普」年輕成員的照片,製作成海報,上面公開他的姓名與行動電話。然後他們把這些海報貼在他太太會去購物的商場,還貼在他小孩去幼稚園上學的路上。海報上要求市民打電話給他,問他為什麼毒打我們的小孩。他的太太非常震驚,全家人也很快就成為全城的拒絕往來戶。崔甘娜說:「我們不攻擊穿制服的他。我們透過他太太,攻擊在家裡的他。我們才不讓那個惡棍可以躲在制度或者警徽之後。」

自從10月3號的警黑合作事件中,我們不難發現警察每次大規模行動的時候開始不斷到、失控地採取非必要的暴力及權力。當中除了他們為著發洩外,其實還可以說明這次運動已對他們造成承受不了的壓力,所以他們想速戰速決。他們相信只要在大形行動中,拘捕了絕大部份他們所認為的激進滋事份子,以及顯示出足夠的震攝力就可平定一切,回復社會秩序安寧。

從而可以明白其實他們真的打從心底認同自己行為的正當性及合理化自己所有的越權行為。所以在場上一切的勸說其實打動不了他們。因為他們已被洗腦成為執勤機器。他們當然知道自己在挑戰法律,甚至比我們更了解自己的罪行。不過在他們心中,他們是為了盡快平息一切以「忍辱負重」。

尤其在於在執法及施法的雙重保護下,他們更放心去在一個「安全場所」執行他們的越權行為。

然而,兩個月下來他們發展原來所謂的「安全場所」,並不可能完住保護他們,7個黑警終於被拘捕,更多同僚亦被起底,不知道將來的秋後算帳會否出現在自己身上。所以他們只可以押下這個霸權政府,期望在消滅一切反對聲音下自己的債不會遭到清算。

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拆下他們的「安全場所」。

其實做法好簡單。或者在施法程序上,在法庭上我們並沒有辦法給他們入罪。然而他們的罪行並不代表沒有出現。所以只要我們在查明其罪行時查出黑警,再在他們的生活圈子旁指出他們的惡行。可能是其住所附近,或是其家人的公司附近張貼他們的惡行。我必須重申,我們不需要咒罵或攻擊他們,只要在日光下展示出他們所做的一切。他們的朋友自然會了解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家人的同學朋友漸漸會明白對方所做的暴行。只要在社會圈子及生活圈子中受到審判,他們的日子並不會好過。

只要我們堅持的不斷的在濫權黑警生活圈子揭示他們的罪行,他們就再也不敢明目張膽的肆意越權。因為他們知道社會的道德已在公審他們。

當然,這並不代表我們要咒罵及傷害其家人或以暴易暴,而是用另一途徑給他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有代價的。只要他們不想自己的家人受到壓力及影響,只要每次行運前他們會想到越權帶來的困擾,他們就會有所收斂。這樣對於抗爭力實則上是多了一分保護。你不相信,就請再看看10月3號黑警及11月27號黑警旁的同僚的眼神就可一清二楚。後者身邊的警察雖然行為上仍然在掩護同僚,然而眼神上已變得更焦慮及無助了。這是他們崩潰前的先兆。一方面面對無日無之的清場壓力,更要面對不知道何時會出現的抗爭者反撲,只要他們在下班後的朋友圈子家庭圈子都承受上他們越權後所帶來的惡果,我相信前線警察絕對會崩潰的。

他們不需要站在我們的立場,只要他們跪低就可以了。

而且在全民黑察起底當中我們甚至可以打擊霸權政府的另一項武器:主流媒體。只要大定依然記得暗角事件就一定會記得cctbb新聞部掀起的風波,其實很多人從前會懷疑他們的報導偏頗卻不敢亦不願承認他們看到的是給審查過的新聞,然而今日他們都開始反思及不信任。只要我們專心把所有越權的錄像記錄在社區層面中不繼公開,其實等同質疑cctbb在暗角事件的立場一樣。只要在所謂的的落區播種宣傳的不再是甚麼和平與愛,而是政府的霸權劣行,主流媒體的不可信,我相信效果會更大。要知道所有人都喜歡聽八卦、爆料及事非的,而不是傳道。黑材料永遠都是傳播得最快最普及,只要我們在這方面落力,就算民意不轉向也好,亦再沒有人願意相信電視機裡傳來的訊息。

只要把執行權力的黑警及洗腦的主流媒體壓下,我們才有進一步升級革命的本錢。又或者在下一次的升級當中,是進一步為了摧毀霸權政府上述武器。

在沒有絕對武力的震懾及主流媒體的掩護下,政府就必須正視我們的民意,他們的居心才可赤裸裸的展示在大眾的眼前。


原文連結